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纪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发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皇甫奇 本章: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发难!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王冲也没有和齐王计较,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王冲正是春风得意,如日中天的时候,而且作为大唐第一个异姓王,王冲现在的身份丝毫不在齐王之下,根本没有必要对他退让。

圣皇还没有上朝,王冲的目光从齐王的身上离开,迅速望向其他地方。大伯说的没错,大殿里确实多了许多新的面孔,王冲当初在京师中也“浪荡”了一段时间,虽然没有上过早朝,但是朝堂上有哪些大臣,有什么特征,说话做事有什么风格,基本上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而且出身将相世家,耳濡目染,没进过太和殿,也大抵知道朝堂上有哪些人。

但是在朝堂上,有相当多的面孔,王冲都完全找不到脑海中对应的印记。而且这些人站在班列之中,身躯笔挺,目视前方,一动不动,仿佛木头人一样,甚至连动作姿势都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同一个群体,让人感觉非常的诡异。

而且从他们的年纪来看,大部分都是三十岁左右,在朝堂之中已经是相当年轻了。

这些人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完全不想搭理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王冲想要从他们身上探查出什么消息,也很难做到。

目光在这些人身上停留片刻,王冲很快就移开了。

“嗯?”

突然之间,一道目光吸引了王冲的注意,王冲站在大殿的门口,从后方看的清清楚楚,蟠龙柱旁的宋王看起来心事重重,神思不属,但王冲却发现他的目光一直不停的瞟向一个方向。

王冲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只见一道欣长的身影看起来德高望重,目光望着大殿上方的方向,一动不动。这人身上的气息看起来并不如何强大,至少在武功上完全不及自己和齐王,但是那种经年累月,沉淀下来的威势却远远超过了其他的大臣,仅仅只是随意的一站,顿时有如鹤立鸡群一般。

而且他虽然背负着双手,一动不动,但是周围的大臣目光偶尔掠过他身影的时候,眼中却充满了尊敬。

王冲立即一眼辨认了出来——

李哥奴!

大唐的宰相,众人眼中十几年的“贤相”,凭借十几年的作为,赢得了朝中文武大臣的尊重,但是对于王冲来说,这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奸相!

“冲儿,我先过去了,你的位置在那里。记着,第一次上朝,少说多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耳边出现,将王冲的思绪拉了回来。

“是,大……,王大人。”

王冲本来想叫大伯,但很快改了过来。

王亘很快入列,而王冲也在朝堂班次的末尾停了下来。

“哄!”

就在王冲入列的刹那,朝堂上,突然传出一阵哄笑,一双双目光看着王冲满是讥讽。

“好一个平章参事!”

那些恶意的目光满是讥讽,王冲刚进来的时候确实唬住了一大波人,但是到了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平章参事而已。朝会的班次甚至还落后于一些小官。

王冲只是淡然一笑,站在后面有站在后面的好处,最起码对于他现在想做的那件事情来说。至于那些风言风语的人,王冲想也不想就知道,一定是齐王那边的一拨人。但是就这么不痒不痛的冷嘲热讽,根本无法撼动他的心境,甚至连一点波澜都没有。

啪!

就在这个时候,高高的大殿上,一名头发花白的锦衣太监挥动手中的鞭子,当静鞭一响,整个朝廷内都安静下来,所有的文武百官,按照文臣武将,以及各自的官品站立,一个个次序井然,一动不动。

“圣上驾临!”

与此同时,一阵编钟和乐器的声音响起,圣皇还没有出现,一股威严浩荡,浩如烟海的强大气息突然凭空而至,有如潮水般笼罩着整间大殿。下一刻,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一道金黄色的人影,至高无上,有如天界的神祗一般,从侧殿中出现,最后在大殿上方的龙椅上端坐下来。

当那道身影坐下的刹那,整间大殿嗡然震动,仿佛连天地都在颤抖,就连王冲都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心中一片肃穆,微微低下头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在山呼声中,所有的大臣、文武百官全部低下头来,躬身行礼,大殿上的气氛一片肃穆。

“诸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圣皇的右侧,高公公面色红红润,有如再世弥勒。

“陛下,臣有事起奏……”

高公公声音刚落,早有一名文臣,手持笏板,大步出列。一日的朝会,就这么开始了。

王冲站在朝堂的最后方,默默的注视着所有的一切,不管是前世还是精神,这都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与朝会,商议国事。亲身参与其中,和在民间听到的坊间杂谈是完全不同的。中土神州朝代更迭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一代代的下来,所有大臣在朝堂上共商国事,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流程。

大到军部的预算,各个地方的财政拨款,小到某地的冤假错案,暴雨泥石流,全部都在朝堂的商议范围之内。这么大的神州,每天累积下来的案卷,奏折,都是数以百千计,这也是为什么大唐的早朝,五更天就已经开始的原因。而圣皇在很久之前,就将相当一部分的权力下方下去,除了极其重要的提议,圣皇一般都不会轻易表态,参与其中。

“去年蓟县发生水灾,淹没者十之六七,后来朝廷派人去处理,结果发现蓟县十户九贫,有九成以上的百姓,连一日三餐都无法保证,家中的财务不过一张桌子,一个床榻和一个衣箱,家中存钱不过十几文,属于极度赤贫,朝廷撤去了当地的地方官,又前后派出了六七名以往有过功绩,善于治理,年轻有为的官员,结果蓟县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极度贫困,后来朝廷痛下决心,由户部拨款,向蓟县输送金钱银两,结果不久之前,朝廷派出御史去查看,蓟县不但没有富起来,反而比之以前更加贫困了。听说平章参事王大人极富才智,不知道对此有何看法?”

当朝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朝廷上响起,刹那间,朝廷上的气氛陡然一变,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一瞬间无数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望了过来,纷纷集中到了王冲身上。

王冲本来一直处于旁听的状态,听到这句话陡的抬起头来,顺着那道声音望了过去。只见一名文臣穿着青色的官服,站在班列的前方,正回头看着自己阵阵冷笑。

而在他周围,其他的文臣看着自己,也是面露讥讽,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监察大夫林常信!

王冲一眼就辨认了出来,这个人是齐王身边坚定的追随者。自己才第一天参加早朝,林常信就那这种问题来为难自己,分明是来意不善,想要自己出丑。

而另一侧,齐王背靠着朱漆的蟠龙柱,心中也是阵阵冷笑。他很少参与这种超以上的事情,但多多少少也从林常信他们那里了解一些。这蓟县的事情一直都是吏部和户部头痛的问题,不管是什么办法都解决不了。而朝廷插手之后,却比之前更糟糕、更恶劣了,这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说实话,这就是一个死结,根本没有办法解决,拿这个问题发难,就是要给王冲难堪。

虽然王冲异域王的名头是震天响,但是朝廷上的事情,和边陲上的战场杀伐截然不同。

——朝堂上杀人是用不着刀的。

“臭小子,我就看你怎么回答。你如果闭口不说,我就派人去四处传播,说你是酒囊饭袋,只会杀人,根本就是一介莽夫、魔头;你如果回答,说的不对,我就让所有人嘲笑你,然后照样渲染一遍,说你不学无数,空有其表,虽然立下汗马功劳,但骨子里还是那个纨绔子弟。如果你说的稍微有点用,看起来像那么回事,我就让所有人推波助澜,按你的方法去实施,到时候蓟县的问题解决不了,就说你纸上谈兵,胡言乱语,贻误国事,根本不适合在朝堂为官。反正不管你怎么做,我都要让你身败名裂!”

齐王不说话,目中却是得意洋洋,要对付这种乳臭未干,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实在是有千百种方法。在这朝堂上,就是他的地盘,想让王冲怎么死,还不是凭他说。

“冲儿……”

另一侧,文官班次的前列,王亘也是回望着王冲,满脸的担忧。齐王这一波发难令人始料不及,但现在就算王亘都没有办法,当着这么多文武百官的面,明着去指点王冲的。

整个大殿静悄悄的,针落可闻。就连大殿上方的圣皇和高力士高公公都一起望向了王冲。

这是王冲第一次参加朝会,如果不能很快的应对这波问题和挑战,很可能就会留下很大的祸患,影响以后的仕途和前程,不止如此,到时候一被有心人渲染,王冲就会陷入极其被动的地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人皇纪》,方便以后阅读人皇纪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发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人皇纪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发难!并对人皇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