大明闲人

第一百零一章:小公爷Vs 女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大篷车 本章:第一百零一章:小公爷Vs 女侠

        “这……这如何是好?不行,我要回去!我要马上回去!”英国公府上的大厅中,苏宏脸色苍白,一头汗水的团团乱转。

        张懋带回来的大朝上的消息,让他再也无法安稳下来。虽然不知道儿子苏默究竟是如何招惹到这么大的麻烦,但此刻面临的危机之大是显而预见了。

        “博远,你回去又能做什么?和锦衣卫对抗?还是干脆逃跑?”英国公张懋无奈的看着他。这个平日里颇为沉稳的兄弟,此刻显然是乱了方寸了。

        “且不说和锦衣卫对抗如同造反,就算是对抗你能抗的过吗?那帮家伙可不会跟你讲什么孔孟之道的。你一个弱质书生,再加一个年幼的默哥儿,怎么抗?”

        “若说逃,嘿嘿,怕是有人巴不得你这么做呢。若你不逃,又怎么能坐实默哥儿的罪名?到时候,就不是原先这点莫须有的臆测之词,而是无数的铁证如山了!”

        苏宏面如死灰,颓然坐倒在椅子中,只觉得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

        和锦衣亲军对抗他没想过,但是先前心底隐隐的打算,却正是想着带儿子先躲出去再说。

        此时听的张懋一番话,却不啻于一桶凉水当头浇下。他并不是蠢人,脑子稍微一转便已知道,张懋所说的后果绝对会变成事实。对方这一计就是阳谋,堂堂正正而来,让你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无论怎么选择,都会落入对方彀中。

        张懋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的叹口气,摇头道:“贤弟,你怎的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

        苏宏精神一振,猛地抬头看向张懋。便如溺水之人忽然抓到了一根稻草,敏锐的听出了张懋话中的潜意思。

        “公爷可是有法子救讷言?若能救得,宏……”话出一半,看着张懋似笑非笑的脸色,不由的又顿时噎住。面孔涨的通红之际,想要说什么却是难以为继。

        前次派过去的福伯和石悦,已然算是还了上代遗留信物的情分,甚至可以说远超了那份信物的分量。英国公府已然不欠苏家什么,反而是苏家倒欠了英国公府太多。

        前情已然无以为报了,才有了自己甘愿留下为仆的决定。此番又受恩惠,他苏宏还能拿出什么来偿报?

        一时间,苏宏又是焦急又是羞愧,那后面的话又如何出口?可儿子的危机却无论如何不能不顾,纠结羞愧之余,微一咬牙,便准备不管不顾的豁出一切先应对眼前再说了。

        张懋早把他神色看在眼中,见他还要再说,摆摆手打断,摇头道:“贤弟,你方寸乱了!方才我说了那么多,你好好想想,难道真想不到其中的微妙?”

        苏宏一愣,脑中瞬间飞一般转动起来。少顷,猛然眼睛一亮,迟疑的道:“公爷说的,莫非是徐……”

        张懋呵呵一笑,老神在在的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这才不慌不忙的点头道:“不错,正是徐阁老。”

        苏宏神色一喜,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着下文。

        张懋道:“实话说,开始那会儿来势之凶狠,陛下又龙颜震怒,着实把我也一通好吓。只是后来嘛,嘿嘿。”说到这儿,他话音儿一顿,一张看上去粗豪的黑脸上,忽的露出狡猾之色,低笑了几声,满是透着得意之意。

        苏宏有些不明所以,莫名的看着他。张懋眼神幽怨,脸上的得意之色,渐渐转变成凛然。

        “陛下震怒,嘿,这震怒的妙啊。徐阁老也不愧是三朝老臣,其心智手腕端的厉害啊。”

        他喃喃的说着,似是和苏宏解释,又似是自言自语。

        苏宏隐隐有所悟,心中凛然之际,试探的道:“公爷之意,此次之事……是陛下和徐阁老……”

        张懋长长吐出口气,眼神转回到他身上,撇嘴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就是演戏!闹出对默哥儿这码事儿,固然是有人对默哥儿下死手,但未尝不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至于陛下的震怒,徐阁老的插言,自然也是早有预谋。”

        说到这儿,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摇摇头顿住话头,又道:“贤弟只管放心吧。此番不论双方目的为何,总是能保的默哥儿无事。且不说徐阁老最是喜欢提携后进,有他老人家从中斡旋,任谁也不敢过了线。就是牟斌那人也不是糊涂的,做事向来公允不说,心肝儿也是七窍玲珑的,否则你当他如何能做的这锦衣卫指挥使?”

        说到这儿,看着苏宏脸上仍有些惴惴,便起身走到他身前,伸手拍拍苏宏肩膀,笑道:“行了,放心吧。且不说方才那些,不是还有为兄我吗?本公的侄儿,我倒要看看哪个敢欺负他,须仔细扒了他皮!”嘴中说着,黑脸上蓦地闪过一抹狠戾之色。

        转身从新坐回位上,脸上神色随即平复下来,接着道:“我已命悦儿启程往武清去了,正好过些日子便是一位故人的寿诞。往年都是这些后辈们代我们这些老家伙去的,此番正好过去领着默哥儿同往。默哥儿也大了,也该多结识一些人才是。哦,听那混小子说,还要邀着定国公家的小子一起,嘿,都是年轻人,想必定是能投缘的。”

        他说的轻描淡写的,苏宏却听得精神一振,至此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来。

        定国公,那可是和魏国公同出一脉的。认真说起来,虽然魏国公看似是在众国公里更高一筹,但实则与这位同出一脉的定国公比起来,在当今天子心中的分量,却不一定真能比得上。

        无他,成祖靖难那会儿,两边的立场决定了这个结局。要知道,现在的天子,可是成祖一脉啊。

        有了英国公的支持,如今再加上这位定国公隐隐的站在背后,这大明朝上,便是天子都要顾忌几分了。

        苏宏一身虚汗的告退了。正如张懋所说,如今他一动不如一静,若是两位国公都解决不了,他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真到了那一步,也不必他往回奔波了,自家儿子肯定会和自己在京里见面。不过就不是什么应对,而是押解入京,一起等着砍头了。

        能想到的、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便是听天由命吧。苏宏想的通透了,倒也洒脱了。至于说后面张懋又出主意通知那位亲家,正好考验下那边的反应,被苏宏断然拒绝。

        虽然他没继承他老子一身本事,但那份灵魂中传承的忠肝侠骨却是半分不少。真要是注定自家倒霉,那便自家一家担着就是,决不去拖累旁人。

        张懋嘴上不以为然,但心中却是极佩服的。他和程敏政往日又没有仇怨,之所以出这个主意,也不过是文武天生的不对付,抱着看热闹的恶趣味心态罢了。苏宏不肯,便也不再多说。

        转过天来,宫中下旨,命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徐溥,提督学政、文渊阁大学士王懋共同巡查乡试事。

        旨意一下,京中各方云动。六部、各院均有无数驿骑四散出京,为的自是提前给各自派系传递消息,以作应对。

        同一时间,锦衣卫指挥衙门也秘密派出缇骑,由锦衣卫指挥使牟斌亲自带队,两位锦衣千户随侍一同出了京师。除了极少数人外,没人知道具体的去向。

        京城这边鸡飞狗跳,远在武清的苏默却半点也不知晓。或者说就算知晓了,也没那个能力改变什么。

        他这会儿正头疼着呢。

        头疼的根源和衣食温饱什么的无关,和危机什么的也不搭噶。他头疼的是两个人。一个是魏国公小公爷徐鹏举,另一个,却是一位大闺女,彪悍的大闺女,何莹。

        这两个初次见面就拎刀子打了个天昏地暗的男女,因着某日何言的拜访,正撞见了赖在苏默家里混吃混喝的徐小公爷,顿时便火星撞地球起来。

        徐小公爷长这么大,头回在武清吃了瘪,还是一连两回那种。其中一回自然就是想装逼欺负人,结果被苏默这妖孽冷不丁摆出俩大神给硬生生憋回去那回;这另一回,就是在武清大街上头一回本色出演,结果就遭遇了无情的阻击。罪魁祸首便是何言、何莹这对兄妹。

        何言倒也罢了,虽然当时一出场就力压八健卒,但始终留有余地;可是何莹那女汉子,出场便是冲着小公爷去的。功夫高不高的先不说,那刀子舞的叫一个彪悍啊,嘴里还把徐小公爷骂的那叫一个狠啊。

        徐小公爷记得可清楚着呢,话说心里都有阴影了。原本打着收拾完苏默再去收拾这女人的,不成想第一步就胎死腹中,反倒成了苏默的小弟,后面的念头便也就消散了。可如今这一见面,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当场那脸便阴沉下来。

        而何大女侠呢,那本就是以“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为最高准则的,忽然发现了那日当街调戏妇女的淫贼,那要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话,岂能对得起一个侠字?

        于是乎,苏家的院子里顷刻间便是唇枪舌剑、雷霆暴雨了。

        呃,为啥不是刀枪剑影而是唇枪舌剑?很简单啊,徐小公爷的功夫不在手上而在嘴上,嘴炮无敌!此刻当然是出嘴不出手了。况且自个儿是啥身份啊?堂堂小公爷!嗯,还是君子。圣人曰:君子动口不动手。

        而何大侠女呢?当日就差点吃了八健卒的亏,眼瞅着那八个家伙虎视眈眈的,这要是傻乎乎的冲上去岂不是自己找虐?至于说找大哥帮忙,咳咳,当日不过喊了两声,就被旁边那个可恶的苏小子好一通嘲讽,这会儿何大侠女实在是拉不下脸啊。

        而且看哥哥和那苏小子的关系,如今又是在苏小子的地盘上,怕是就算自己喊了,哥哥也不会出手的,那又何必自找难看?

        既然如此,那便用眼光杀死他!用言语鄙视死他!江湖儿女,重要的是一身侠骨、一腔正气,只要表现出这些,其他的形式不重要。

        就这样,苏府下人们发现,往日觉得很是热闹的感觉,与这一天比较起来,实在是弱爆了。

        往日里便再如何热闹,也不过就是控制在某一间房或者某一处院子的范围。可是今天,那自庭院中某一点激发的声浪,片刻间便有涵盖整个苏府的架势。

        何女侠柳眉倒竖、美眸圆睁,咒语与唾沫齐飞,剑光与水光共一色。剑光自然是那手中的剑,这水光嘛,好吧,那是飞溅的唾沫反射的。

        而对面呢,徐小公爷羽扇纶巾、意态悠然,谈笑间俚语纷繁,花样百出,简直就是樯橹灰飞烟灭。一手背后,挺胸昂首,嗯,除了一副坚定的站在八健卒后面,打死也不往前一步的态度外,那叫一个风度翩然啊。

        “何兄,这是要搞哪样啊?”看着场子里如同斗鸡般的两人,苏默使劲的揉揉额头,**般的看向何言。

        何言沉默不语。半响,慢慢抬起头,缓缓吐出一句话,登时将苏默雷的外焦里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明闲人》,方便以后阅读大明闲人第一百零一章:小公爷Vs 女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闲人第一百零一章:小公爷Vs 女侠并对大明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