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队长成攻之路

第190章 大结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呆头鹰 本章:第190章 大结局

    如果你点开看不懂, 说明你购买比例不够哦!  沈燕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抓住陆丰的手说:“千万要找到晓旭,不然我也不想活了……”

    陆丰拍了拍沈燕的手背说:“您好好回家别多想了, 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找到晓旭的!他是个好孩子, 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回去吧!”

    话说李安和王海宁的爷爷、爸爸面对面坐在审讯室一张桌子两边,李安打量了一下这对父子, 老爷子一直都没抬头,耷拉着脑袋好像不敢抬头一样,王海宁的爸爸也是一脸不耐烦。《乐〈文《小说

    王海宁的父亲叫王日刚,爷爷叫王一名。

    “有什么话赶紧问!”王日刚语气十分不耐,有什么事着急离开似的。

    “孩子失踪多久你们才发现的?”李安冷冷的看着王日刚。

    王日刚瞪了他旁边座位上的老人一眼说:“你问他!”

    李安砰的拍了一下桌子, 目露凶光的看着王日刚说道:“我问的是你!!”

    王日刚吓了一跳, 随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安, 看上去不太好惹,只能悻悻的扭了扭身子, 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瞥了李安两眼,最后不情愿的说道:“第二天晚上。”

    “什么第二天晚上?”李安沉声问。

    “孩子第一天晚上没回家, 他们给我打电话, 我没当回事, 这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不着家的, 整天不着家,我当时想他指不定去哪个同学家或者网吧玩去了,直到第二天他爷爷给我电话说孩子从来没第二天晚上也没回来过, 我一想不是说失踪案必须满24小时才能立案嘛,我算了算时间肯定够立案的了,就直接报警了。”

    李安冷笑道:“那你知道你孩子经常去哪个同学家玩嘛?哪个网吧包宿?”

    王日刚扭了扭身子转了个过去,没有回答。

    “问你话那!!”李安又拍了一下桌子。

    王日刚被吓的又是一跳,瞪着李安说:“我不说话就是不知道!你干嘛总拍桌子啊?一惊一乍的吓唬人有意思咋的?”

    李安没搭理王日刚,看向老爷子说:“大爷,你知道您孙子经常去谁家过夜么?”

    对比对王日刚的态度,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王日刚瞪圆了眼睛看了一眼李安,但是敢怒不敢言的又把身子转了过去。

    老爷子缓了半天才缓缓抬头看向李安,李安这才发现老人的双眼有些浑浊,眼眶下面是青的发黑的眼袋,看样子是很久都没睡好过了。

    “你刚才问……小宁去哪个朋友家过夜是吧?”老爷子声音沙哑的像是嗓子里含着沙子说话一样,听起来让人头皮发痒。

    李安点了点头,老爷子继续说:“我也不认识,他每次都那么一说,具体说了我也记不清了,想来他第二天晚上肯定能回来,我也没多问,问多了这孩子又耍性子不吃饭了,他奶奶最受不了孩子不吃饭,所以就没问那么多。”

    “那您有孩子的联系方式么?他应该有手机吧?”李安问。

    老爷子点了点头说:“有…我和老伴没有手机,家里有个座机,有事给小宁手机里打就行……家里几乎常年有人,所以他有事往家里打电话也一样……小海啊整天不离手机……要是找不到了就会大发脾气,动他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碰他的手机……咳咳……”

    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说话有些急的关系,本来说两句话就要喘一口粗气,说到最后的时候竟然忍不住咳嗽起来。

    李安把一杯水推给老爷子面前,老爷子摆了摆手,旁边的王日刚毫不客气的拿起一次水杯一饮而尽。

    坐在对面的李安眼睛眯了起来,要是不在警局他真想上去抽这丫的几耳刮子。

    随后李安又陆续问了一些其他问题,老爷子要么就说不知道,要么就说孩子没说,总之虽然比孩子他爸稍微好一点,但是也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让监控室里的刘忻连连摇头。

    “得,这个王海宁还不如陈晓旭的线索多呢,真是毛都没问出来。”

    李安把这对爷俩送走之后,众人又在办公室开始讨论起来。

    “这两个孩子除了都是十三四岁的未成年男孩之外看起来没有一点共同点,卖#淫团伙是根据什么选中的他们俩呢? ”刘忻最先问道。

    陆丰又看了一眼档案,两个孩子的学校也不是同一个,唯一稍微有点联系是两个人的学校离着很近,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两个孩子失踪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两个孩子的家庭背景不同,完全没有交集,性格也不同,除了都喜欢玩手机之外好像没什么共同点了。”

    程攻扫了一圈众人,说道:“先吃饭吧,吃完饭再系统的捋一遍。”

    其实程攻之所以这么说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看见韩飞想要说什么,但是嘴巴张合了两下没有插嘴,索性就让大伙先吃饭,然后找个机会问一下韩飞。

    程攻一个手势,韩飞自然跟了上去,这一次因为一起去,所以在食堂选了个大点的桌子,能容下六个人的,程攻等人正好面对面坐满了。

    韩飞没有工作证,但是程攻给了他“招待券”,专门招待来局里办事客人中午吃饭用的,端了餐盘过来之后,坐到了程攻的对面。

    程攻等刘忻打饭的功夫对餐厅扫了一圈,没看见祝慈安,不禁有点小失落,一次错过也就罢了,要是以后吃饭都看不见了,还真有点少点什么似的。

    等了半天也不见刘忻回来,坐在对面的韩飞风卷残云的都快吃完了,程攻皱了皱眉头开始寻找起刘忻的身影来。

    找了一圈居然没看见刘忻,程攻愈加困惑了。

    正当程攻打算打电话找人的时候,刘忻急匆匆的突然在程攻耳边耳语道:“头儿,听说祝法医被人打了!”

    程攻闻言先是一惊,随后又有些困惑的皱着眉头看着刘忻说:“你确定?”

    随后祝慈安站在厨房门口,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欣赏”并“忍受”着。

    不得不说程攻的身材真是好,修长又有肌肉,皮肤还是小麦色,背后肌肉线条有一条s线沟延伸到腰椎,腹部六块腹肌虽然不像健美先生那么突出隆起但也是紧致有型,光是看就想狠狠抱住……此时祝慈安真是怀疑程攻是不是故意这样光着膀子秀身材来了,看的祝慈安是又垂涎又羡慕。

    程攻专注的洗所有蔬菜之后,裤子果然没有幸免,拉链以上的区域都已经湿成一片。

    祝慈安看着程攻接下去能说啥,故意没提醒他。

    但祝慈安没料到程攻真的就这么打算无视过去了,端着洗好盘子放到桌子上之后看见衬衫上的毛巾擦了擦身子就把衬衫穿上了,丝毫没有打算再提换裤子的事。

    祝慈安可忍不了,对程攻说:“你裤子不换啊?”

    程攻愣了一下说:“换什么裤子?”

    感情压根没发现?祝慈安用眼神指了指程攻的裤子,程攻看了一眼无所谓的说:“没关系,里面还有裤子。”

    既然都这么说了祝慈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说真的,祝慈安从来没想过能和程攻面对面吃一顿饭,这种二人世界简直像做梦一样。

    “喝酒么?”祝慈安问了一嘴。

    “你家有酒?”程攻眉毛一挑。

    “没有……”祝慈安这个懊恼,早知道就该在家备一箱啤酒的!!

    “那你问啥?”程攻好像真饿了,吃的头不抬眼不睁的,看的祝慈安直心疼。

    突然想到好像之前他参加一个红酒节的时候带回来两瓶干红,一直放着没喝!差点把这茬忘了!

    祝慈安激动的连忙去找酒了,那兴奋劲连程攻都吓了一跳,盯着祝慈安的背影直瞧。

    祝慈安把没拆封的红酒木匣拿给程攻说:“这酒行么?”

    程攻把酒瓶从木匣里拿出来,看了几眼,点了点头说:“酒还凑合,就是配火锅白瞎了,留着以后吃牛排再喝吧。”

    说完又把酒瓶递给祝慈安,继续夹菜吃锅子了。

    祝慈安此时真是失望透顶,连动都不想动了,直接把酒放在桌子边上。

    程攻吃的饿劲过了之后夹菜速度才慢了下来,看见祝慈安没怎么动筷,问道:“你怎么不吃?”随后脸色一变道:“不会是不喜欢吃吧?”

    祝慈安没想到程攻还有这样的表情,不由得捂嘴笑了。

    “没有,我不太饿。”说着祝慈安又夹起一个杏鲍菇沾了沾料吃了起来。

    “对了,今天那个孙伊一的小丫头回去没找你麻烦吧?”祝慈安问。

    “她找我麻烦?”程攻冷笑了一声。

    “白天看她好像把你气的不行。”祝慈安想起白天车里程攻的脸色就心有余悸。

    “我没放心上,倒是今天的案子,你尸检的时候需要注意一下。”程攻擦了擦嘴用一副工作口吻说道。

    “哦?什么情况?”祝慈安开来了兴致,双手撑着下巴问道。

    程攻端起一杯白开水咕咚咕咚喝了一杯之后说道:“目前死者的生#殖#器没有找到,死者生前有恋童癖,死因未知。”

    祝慈安闻言真有点立刻就去解剖台得出结论,好好跟程攻研究一番。

    “除此之外还有疑点么?”祝慈安特别想听程攻说话,即便是工作的案情也好,只要有话说就能在这里多呆一会。

    程攻拿出一盒烟,用手势安询问可否抽烟,祝慈安点了点头,程攻直接点上,吸了一口,把空的蘸料盒当烟灰缸了。

    点了一下烟灰说:“其他的目前还在调查中,还谈不上疑点。”

    祝慈安点了点头,想到这名死者的性癖,祝慈安又问道:“这名死者有前科犯罪记录么?”

    程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祝慈安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的说:“死者有恋童癖,却没有犯罪记录,说明没有受害人报案,或者……”

    祝慈安顿了一下,程攻像是心有灵犀一样,接话说道:“或者受害人根本无法报警。”

    祝慈安抿嘴一笑,这种默契让他心里发甜,刚想说什么又看见程攻陷入了沉思,连烟灰掉了都丝毫不知。

    祝慈安没有打扰,他很喜欢看程攻这副样子,感觉时间都静止了,他可以放心大胆,肆无忌惮的盯着程攻看。

    静止的画面在程攻突然拿起电话戛然而止。

    程攻拿起电话给李安说:“安子是我,你找一下线人,我要知道本市或周遭县城有未成年人□□的窝点,蛇头是谁,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安子回复了一句“明白”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程攻的烟早已经灭火了,他把烟蒂扔进蘸料盒里,看着还剩下很多没涮的菜和肉,对祝慈安说:“我去洗碗,你把菜收起来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却程攻盯着满是蘸料的碗久久没动地方,那碗犹如一条毒蛇,让程攻满脸的凝重。

    祝慈安想起之前程攻中午吃饭都是刘忻收拾,还有今天洗菜闹的笑话,这个程攻是真的是贯彻执行“君子远庖厨”的教条啊。

    祝慈安忍着笑意直接把程攻盯着的碗拿起来,还有他的碗筷也都一起收起来。

    程攻闻言也不惊讶,眨了一下眼睛后说道:“ 孙书记也想半个健身卡么?我倒是认识人可以帮你办一张,也不用花钱。”

    孙瞻园一听连忙摆手说:“哎~别搞这一套,该多少钱多少钱,这种人情债我可是最怕的,哈哈,如果你能办的话就把我们一家子一起办了吧,你伯母和伊一也整天吵吵减肥减肥的,我耳根子都快磨出茧子了!”

    程攻也没回绝,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孙瞻园还担心程攻藏了什么猫腻,还特意确认了一下问道:“是和你一样的健身房吧?到时候你要是去的话可得叫上我,不然没人督促我我可就忘了!”

    程攻闻言暗自苦笑了一下,表面上还得保持微笑的说:“那是自然,我总不能介绍个不熟悉的地方给您。”

    听了程攻这话孙瞻园算是彻底放心了,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对孙伊一说:“闺女,这下看你还有没有借口总说没动力减肥了。”

    孙伊一娇羞的瞪了父亲一眼,把脸一别不敢直视程攻那边了。

    之后孙瞻园又谈及孙伊一之前工作上的事情,他也知道孙伊一做法医纯属胡闹,在程攻面前班门弄斧不说还耍大小姐脾气,事后孙伊一向孙瞻园哭诉这件事,孙瞻园也没好气的批评了她一通,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没那个本事装什么法医?说她就是猪鼻子里面插葱__装相(象)!这下丢人丢大发了,还好意思哭!

    但是批评完之后,孙瞻园也是想办法替闺女揭过这茬,想来想去他觉得把自己闺女安排到一队里面当文职是最靠谱的,不但近水楼台,而且也不能出什么大错,就孙伊一的能力来说,当个办公室文职都有些屈才了,但是没办法,为了女儿的终生大事,工作就变得次要了,而且孙伊一对这个职位特别满意,恨不能立刻调到一队办公室里和程攻朝夕相处了。

    听到孙瞻园提出把孙伊一放到他队里当文职,程攻真的有些头大了,想来想去,他说道:“我那里都是男的,不太方便吧?”

    孙瞻园哈哈一笑道:“我这闺女不敢说别的,从小到大男的都怕她!能见到她不绕道走的就算胆大的了!”

    听自己老爸把自己说的跟母夜叉一样孙伊一顿时不高兴了,撒娇似的说道:“爸!有你这么说闺女的嘛!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孙瞻园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程攻也若有若无的露出一丝微笑,但是这个微笑就像是一个面具,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好啦!就这么定了,让她也在你身边多学习学习!你也别推辞了,就算是成全我这个当父亲的一片苦心吧。”

    见孙瞻园把手都放在胸口上了,程攻也不好再说回绝的话,脑子里却不停想着以后的对策。

    随后饭菜也准备好了,孙伊一被母亲叫去端菜,孙伊一此时心情大好,就差连蹦带颠儿的端菜过去了。

    饭桌上孙瞻园没少和程攻喝酒,孙伊一也想喝两杯,但是被母亲用眼神瞪回去了,孙伊一也知道她母亲眼神里的意思: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学什么老爷们喝酒?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啊?

    孙伊一吐了吐舌头,便继续装淑女了,说来也怪,本来她的性子让她装乖简直是要她命一样,但是在程攻面前却毫无压力,她的精神完全是兴奋状态,全部的脑细胞都用来控制她的躁动了。

    喝完了酒,程攻不能开车,孙瞻园执意让孙伊一开车送程攻回去,明天再过来取车。

    程攻争不过孙书记,不过下楼之后程攻对孙伊一说:“你能开我的车么?我明天还要上班,早上没车不方便。”

    这是今天程攻唯一对孙伊一说的话,孙伊一自然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其实是程攻不想再过来一趟了,以孙瞻园的打算就是趁程攻来取车的档口再让程攻在家做客一次,但是孙伊一可没想这么多,程攻说的话她简直找不到理由拒绝。

    开车到了程攻的复式楼门口,程攻之前在车上已经叫来一来神州专车了,到了之后直接让孙伊一坐专车回去,丝毫没有让孙伊一进屋坐会儿的打算。

    等到孙伊一回到家之后孙瞻园一听自己傻闺女自己把自己卖了就又是叹气又是无奈的,孙伊一明白之后也是满肚子委屈,不过想到以后调入一队之后或许程攻就不会这么疏远她了,心情又好了起来。

    孙伊一的调职既然都已经跟程攻说了,那就不过是走个书面过场而已,当晚孙瞻园就给鹏局通了气,第二天早上鹏局和程攻通了气,孙伊一直接就走进一队的办公室里了。

    一开始刘忻看见孙伊一第一反应是逃跑,他还以为孙伊一是来找他“严刑逼供”的,想不到孙伊一直接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搞的众人还有点莫名其妙。

    刘忻最先过去打听:“孙大小姐,你来我们一队有何贵干啊?”

    孙伊一瞥了刘忻一眼说:“给我找个没人的地方收拾一下,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一队的文职人员了。”

    众人一听均是眼睛一瞪,好似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刘忻一听,简直是叫苦不迭,一队文职的活都是他干的,来了个大小姐能干啥?还不都是他干?还得多一个伺候大小姐的苦差事。

    这时候程攻带着韩飞走进了办公室,昨晚韩飞应该跟小胖回去的,但是小胖有个同学聚会晚上不方便住那,程攻就让韩飞直接去他家住了。

    韩飞一进屋就看见孙伊一了,不客气的问道:“你谁啊?”

    程攻吃完了早餐穿好了衣服带着祝慈安和韩飞一起去了警局。

    这一路上韩飞把头转向车窗外,一点都不想看向程攻那边,祝慈安坐在程攻旁边,时不时的瞄向程攻和后座的韩飞一眼,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了,这个美少年不会是喜欢程攻吧?

    到了局里,程攻把车停好,祝慈安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去检验楼了,韩飞跟着程攻去检验楼旁边的行政楼。

    到了一队办公室,程攻指了指一个空着的审讯室说:“那里不用的时候你就在那里复习功课,陆丰有时间的话会给你补习,要是你有问题看见谁闲着可以直接问,都听见了吗?”

    程攻一进来的时候办公室里的队员都到齐了,都盯着程攻说话呢,程攻最后一句是对他们说的,众人自然应声回复:“知道了头儿!”

    程攻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韩飞默不作声的去了他该去的地方,陆丰跟着韩飞替他开门,对韩飞说道:“你带书本了吗?”

    韩飞把他的双肩书包拿到桌面上,然后从里面拿出两个边角都打卷的书本,一个英语一个数学,再就没别的了。

    “就这两本?”陆丰眼角抽了抽。

    “我先给你拿张卷子摸摸底。”说着陆丰直接从档案夹里抽出好几张卷子,对韩飞说:“你既然没有书本就更省事了,直接答,能答多少答多少,答完了告诉我一声,我根据你的水平帮你复习一下,实话跟你说,我可从来没给人当过家教,你呢也配合我一下,学习积极主动一点,不然到时候队长那关过不去到时候你跟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本书的支持!鞠躬!

    或许有很多人对结局有些不能接受,作者君表示之前没有料到大家的反应会是这么强烈,不过我看到炸出这么多潜水党真的很不厚道的笑了。

    大家还有什么话尽管吐槽吧~要是留言不过瘾可以进我的群里找我哈~我一定虚心听取每个人的想法和意见,谢谢大家。

    新文《抗妻成魔》明天就开始更新了!欢迎大家围观!谢谢!

    逗逼凡人禁欲攻vs高冷妖狐饥渴受~

    古风悬疑灵异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队长成攻之路》,方便以后阅读大队长成攻之路第190章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队长成攻之路第190章 大结局并对大队长成攻之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