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道长生

第六百七十八章 昆仑祖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睡觉会变白 本章:第六百七十八章 昆仑祖师

时间一点点过去,温婧仍在轿子里一动不动。

“呼……”

到了正子时,也就是午夜十二点。密闭的大殿内忽有一股微风拂过,噗,神像前的两根蜡烛燃起,照耀着些许光亮。

一道金光从神像中跃出,落在地面,正是青山王。

它看着花轿,面上一喜,往前踏了两步忽地一顿,摇身一变,从金甲将军变成了一个喜袍红花的白面郎君模样。

它揭开轿帘,煞有介事的道了声:“请娘子下轿。”

“……”

温婧心里蓦地一抽,忍住不安与恐惧,颤巍巍的下了花轿。青山王见她莲步轻抬,露出一抹小巧的红鞋,更是欢喜,连忙伸手搀扶。

打了半年多的交道,周扬对其癖好了如指掌,像极了那种,呃,古代的极品大猪蹄子!

温婧娇小玲珑,脚也精致,正合了喜好。

它前面彬彬有礼,跟着就原形毕露,急切的掀开盖头,见一张如剥了皮鸡蛋的白嫩脸庞,两道眉细似柳条,红唇小巧,不禁大为满意。

“生的如此漂亮,又是天生绝脉,不可多得,不可多得。”

“……”

温婧说不了话,怕惹它动怒,心中焦急万分。她想跪拜,念头一闪即逝,仙人说永远不许跪鬼神!

也亏得她临场发挥,学着电视剧里伏了伏身,故意涌起一些紧张、慌乱、害怕的情绪。

果然,对方也能读取念头,笑道:“不必害怕,你嫁与本王,就是本王的王妃。这不是洞房花烛的地方,随我来。”

说着,他拉住妹子的手,四周场景骤然变换,竟然站在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卧室里。

雕花大床,四方桌椅,红烛高燃,桌上摆着酒菜,喜被上撒着核桃、花生等物。

“这就是我们的新房,还喜欢么?”

青山王问了句,有点反应过来,皱眉道:“你怎么不说话?”

它看不穿顾玙的障眼法,不晓得对方无舌,就苦了老老实实的温婧。当然事实证明,生死关头,人都是有爆发力的。

她脑筋急转,将恐惧的情绪放大,又想道,“它不是有王妃么?怎么叫我王妃?”

“什么王妃!”

青山王坐在椅子上,倒了两杯酒,“我那王妃死了千年,不受香火,早就魂飞魄散了。”

“那你还叫人塑像?”

“以示情深罢了,从今以后,你才是我的真王妃,来喝了这交杯酒。”

它说着,就去摸对方的脸蛋。

温婧下意识一躲,蹬蹬往后退了两步。青山王面色一沉,随即恢复如初,道:“你天生阴脉,与我交合,可助我修炼增益。我法术三千,再传授你一些,我们共享香火,长生为神,有何不好?”

“……”

温婧垂下头,沉默片刻,“你是只娶我一人么?”

“怎么可能!与阴脉女身交合,多多益善。不过你放心,你是第一个送来的,我保你富贵身份,她们再多也是小!”青山王理所当然。

“如果我答应你,我也能成神么?”

“当然。”

“我成了神,也能吩咐那些人做事?”

“哈哈,只要你成了神,想要什么要什么,那些人会老老实实的把东西送来。人心如此,人拜鬼神,天经地义!”

“不,你根本不是神!”

温婧猛地抬头,直直的盯着对方。

“你说什么?”

“你根本就不是神!”

“啪!”

娇弱的身子被一巴掌扇飞,狠狠撞到墙壁上,又滚落在地。青山王就像一个气急败坏的白面书生,指着她道:

“你竟敢说我不是神?你懂什么?

我自意识苏醒,神职归位以来,勤勤恳恳,操持阴间,护佑三邑,几乎有求必应。现香火无数,信众千万,多少人敬我畏我,甚至在家中供奉牌位,你竟敢说我不是神?!!!”

砰!

温婧又飞了起来,摔的脏腑移位,口喷鲜血。

“咳咳……咳咳……”

她现在的状态极为不堪,面色惨白,身子像折弯的枯叶,只要再轻轻一动,就会彻底断掉。

但她仍然撑着一口气,不再害怕,唯一的亲人惨死,自己受尽折磨,种种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忽然能开口说话了。

“那祸害温、张两家的恶鬼,杀人行凶,五人丧命。你却纵然包庇,一句话便一笔勾销?”

“人死不能复生,把那恶鬼杀了也没用。何况它被我伤及本源,已经得到惩罚,我将它收在麾下,由我看管,日后行善积德,岂不比一刀宰掉强么?”

“可你索求无度,每日百只灵兽,耗费他人家财,苦不堪言,这也叫神灵所为?”

“佛祖还说经卖得贱了,叫后代儿孙无钱使用。我为百姓做事,自应收取报酬,而我只取豪族,因为他们承担的起。我若真残暴,让千万信众为我筹集,不是更容易?”

“报酬?也包括纳妃?”

“与本王交合,那是你们的荣幸。”

青山王的思路很诡异,认定自己是正确的。他见对方沉默,不由得意道:“怎么,辩不过我了?本王告诉你,我不仅是神,还要成为天底下最伟大,最广为传颂的神!”

“我懂了……”

“你说什么?”

“我懂了,永远不要跪鬼神!鬼,吓人害人为乐,为的让人害怕敬畏。神,雷霆雨露,福祸相连,为的让人臣服,心甘情愿当个奴才!”

温婧一下子就明白了,道:“你是神,但神不是好东西!你见不得光,见不得人,连自己的真身都不敢暴露……”

砰!

青山王一脚踢出,妹子奄奄一息,还剩下一口气,

跟着场景转换,变成了古代的衙门公堂。

它脱去新郎服,换了身威严贵气的王爷衣饰,端坐大堂之上,判官鬼差站于两侧,阴气森森,宛如阎罗地府。

“来人!给我拔了她的舌头,挖去双眼,抽筋剥皮,钉在神像座下,以阴火焚烧,不要让她死,我要折磨她百年!千年!”青山王勃然暴怒。

“呵呵……”

温婧突然笑了,带着丝莫名的意味:“浪费我这么长时间,真是大失所望,大失所望!”

“……”

偌大的公堂鸦雀无声,气氛怪异,判官怒喝:“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是!”

几个鬼卒连忙冲过来。

温婧看了看它们,又转头瞧向青山王,然后笑了笑。

只见她双目之中,黑色的瞳孔忽然消失,不,没有消失,而是同眼白一起变成了金色。这抹金色就如液态般在目中流淌,自眼底深处涌现,然后越来越盛。

青山王面色大变,喝道:“好胆,竟敢来本王治所撒野!”

它已经猜到,有人借温婧的身体进入了自己的秘术空间。而就在它话落之时,温婧眼中的那抹金光骤然射出。

像是太阳,照耀着黑暗的大地;又像是剑虹,划破了万古长夜。

在场的鬼卒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只有青山王突然抬手,朝着那抹金光抓去。

它是没有肉身的,但神魂力量无比强大,不然也不会装神弄鬼,搞的如此大场面。

这一抓,便是动用了元神力量,随心而化,威力非凡。

那道金光射的极快,这只手也抬的极快,眨眼便撞在一起。泛着乌光的大手将金光完全包拢,紧紧一握,似要将其捏碎。

嗤!

洞穿!

没有半点阻碍的,沉重如山岳般的手掌被那道金光瞬间穿透。青山王全身巨颤,还没来得及感受疼痛,一点金芒在眼中无限放大,嗤!

又穿透了它的眉心。

扑通,温婧失去支撑,瘫倒在地,已然昏了过去。

在场的数十鬼卒,连同两个判官,一个个目瞪口呆,魂飞魄散。青山王在它们心中就是神的存在,结果毫无还手之力。

而那道金光在虚空飞转,落地化形,月白长衫,身上似流淌着一层柔和的光韵,返璞归真,天人合一。

这个人的出现,令整个空间都颤动起来,嗡嗡嗡似有崩溃之相。他双目一转,那些鬼卒和判官顿时化作黑气消散,连声惨叫都没留下。

跟着,他又看向前方。

青山王受了重创,一动不动,身体却像迅速消融的蜡烛,一点点流在地上,冒着缕缕黑烟。

“堂堂鬼仙受我这一击,还不至丧命,你这样蒙骗遁走,也太失了自己的身份。”这人道。

随着话落,原本在地上流淌的一滩黑水忽然涌动连连,猛地掀起丈高,重塑人身,依旧是青山王的样子。

只不过,它现在眼中满是惊惧,连忙纵身跃起。

轰!

摇摇欲坠的衙门公堂瞬间崩塌,露出虚天幻地,茫茫似无边。

青山王化为一团风,无形无影,在虚空中顷刻消散。它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唯有逃命一途。

“想跑?”

那人抬起右手,也是一抓。哗啦!好似玻璃镜子碎裂一般,偌大的一块虚空被生生抓了下来。

“啊!”

已经遁入阴阳的青山王,带着恐惧的叫声又掉了下来,像条死狗样摔在跟前。

它惊慌的看着对方,刚才那一招,不是破碎了虚空,而是用幻化之法,改变了自己的秘术空间构造。

这人必是神仙。

它见过不少神仙,但已经很久没见过修习幻化之道的神仙了。

“你,你到底是谁?”

“昆仑,顾玙。”

(《爱情公墓》首日票房两亿多了,哎呀钱真好赚。没上网查,现在评分出来了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顾道长生》,方便以后阅读顾道长生第六百七十八章 昆仑祖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顾道长生第六百七十八章 昆仑祖师并对顾道长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