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闲妻

第一百五十六章 昭平帝的失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凤轻 本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昭平帝的失态

“恭迎陛下!”

谢安澜也带着宁疏等人出了小楼到了楼下的花园中,不过并没有向前靠。这花园中人员众多,他们站在后面一些也并不起眼。片刻后昭平帝的銮驾就已经进了园子。陈老板今儿大约是祖坟烧了高香了,此时正带着儿子跪在门口,若不是强行振作只怕就要直接软倒在地了。昭平帝来的突然,根本就没有给园中众人准备的时间,等到他们接到消息,昭平帝都已经进了大门了。

谢安澜暗地里抬头瞄了一下,这才发现昭平帝带来的人竟然还不少。身边跟着两个衣着华贵的美丽女子,一个是柳贵妃,另一个年轻许多,看她时不时将手轻抚着腹部的模样,谢安澜也知道这必定就是那位百里家的外甥女,卢妃娘娘了。

旁边还跟着几个官员模样的男子,虽然都穿着便衣但是只看神态气度也必定不是普通人。这些人其中,就有同样穿着一袭青色衣衫的柳浮云。

“众卿平身。”昭平帝沉声道。

众人连忙谢过之后才起身,谢安澜打量着周围人的表情,看起来有八成人都在心中腹诽皇帝陛下是有什么毛病一大早带着爱妾跑出宫来也就罢了,竟然还跑到这种地方来。另外两成纯粹是被皇帝陛下的突然驾临给吓蒙了。

昭平帝似乎丝毫不觉得自己吓到了人,含笑道:“朕听说今天这里热闹的很,正好近日无视,就来凑个热闹,众人不会不欢迎吧?”

陈老板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道:“草民岂敢,陛下大驾光临是草民万世修来的福分。草民实在是受宠若惊,喜不自胜。草民恭迎陛下圣驾。”

昭平帝满意地点点头,挥手道:“朕来凑个热闹,众卿各自随意便是。莫要因为朕坏了兴致。”

陈老板这才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道:“陛下里面请。”

皇帝陛下既然大驾光临,正对着园中舞台那个最大的厢房自然是要腾出来的,不管原本那个地方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过昭平帝也表示今天出宫是想要于民同乐的,到底是没有只带着自己的两位爱妃占据那么大的房间,而是将自己带来的人也都一起带进去了。倒是免了陈老板又一番安排位置的忙碌。等到昭平帝带着人上了楼,谢安澜方才对身边的宁淑等人道:“咱们回去吧。”人多是非多,还是呆在厢房里安全一点儿。

一行人正要转身回房,却见小楼里一个内侍模样的男子匆匆跑出来,跑到谢安澜跟前尖声道:“陛下召陆夫人觐见。”

谢安澜立刻再一次感受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

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谢安澜点头道:“有劳公公前面带路。”

宁疏和叶无情一左一右想要跟上去,却见那内侍道:“两位姑娘请留步。”

谢安澜回头安抚地看了两人一眼,轻声道:“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

叶无情和宁疏对视一眼,只得点了点头,沉默地看着谢安澜跟着那内侍走入了谢安澜所在的小楼。

小楼二楼宽敞的大厅里,昭平帝端坐在主位上,身边两侧分别坐着柳贵妃和卢妃。再往下便是跟着昭平帝一起来的那些权贵官员了。一眼望过去,谢安澜发现认识的并没有两个。一年多没见,柳贵妃似乎有了一些变化。谢安澜一时间也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但是谢安澜知道这位宠冠后宫二十多年的贵妃娘娘确实是不一样了。

至于卢妃,不过是个才刚刚及笄的小姑娘罢了。即便是有着百里家的血统,如今也是宫中举足轻重的妃子,身后还有百里家庞大的势力支撑,依然还是比不上柳贵妃的气势。或许是因为她的后宫之路太过顺遂,也或许是因为她的运气实在是太好。还显得稚嫩的容颜上已经多了几分倨傲和骄纵的神色。只从她与柳贵妃坐在几乎平齐的位置,甚至还要离昭平帝近几分就知道,她并不将柳贵妃放在眼里。

“臣妇叩见陛下,见过两位娘娘。”

“陆夫人平身。”

“多谢陛下。”谢安澜谢过之后,便站起了身来。

昭平帝打量着眼前一身浅蓝衣衫的绝色女子。在这寒冷的季节里,虽然穿着一身冷色的依然,却依然给人一种如暖阳般灿烂的感觉。谢安澜的容貌气质毫无疑问是最出色的,但是看在昭平帝的眼中却太过耀眼了,耀眼的足以将他灼伤。

此时昭平帝看向谢安澜的神色更加复杂,一年多以前他也见过谢安澜,一个虽然美丽但是并不符合他的喜好还是一个已经嫁做人妇的女人而已。这就是昭平帝对谢安澜所有的印象了。

但是谁又能想到,仅仅不过才一年多时间,眼前的这个女子就已经换了另一重即便是他这个皇帝都不得不重视的身份?

自从回到京城,昭平帝召见过陆离,却一直都没有召见过谢安澜。心中的纠结和不想看到谢安澜就是其中一个极大的原因。只要一想到谢安澜,昭平帝就有一种自己被愚弄了的感觉。但是他还不能光明正大的找谢安澜的麻烦。堂堂天子,被一个女人骗了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睿王膝下无子无女,人家在战场上杀敌,他却在京城为难人家的弟子,无论怎么说都是说不通的。

“朕听闻,陆夫人有喜了?”昭平帝挑眉道。

谢安澜含笑点头道:“回陛下,正是。”

昭平帝道:“那倒是一件喜事,想必睿王知道了也会十分高兴。”

睿王殿下知道了确实是会很高兴,毕竟才刚刚认了陆离,睿王殿下就在打外甥的儿女的准备了。谢安澜浅浅一笑,并不多话。倒是旁边的卢妃看着谢安澜,眼中升起几分光彩,笑吟吟地道:“陛下,真可真是巧了。臣妾如今有了身孕,看到旁人有喜便觉得分外有缘呢。”

昭平帝笑道:“若是觉得喜欢,爱妃可多召陆夫人进宫作伴。”

卢妃点头,笑看着谢安澜道:“陆夫人意下如何?”

谢安澜轻声道:“多谢娘娘厚爱,不过龙子凤孙何等珍贵,臣妇笨拙只怕给娘娘添麻烦。”

卢妃微微眯眼道:“这么说,陆夫人是不愿意了?”

谢安澜道:“娘娘言重了,臣妇也是为了小皇子的安危罢了。娘娘这一胎举足轻重,以臣妇拙见不仅臣妇不能入宫,便是寻常非宫中之人娘娘也少接触得好。无论什么事,总不会比小皇子更重要。”

“你是在教训本宫?!”卢妃冷声道。

谢安澜微微勾唇,“娘娘误会我了。”

卢妃正要发怒,旁边的柳贵妃轻咳了一声道:“卢妃妹妹,陆夫人这话说的也不算是错。我们这些姐姐无能,如今可就指着妹妹的肚子争气了。听说百里家的公子跟陆大人有些私怨,这个时候让陆夫人入宫…”柳贵妃笑了笑,继续道:“更何况,陆夫人如今也有孕在身,万一出了什么事…睿王殿下那里妹妹可吃罪得起?”

谢安澜有些惊讶地看向柳贵妃,没想到柳贵妃竟然会向着自己说话。

卢妃脸色微僵,扭头幽幽地望向昭平帝。昭平帝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不过对柳贵妃的话却还是有几分赞同的。并不是担心谢安澜会如何,而是柳贵妃的话提醒了昭平帝,他不得不怀疑谢安澜会不会暗地里对卢妃如何。经过了去年连续失去了两个孩子的事情,昭平帝对子嗣的渴求越发的深重了。甚至如今他对卢妃的看重和相对的冷落柳贵妃,其实也是有几分怪罪柳贵妃当初派人去杀了商妃的儿子的。以前觉得自己还年轻并不怎么在意子嗣,但是去年的两个皇子却都是他一心想要的,谁知道最后一个也没能留下来,这让昭平帝明白了,即便是在后宫之中这世上的事情也并不是他想要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的?“贵妃所言不差,陆夫人也有孕在身,还是好好养着为好。”如今昭平帝倒是没想过要对谢安澜的孩子如何。一来,谢安澜虽然是睿王的亲传弟子,却并非睿王府的血脉,她生的孩子跟睿王府半点关系没有。就算是没了也对睿王府造不成什么伤害。二来他也不得不担心睿王府会报复到卢妃的身上。

卢妃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但是看着昭平帝有些冷肃的神色,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乖巧地点了点头,“是,陛下。是臣妾思虑不周了。”

“启禀陛下,陆大人求见。”门外,内侍匆匆进来禀告道。

昭平帝挑眉道:“那个陆大人?”

内侍道:“陆离陆大人。”

昭平帝挑眉一笑道:“看来是少雍放心不下夫人了?这么快就过来了。”

谢安澜浅笑道:“臣妾在此处,哪里有什么不放心的。陛下驾临,夫君自然是要前来拜见的。”

昭平帝但笑不语,“让他进来。”

片刻后,陆离跟在内侍身后走了进来,两人目光对视了片刻便移开了,“微臣见过陛下。”

昭平帝道:“听说少雍这两天正忙着,竟然也有空来凑这个热闹?”

陆离恭敬地道:“回陛下,碰巧今日得空。”

昭平帝点头道:“正巧浮云也跟朕说今天得空,看来确实是有空了。”柳浮云站在下首,恭敬地垂首并不说什么。

昭平帝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坐下凑个热闹吧。来人,给陆大人和陆夫人赐坐。”

两人双双谢过,走到内侍安排好的位置落座,却正好就在柳浮云的旁边。

三人并没有什么交流,与所有人一样看向窗外。楼外的台子的歌舞刚刚退下,上来的却是一位十分美艳的中年女子。中年女子清了清嗓音,方才开口。显示谢过了诸位宾客到来,特别郑重的拜过了楼上的昭平帝和两位贵妃,才开始宣布名花大会正式开始。

与之前谢安澜了解的流程并没有什么区别,各地的花魁们一一上台献艺。歌舞琴瑟,丝竹弹唱无所不包。谢安澜也是看的津津有味,不管这些女子是什么身份,她们确实是代表着东陵女子才艺的最高标准了。虽然京城权贵人家的闺秀们同样学习琴棋书画,但是越是出身显贵的人家,越是看重管家理事,官场交际之类的事情,对于才艺不过是兴趣而已。京城里的那些所谓的才女,论真本事未必比得上这些女子。就比如说…嫌少有听说哪位权贵之家的女子在某项才艺方面能够被称之为大家的。而这一次的名花大会上,谢安澜就见过了不下三位名震一方的名家。

言醉欢的排名比较靠前,只是让谢安澜有些惊讶的是以箫艺名闻天下的言醉欢并没有展现自己擅长的技艺。而是选择了跳舞。刚开到言醉欢穿着一身浅绿色舞衣出现的时候,谢安澜忍不住皱了皱眉。

难道言醉欢根本不想夺得名次么?

倒是柳浮云侧首看了她一眼笑道:“听说无衣公子跟言大家很有几分交情?”

谢安澜无语地瞥了一眼柳浮云,再看看正望向自己的陆离道:“浮云公子什么时候也喜欢听这些小道消息了?”

柳浮云笑道:“偶尔无聊,听听也是不错。陆夫人可是在担心言姑娘?”

谢安澜盯着台上翩翩起舞的女子的,道:“方才确实有些担心,不过现在倒是不必了。”世人都知道言醉欢箫艺无双,却没有人知道她的舞技竟然也一样出色,甚至是更加出色。看着台上那翩若惊鸿的女子,谢安澜觉得她的舞绝不比杜小仙差。

柳浮云笑道:“确实不用担心,言姑娘箫艺无双世人皆知,这些日子也时常在京城登台献艺。但是知道她舞也跳得好的人却几乎没有。如今这般突然展现出来,自然是更让人为之惊艳了。”

谢安澜点了点头。

“柳大人三位这是在说什么呢?”卢妃突然开口,笑吟吟地道。

柳浮云起身道:“回娘娘,臣与陆大人正说起言大家的舞比起她的萧也毫不逊色。”

卢妃烟波在三人身上划过,也没计较柳浮云并不是跟陆离说话,而是在与谢安澜说话。嫣然一笑道:“这位言姑娘倒也算得上是个绝色,如今陆夫人有孕在身,陆大人身边又没有人伺候。难得言姑娘能够被陆大人欣赏,陛下不如做个主,成就一段良缘如何?”

谢安澜微微眯眼,侧首扫了一眼坐在昭平帝身边状似撒娇的卢妃。他们好像没有的罪过卢妃吧?为何这女人总是想要找他们不自在?难道是百里家授意的?

不等谢安澜说话,陆离的手已经覆在了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才起身道:“多谢娘娘关心,不过下官今生只许夫人一人,因此不敢承受娘娘与陛下厚爱。”

这话一出,小楼中众人却是哗然。

在场的都是朝中官员权贵,除了还没有成婚的柳浮云,哪一个家中没有几房妻妾?听了这话,不少人还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揣测,陆离是不是因为畏惧谢安澜身后有睿王撑腰,才不敢纳妾的。

倒是柳贵妃和卢妃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子,心中的那份期盼还是一样的。但是她们也明白,这原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奢望。但是现在突然有人告诉她们这并不是奢望,只是她们运气不好没有遇到,心中自然是五味杂陈。一时间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谢安澜了。

坐在对面的一个有些面生的官员突然开口道:“陆大人这话可不对了,这世上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陆大人这般,难道是家有悍妻?”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显然都在嘲笑陆离畏妻如虎,连个侍妾都不敢纳。

陆离却是神色自然,淡淡道:“这世上,哪一个规矩要求男人必须纳妾了?夫人如今有孕在身,身为夫君不悉心照料反倒是想起了娇妾美婢,不觉得无耻么?”

原本还笑着的众人脸色都是一变,陆离这话却是连他们都一起骂进去了。

一个男子拍案而起,怒道:“陆少雍,你敢出言侮辱我等?!”

陆离眼皮一抬,淡然道:“大人想太多了,谁应说谁。”

“你!”

“好了!”昭平帝突然开口,冷声道:“尔等都是朝廷命官,如此失态成何体统?”

那官员也吓了一跳,他竟然被陆离气得险些御前失仪。若是陛下因此而降罪…连忙跪下请罪,昭平帝也并没有想要降罪于他,只是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言醉欢的舞果然惊艳了不少人,台下的喝彩声都比之前要热烈得多。等到言醉欢下去之后,又有下一位花魁上台献艺。不管之前有什么不愉快,在一众平时一个都难以见到的才色俱佳的女子的表演中,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台上,仿佛恍然忘记了之前的争执。

谢安澜靠着陆离,小小的打了个呵欠。有些睡眼朦胧地看向台下,听到楼下的司仪念道:“下一位,是宜州翠袖阁湘君姑娘为诸位献上的剑舞。”

谢安澜一个呵欠打到一半顿时停住了,这舞台上什么样的琴棋书画,丝竹弹唱都是常见的,但是剑舞倒是还没有过。只是不知道这位湘君姑娘到底是真的有几分本事呢还是只是一个花架子?

正自爱谢安澜思索的片刻,一个红衣女子翩然上台。只看她上台的那一跃,谢安澜就能够肯定这姑娘纵然没有什么高强的武功,也绝不是只会几下花拳绣腿的花架子。

只见那红衣女子上台之后并不像之前的花魁们一般盈盈一拜,而是提着剑向四周拱手见礼,没遇见也带着几分女子少有的英气。谢安澜这才看清楚,她竟然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红衣女子。被陆离握在掌中的手突然一僵。

陆离低声道:“怎么了?”

谢安澜看了一眼旁边,压低了声音道:“那个女子,我见过。”

陆离疑惑地挑了挑眉,谢安澜飞快地在他掌心里里划了两个字,“陆家”。

陆离的记性相当不错,能让谢安澜提议提起的自然不会是陆家的寻常角色,当然陆家也绝对做不出来将自家的姑娘当成花魁混进来的事情,哪怕是庶女。所以…能让夫人如此在意的就只有一件事。当初,陆英告诉他们的事情,因为太过诡异他一直没有忘记。只是找人去查时那地方却已经人去楼空什么都找不到了。但是谢安澜身为前特工自然有一套找人的法子。事后还是找到了一两个曾经在那庄子周围见过那里面的女子样貌的人。经过那些人的描述,谢安澜画出了一张女子的肖像。未必十分相似,毕竟那本就不是一个人。但是据说,至少是有五六分像的。

陆离微微挑眉看向谢安澜,谢安澜郑重地点了点头。她绝对没有记错,只是这个女子比她当初画出来的那个更漂亮,也更年轻而已。因为是画像,并没有见过真人,以至于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谢安澜只觉得眼熟,根本没有认出来。

陆离微微蹙眉,正要低声说什么,却听到不远处哐当一声。纵然连忙扭头看过去,却见昭平帝不知为何猛然站起身来,满脸震惊的看着楼下已经开始舞剑的红衣女子。保养的还算不错的脸上因为极度的震惊,狂喜和恐惧,扭曲的有些吓人。

------题外话------

么么么哒,亲们情人节快乐。抱歉今天有事更新晚了,明天就是除夕,先祝大家除夕快乐哦~(* ̄3)(ε ̄*)。新年期间回老家事情多,更新时间可能不太稳定。只能保证每天必定会更新。建议亲们晚上再刷哦。大概初七初八左右会稳定下来,到时候会再通知哒。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权臣闲妻》,方便以后阅读权臣闲妻第一百五十六章 昭平帝的失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权臣闲妻第一百五十六章 昭平帝的失态并对权臣闲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