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刑纪

第一千零一章 何错之有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曳光 本章:第一千零一章 何错之有

感谢:天上白杨、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条数丈宽的河水,穿过原野流淌而去。

恰逢旭日升起,近水含烟,远山如黛,和风拂面。置身此间,顿然使人心旷神怡。

或许这一刻,卢洲与北俱洲,没有分别。

又是一阵水花飞溅,说笑声起。韦合与广山等月族的兄弟,与妖族的汉子,皆打着赤膊,光着身子,站着没腰深的河水中,尽情洗涮着、宣泄着连日来的疲惫与郁闷。而双方相隔十余丈,时不时的瞪上一眼,显然在相互挑衅,又各自摆出一脸不屑的架势。

河边的草地上,坐着一老一少。

万圣子,与无咎。

两人倒是相隔不远,如同老友叙话的场面。

不过,无咎稍显拘谨。便仿佛他的身旁,坐着一头猛虎,随时都将暴起伤人。

而万圣子却是神态安详,笑容温和——

“你我打打杀杀,徒添伤害,难得这般和睦相处,老夫甚感欣慰啊!”

“嘿……”

无咎咧嘴微笑,以示附和。

也着实难得,曾经的冤家仇敌,不仅联手冲出火蛟谷,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而原因只有一个,如今远离卢洲,为了摆脱困境,双方不得不一致对外。

“而老夫知道,你依然心存顾虑!”

万圣子虽为妖人,而浑身上下全无半分妖气,反倒像是一位得道的长者,不仅善解人意,而且颇为的随和慈祥。此时的他,好像已摈弃前嫌,带着真诚的口吻又道:“没错,此前于卢洲的白溪山,老夫设下圈套,便是想要除掉你的那帮兄弟,然后再放出风声,诱你自投罗网。不料弄巧成拙,追逐途中,相继跌入白溪深潭,呵呵……”

他歉然一笑,接着说道:“而闯入异域的那一刻,老夫便察觉异常,之后抵达白溪道门、明月城,总算是弄清楚了此地的真相。于是劝说你的兄弟,放下恩怨,共同对敌,奈何寡不敌众,意外陷入火蛟谷。那个卫戈城主,也着实强大,被他封住火蛟谷,一时难以突围。老夫倒是无碍,而诸多晚辈,连番拼杀,早已筋疲力尽,又不懂五行遁法,只得苦苦支撑。所幸你无咎及时寻来,可见你我两家的缘分不浅,呵呵!”

“嘿嘿……”

无咎见到了韦合与广山之后,已然获悉了前后原委,却还是耐着性子,听着万圣子又说了一遍。而他干笑两声之后,趁机出声道:“万前辈的诚意,不容置疑。而你老人家怎会知晓韦合与广山的下落呢,否则又如何放出风声、如何设置圈套……”

“有人暗中相告!”

万圣子倒是没有隐瞒。

“谁?”

无咎紧逼不放。

“呵呵!”

而万圣子呵呵一笑,摇头道:“老夫虽然出身妖族,却懂得一诺千金的道理。话已至此,你何必多问呢!”

这位妖族的祖师,驼着脊背,须发苍白,面如沟壑,如同一位质朴的山野老翁。而他的话语中,却大有深意。

“多谢指点!”

无咎倒也识趣,不再多说,只是他的脸色,有些发沉。

之前寻到银石谷,没有见到韦合与广山,他便起了疑心。果不其然,有人传递消息,引诱韦合与广山离去,这才有了后来的连番遭遇。而勾结妖人的又是谁,也着实不必多问……

“无咎,接下来有何打算?”

万圣子的眼光一瞥,含笑又道:“此地远胜卢洲,更无天劫之忧。你我何妨再次联手,就此闯出一片天地呢!”

“天劫?”

无咎的神色一动,不答反问道:“万前辈,你之前提到天书,是否与天劫有关?”

“这个……”

万圣子察觉失言,迟疑道:“事已至此,倒也无须隐瞒。据说玉神殿的天书,承载天地运数,以及浩劫的起始,与降临的大致年月。而又听说,百年之内,灾祸将至。倘若天书在手,便可顺应天运,趋吉避祸。怎奈玉神殿将天书据为己有,秘不示人,显然要独享天缘,我妖族与鬼族又岂肯罢休,不过……”

他眺望着原野的景色,带着庆幸的口吻又道:“眼下置身异域,或已远离了那场毁天灭地的浩劫,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呵呵!”

从这位妖族高人的口中得知,神秘的天书,果然与浩劫有关。而其中的究竟,他却所知甚少。

“万前辈,你想过没有,此地与卢洲,或为两方天地,却同有一个白溪山与白溪潭。说不定啊,早已有人来往其间……”

无咎如此说道,引来万圣子的不解。

“哦,所言何意?”

“卢洲的白溪山上,“白溪”二字,或为先行者所留,无非表明,两方天地互为存在。倘若卢洲崩坏,只怕此间亦将不复存焉!”

“纯属猜测……”

“即使猜测,我也不敢留在此地。万前辈,看来你我要分道扬镳了!”

“你要返回卢洲?又如何返回?”

万圣子转过身来,疑惑道:“你也亲眼目睹,北俱洲远胜卢洲,且地域广袤,你我理当就此闯荡一番,岂能白白错过这大好机缘呢?”

“嘿,我意已决!”

无咎咧嘴微笑,拂袖起身,拱了拱手,依依不舍道:“万前辈,多多保重……”

万圣子似乎想要劝阻,急忙起身道:“你我难得化敌为友,且如此投缘,而你……”

便于此时,吵闹声传来——

“大个子,老子捏死你……”

“高乾,你以为人多势众,便敢猖狂……”

“哼,老子就是人多……”

“韦合,且闪开!我要教训、教训那个黑脸贼……”

“有胆来啊……”

“广山来了……”

两群汉子各自洗涮,本来相安无事,而妖族一方,责怪广山等人占据上游,使得河水浑浊,渐渐的出言挑衅。而韦合与广山等人岂肯示弱,旋即针锋相对。此时双方赤膊光身相向,且愈来愈近,一边叫嚷着,一边拍打着河水,挥动着粗壮的手臂,随时都将展开一场群殴的阵势。

“高乾、古原,切莫与诸位道友伤了和气!”

万圣子出声制止。

“嘿,打一架,倒也不错!单打独斗,我的兄弟不吃亏!”

无咎倒是唯恐不乱,却还是摆了摆手招呼道:“韦合、广山,快快更衣,随我启程——”

广山是有令必行,而转身上岸之际,扭头啐道:“呸,黑脸贼,今日算你运气!”

高乾不仅脸黑,身上也是一层黑毛,他晃动着腱子肉,惬意地撩动着清凉的河水,嚣张笑道:“哈哈,老子便在此处,你有胆莫走!”

广山不善言辞,愤愤上岸。

韦合随后劝说道:“大哥,莫与他一般见识,改日剁了他的虎鞭泡酒,据凡俗的药方说啊,壮阳大补……”

高乾的笑脸一僵,羞怒道:“该死的小辈,老子先捏碎的鸟物……”

即使争吵不休,韦合与广山等人还是遵循吩咐上岸更衣。

而万圣子走到无咎的面前,依旧是疑惑不解。

“无咎,你究竟如何返回卢洲?”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无咎面带微笑,话语高深。万圣子却好像猜透了他的心思,沉吟道:“哦,你要返回白溪潭?”

“万前辈,看来你也并非一无所知!”

“老夫在此辗转了一个多月,多少略有耳闻。既然你要返回白溪潭,老夫也不妨走上一趟,只为辨明真假,并无他意……”

“嘿嘿!”

“呵呵,无咎啊,若非阴差阳错而结下仇怨,你我本该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如今机缘难得,彼此切磋、切磋《万圣诀》如何?哦,忘了问了,据说你还有几位同伴……”

……

一道数百丈高的山峰之上,无咎在凝神远望。

晚霞黯淡,暮色降临。而远近四方,依然不见有人追来。

他松了口气,从峰顶飞跃而下。

下方是个小小的山谷,树林的空地间,坐着林彦喜与吴昊、李远、万争强,一个个神色关注,显然也在留意着远处的风吹草动。

“诸位尽管安心歇息,明早动身,前往韦春花的藏身之地……”

无咎交代一句,拿出几坛酒放在地上,却又眼光一瞥,惊咦道:“灵儿呢?”

林彦喜与几位同伴抓过酒坛,相视一笑。

“呵呵,无先生,只怕你是得罪了灵儿仙子!”

“我此前也是小瞧了灵儿仙子,谁料她出手不凡,令人刮目相看……”

“而仙子遭致误解,很不应该……”

“嗯,我为仙子鸣不平……”

四位地仙高手,原本只是欣赏灵儿的美貌,而见识了灵儿的神通之后,转变成为由衷的敬佩。

无咎伸手摸了摸耳朵,神色有些犯难。不过他还是踏空而起,趁着暮色寻觅而去。

十余里外,山石环抱,溪水成潭,风儿清凉。

而幽静的潭水边,坐着一白衣人影。她似乎闷闷不乐,兀自抱着双膝、抵着下巴,一个人默默的出神。

无咎飘然而落,笑道:“灵儿真是好雅兴,此间山水成趣,夜色如兰,芬芳怡人,真是难得的所在……”

没人回应,只有潭水涟漪微微波动。

“咦,这是怎么了?”

无咎趋近几步,低头查看,旋即退后躲开,佯作轻松道:“连番赶路,想必是倦了,且安心歇息,有话明早再说不迟……”

他挪动脚步,便想着悄悄离去。

灵儿坐着没动,却突然出声道——

“去往何处?”

“我……”

无咎始料不及,忙道:“我是怕那个贼心不死的卫戈追来,大意不得,四处查看一二……”

“这边坐下——”

只见灵儿抬手一指,清脆的话语声不容置疑。

“啊……”

无咎左右张望,小心翼翼道:“不必了……”

“既然如此,无先生请自便!”

“嘿,何必这般客气……”

“哼!”

“嗯……”

无咎的心头挣扎一下,还是未敢离去,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又磨磨蹭蹭坐了下来。而屁股尚未稳当,便见一只小手伸到面前。他吓得急忙捂住耳朵,慌张道:“手下留情……”

而如玉般的手指,轻轻拂去了他肩头的落叶。他刚想着缓了口气,而接下来的话语声又让他心神一紧。

“小子,你是否知错?”

“何错之有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刑纪》,方便以后阅读天刑纪第一千零一章 何错之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刑纪第一千零一章 何错之有并对天刑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