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相互忌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皇甫奇 本章: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相互忌惮!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是,王爷!”

马车外传来老鹰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老鹰还是本能的遵从王冲的命令。无论任何时候,王冲的命令都绝不可能错,这已经被事实无数次的证明。

“王冲,西北可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许绮琴坐在旁边,看着王冲的侧脸,他和王冲相处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神情如此凝重。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脑海中想起了李君羡在楼梯口说的那番话。

苏寒山!李嗣业!

电光石火间,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飞掠而过。王冲想起了远在西北的两人,这段时间,王冲一直忙于处理京中的事情,而忽略掉了边陲的情况。这一次兵权被夺,整个军方受到打压,最气愤的还不是王冲自己,而是从西北撤回的碛西都护军,和王冲留在那里的部下。

儒家监军,甚至成为大军的统帅,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王冲不用细查也能想到,军中必然有许多人不服。一旦他们在军中与儒家的人起了冲突,一定会被儒家的人利用。从李君羡表露的决心来看,他绝对不会有丝毫容情。

马车隆隆,迅速消失在了城东的方向。

哗啦啦,只不过片刻的时间,一只鹰雀腾空而起,带着一封书信,急匆匆的向着西北而去。王冲透过马车窗,看着那只远去的鹰雀,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有了这封信,至少军中不会出现太大的冲突。

只要苏寒山、李嗣业他们不是太过冲动,就不会给对方留下把柄。

“王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从马车外传来,老鹰迟疑着,欲言又止。

“说吧。”

王冲闭着眼睛,开口道。

“……既然已经发现了对方,王爷为什么不对他出手?至少将他擒下来,这样也能将他们对大唐的损失减小到最小!”

老鹰道。

王冲进入醉月楼的时候,老鹰一直在外面等着,所有的情报人员隐藏在周围,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一只苍蝇飞出去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老鹰本来以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幕后真凶”,王冲一定会对对方出手,将对方一举擒下,将这次的危机彻底解决。

但是在外面等了这么久,除了最开始醉月楼微微晃动了一下外,之后便一片平静,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老鹰,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现在根本不是时候!”

王冲闭着眼,平静道:

“而且杀了他,也根本于事无补,解决不了问题!”

老鹰他们并不明白,自己要对抗的并不是一个人,或者一股前所未有的庞大势力。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若说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够控制得了老太师、齐王、宰相以及大皇子,那是绝不可能的。在他的背后,隐藏的是一个更加庞大的势力。

李君羡只是他们选出的领袖。杀掉他,根本于事无补,那股势力可以消灭一个新的领袖。

更何况酒楼里的那些人代表的还不是一种武道宗门,而是一种传承千载的精神和思想。他们压制军方,将自己从呼罗珊召回,压制军方,从来凭借的都不是武功,而恰恰是思想,是精神,是谋略。

在这种级别的对抗中,武功是并没有太大用处的。**可以磨灭,但是精神和思想却不可能轻易消灭。而且即便干掉了李君羡,对方依旧可以干预朝堂,继承压制兵部和军方。这才是王冲没有动手的原因。

然而这次好不容易找出对方的领袖人物,摸到了对方的踪迹,一旦杀掉对方,那些人可以迅速再选出另一个领袖,到时侯,王冲再想找到他们,了解他们,就更难了。当一个势力由明转暗,几乎就不可能抓到它。

更何况,老鹰他们还忽略掉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李君羡的武功!

冥冥中,王冲脑海中再次想起了在酒楼中,和李君羡酒杯相碰,互相试探的那一幕。

时至今日,王冲的修为已经是傲视天下,罕有人匹敌,无限接近到了入微的境界。但是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又能相信,这世界上,同辈之中,居然还有人修为不在自己之下。

酒楼中的那个白衣年轻人(李君羡),一身实力深不可测,绝对超越了帝国大将的级别,而精神力方面,更是恐怕比麦西尔都强!

王冲能在十八岁的年纪拥有这种修为,完全是因为拥有两世的经验,不断的努力,再加上拥有“大阴阳天地造化功”这种旷世奇功,可以不断的从各种强大的对手那里汲取功力,但是对方不过二十六七岁,居然也拥有如此强悍的修为,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分庭抗礼,这不是一个“勤修苦练”就可以解释的。

在对方的背后,拥有着一个强大的,难以想像的势力!

“儒门!”

电光石火间,一个念头迅速浮现在王冲脑海。醉月楼里,王冲仔细观察过,里面相当部分的儒生儒士手腕部位都有一个隐秘的墨色印记,和呼罗珊接替自己兵权的那三名儒家高手一模一样。最开始的时候,王冲只隐隐觉得自己见过,却并不记得在哪里。

但是这段时间,王冲终于想了起来。那种特殊的印记,这一世他并没见过,而是来自于脑海的记忆。当年末世来临的时候,最后残留的人类高手全部聚集在一起,而其中就有一伙儒家的高手,手腕上有着这种特殊的印记。他们四处奔走,大声疾呼,宣扬着某种理论,在末世之中显得非常特殊。

后来,异域入侵者再次来临,侵入到营地之中,那些人和另外一些末世的高手就在那一战中消失了。

王冲并没有特意去关注和了解过,仅仅只是知道,他们自称为“儒门”,以及手腕上拥有一般儒生所不会有的墨色印记。

——两者一模一样。

历史轮回,当自己重生,改变了西南,也改变了怛罗斯,把大唐的武力,兵家的影响推到巅峰的时候,历史也随之发生变化。这些上辈子并没有出现过的儒门,也随着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并且开始极力的打压兵家的生存空间。

“走!先回去!”

王冲很快回过神来道。

对方的踪迹已经显现,幕后黑手也浮出水面,自己应该好好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

“公子,这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儒门的事情!”

醉月楼里,当王冲离开的时候,一名三十四许的中年文士突然走到李君羡的身后,看着王冲离开的方向一脸震惊道。

“我们儒门的事情一向隐秘,除了一些核心的人,甚至就连老太师那里都不是很清楚,他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儒门的存在!”

中年文士一席话说出了众人的心声,王冲之前说了那么多的话,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他最后吐出的儒门两个字。

这种感觉难以言喻。

这就像是一个人隐藏了很久的秘密,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最后却发现被对方一句话轻易道过。

酒楼内静悄悄的,李君羡白衣如雪静静的站立在那里,眼中同样露出思考的神色,那一双器宇轩昂的剑眉,也不知不觉得皱了起来。中年文士的疑惑,又何尝不是他心中的疑惑,王冲对他们造成的威胁,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

儒门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一直隐于幕后。想要改变这天下,迟早有一天要从幕后走到台前,但是在李君羡的想象中,那至少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的事。

这一段时间,自从呼罗珊的事情之后,不知道多少势力在调查他,但都无所得。然而王冲到京师才不过区区三四天,就把他逼迫出来,而十天不到的时间,他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身。

——真正发现他身份的时间,恐怕比预想中的还要早得多。

这让李君羡感觉,自己就好像面对着一把极其凌厉的剑一样,而且那把剑的剑尖所指的方向,全部都是自己身上的要害。

“公子,这个异域王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而且他又不肯跟我们合作,迟早是块绊脚石,会严重影响到我们的计划,如果刚刚我们动手,完全是有极大的概率干掉他的,为什么公子不让我们出手?”

同一时间,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左侧方传来,另一名五十余岁的儒道老者从后面走了上来。他的神色古板,眼中透着危险的光芒。

这儒道老者之前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弱不禁风,根本无足轻重。但是这个时候,当王冲离开,老者终于显露出身体内一部分修为。刹那间一股磅礴的力量汹涌浩荡,从体内爆发出来,居然丝毫不逊色于王冲和李君羡。

“松老,你说的不错,这位王家幼子,很可能会成为我们在朝廷最大的阻碍。但是现在不是动他的时候。怛罗斯和呼罗珊,再加上西南,总共三场大战,将他的声望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回京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不只是在朝堂,即便是在民间,他也拥有极高的声望,我们这个时候干掉他,对他下杀手,只会导致民间和百姓的反感,最后反而会使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李君羡平静道。

他的目光深邃而锐利,仿佛洞察到了很远的未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人皇纪》,方便以后阅读人皇纪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相互忌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人皇纪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相互忌惮!并对人皇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