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302.佯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向往的青空 本章:302.佯攻

顶峰大厦,十点整。

蓝随注意着会议室的大门,再无打开的迹象,也是不由的说道:

“看来,我是来得最晚的一人。”

“没事没事,只要不迟到就好。”拿着筷子稍稍搅拌着火锅中的寿喜烧,免得粘锅。同时她也是说道:

“你看主持这场会议的人不就迟到了,所以不用介怀,不用介怀。”

女子一边安慰着蓝随,同时也是把筷子从锅中拿出来,然后含*入口中,像是在品味着筷子上面的丁点汤汁。

而,也是这个动作让蓝随挑眉说道:

“我记得这,你刚才就在嘴里含过吧。”

“是这样吗?”

女子以着成熟风韵的面容,却是带着些女孩的语气如此问道。

讲道理来说,这成熟的面容与小女孩的语气本是风马牛不相提的事物组合在一起难免让人产生矫揉造作之感。

但是,在这个女子身上却是浑然天成,仿佛她天生就该是这般模样,也是着实让人看着惊奇。

不过,现在也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

蓝随十分郑重的模样点了点头,说道:“就在两分钟以前,你刚刚放入锅中搅拌的筷子在你嘴中含*过。”

这也算是小孩子的习惯吧,总是喜欢把筷子放在最里面,却是不知道这样既危险也不卫生,特别是在同桌吃饭的时候。

当然,一般来说都不会去在意小孩的卫生问题,而是要他注意安全。

但是,放在成人的身上,就颇为让人在意了。

女子听得蓝随肯定的回答后,稍稍想了下问道:“那么,你介意吗?”

“不介意,不过下次与你吃饭的不是我的话,可能别人会对你有意见吧。”蓝随耸耸肩,不在意的模样,同时习惯性的说教着。

“没事,没事,小哥我可是看着你顺眼才喊你过来吃东西的哦!”女子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瓶酱油握在手中,同时倒入一点在自己的碗中,“毕竟,把灵气修炼的如此纯净之人,可也是少见的很。”

蓝随豁然转头!

她的后一句话,用的是纯正的种花家语言所说,而且关于道家修炼知识之事还略知一二。

这可是让蓝随一惊,来到东瀛这般久,还有第一次有人这般正确的说出自己的来历。

“你到底。。。。。”

“哐当!”

正当蓝随想要询问她的时候,却是被一声门扉被带有气势且干净利落之势所打开的声音所打断。

转头望去,只见有俩人一前一后进到会议室之中。

打头一男子穿着黑色的西装,身子略微佝偻,银白色的头发整齐的梳拢着。如果在大街上遇见就觉着是一个较为有气质的小老头而已。

不过,在大街上可能很难遇见他。因为他太常出现在电视之中,正是东瀛的总理大臣。

眼中带着玩味地神色,蓝随再看另外一落后半个身为之人。

正值壮年,或者说在政治生涯之上,他的这个年纪显得刚刚好的样子。带着金属边框眼镜,气质较为文弱。就像是领导身边最为常见的秘书。

不过,这个秘书的心间气势可不似他的气质。他眼中不经意之间看向自己前面那位老人露出点点精光,那精光名为野心!

啧,都是特么的难对付的家伙啊~

心中这般想着蓝随,突然听见一声欢呼之声:

“寿喜烧终于好了!”

“把肉给我留住!!”

几乎是下意识间,蓝随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嘎呜,嘎呜,嘎呜?”

蓝随转头看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是在筷子上面夹着一堆肉,正放入自己的碗中。

“哇擦,你至于嘛?”

“嘿,火锅之旁可是战场,不抢先下手只有无尽的后悔!”说完,这女人已经是把一片酱汁沁入肌理中的牛肉给吞进口中。

“好吃!”女子大呼一声,脸上的享受神色与浮现的红晕除开让人觉着可爱以外就是嫉妒了。

“可恶~~~”

蓝随看着火锅之中只有一两小片的漏网之余眼中尽是后悔神色。

还有想想刚才这个女人特地提醒自己寿喜烧火锅好了的事情,然后又强先下手的姿态。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用着我的懊悔当做是下菜之酒吧。

意识到这点的蓝随立马抬头朝着这个女人脸上望去,只见她脸上带着玩味与享受的面容正看着自己。

还真是!!!

发现蓝随的脸上神色变得惊怒,这个女子意识到蓝随已经是猜想到自己的恶趣味,也是不由得吐着小香舌然后转过脸去默默地吃着肉。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蓝随真要被她这模样给气乐了。

真是的,这是哪来的魔女啊?

蓝随在这里感慨不已的之后,却是没有发现在场的众人被这俩的逗比行为触动的眼角直抽搐。

该为这俩生气呢,又不值得,因为是逗比嘛~

但是,不生气又感觉自己心中的积郁难平。这是什么场合啊!本来在一本正经的吃火锅就算了,居然还因为肉而争执起来。

长点心吧!

最后,干脆懒得去理会这俩,东瀛的总理大臣继续朝着厅中最为中间的位置走去。就当蓝随几人以为他会理所应当的去主位开始作战会议的时候,他却是拐了个弯朝着坐在轮椅之上的那位老人走去。

“庄司壮一郎向立花大人问好。”说着间已经是下跪,双手交叠置于前方,恭敬弯腰磕头。他身后之人也是如他一般下跪行礼。

且不说,蓝随与那大学生男子眼中闪过一道惊讶。然后仿佛是心有所感一般,一同望向其余人等。发现到他们居然连一丁点的诧异都未露出。

这,只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

其一,就是他们的心机过于深沉,以至于不露丝毫表象。

其二,他们都知道这位老人的身份绝对担得起这个大礼。

此时,那残疾老人以是微微睁开双眸,看着在自己身前行礼的总理大臣,说道:

“老朽已是方外之人,当不得你这礼。”老人这般说着,却是没有丝毫搀扶的动作。

“立花大人您的文成武德就足以让后辈为之敬仰,这次劳烦您亲自前来实在是让庄司感到愧疚不已。”说着间,脸上的懊悔神色清晰可见。

这种生活之中的演员还真是厉害啊~

蓝随在这里心下感慨之时。那残疾老人已经是微微一笑,说道:

“老朽只是因为在山中待得无聊,所以出来见识一番而已。当然,也同样想要看看当年所逐鹿的天下到底是何模样了。”

“希望不会宁您失望。”

总理大臣这般说完后,再次跪着弯腰说道:“也请您来主持这场会议吧。”

“不用不用,我今天就是来出点力而已。既然我是来见识当今天下的,那么由你们这现代之人来主持才对。”

“这。。。。”总理大臣表情先是为难,再是坚毅,最后恭敬的磕头后说道:“那小子不才,也请立花大人随时指正。”

“嗯~”残疾老人微微颔首。

这个时候,总理大臣才敢低扶起身,面朝着老人缓缓而退。一直有六米以上的距离后才站直身体。

这才慢慢来到议事厅的中央。

他也没有坐下,就直接站着说道:“我也不多言,简单说几句。相信大家此次来此,都知道所图为何。”

“七福神!”

喊着这三字之间,其身后的屏幕已经是亮起七个身影来。

有长须的老人,凸起额头之人,还有手持方天画戟身披战甲男子,有弥勒佛般胖胖地和尚,一脸市侩的男子,手持钓竿的小老头,最后是一头紫发风花雪月般的女子。

他们神态不尽相同,单独而放可能没有什么稀奇,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是东瀛一直以来所崇拜的神明之一。

他们是神吗?

怎么可能。

蓝随算是与其中一人打过交道,正是那一头浅紫色头发的女子。她的身上可是没有任何的神性。与其说是神,还不如说是盗用神之名的修行者罢了。

“这些人,他们意图分裂我们东瀛的土地,还妄生事端,已经完全破坏我们和平生活。所以国*家决定把这些捣乱分子采取极端手段。

还请各位助这个国*家,还给这个本国国民一份安宁!”说完,他朝着大家鞠躬后。

“自当如此!”

“阿弥陀佛,出家人虽慈悲为怀,不过亦有金刚怒目手段。”

“放心,放心。”

“好的,咳咳。”

蓝随微微瞧着那大学生模样的男子与身边的魔女均没有表态的意思。蓝随却是不得不应承一句说道:

“这等事情,自然可算我一份。”

总理大臣似乎也不在意其余人等的态度,缓缓站起身子,他说道:“具体细节,还有作战方案和现在的集京之都的情况就由土屋唯人来进行讲述。”

说完他缓缓退后,然后走到一侧。

而,那文弱男子也是走到最前,说道:“时间较为紧张,请原谅我直接开始说。”

稍稍整理着手中的纸质文件,他开口说道:“七福神,源自于东瀛古代所崇拜神明,最开始从集京之都开始供奉,再传于东瀛各地。

本是东瀛众神之中的一份子。

但是,从10年前开始,一个名为七福神地教团却是悄然建立。开始之时,他们是以为民众祈福除魔为开始。

而其因为有着对城级别战力,且模样生的如集京之都传闻之中的七福神颇为相似也是渐渐名声鹊起。

这个时候,他们也开始慢慢散播自己的教义。

及时行乐,享受生活,祈愿七福神,得众生之超脱。

教义并没有什么邪佞之处,所以也就没有采取手段。但是随着这个组织拥有者大量的金钱注入,却是慢慢开始发展壮大。

经过10年时间沉淀,集京之都的普通人基本上已全是他们的信众。已然是做到,出门即有人跪拜行礼。骏马骑行,香花铺路的地步。

而这十年中,他们做到的不仅仅是发展信众,还收服众多妖怪。

在这其中,也有对城级别妖怪。其对军级别初步估计也有10妖以上。再加上大大小小的妖怪分布于集京之都。

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我们才召集大家前来,进行暗杀计划!”

说道这里,他稍稍停顿一下,是想要看其余人等是否有异议。

别说,还真有一个。

“抱歉,打断一下。”

“立花大人,您请说。”土屋唯人恭敬说道。

“斩首计划是不得已之下计划,但如果事实真如你所说的确是到了不得不实行这样计划的地步。”

他的话肯定不止这么点。

就当众人这般想着的同时,果然见得他续道:“但是,也请你们为这项计划提供一切情报。知己知彼,百战才能胜。

这是唐土流传过来的老话,希望你们能谨记。

还有,我们在实行斩首计划的同时,你们也需要调遣大部队前去做佯攻。吸引到大部分战力的注意力,我们斩首计划成功率才能提升。”

听闻这话,土屋唯人也是立即说道:“好的,详细情报我会一一在说出,至于佯攻的话,我会准备100人携带符咒子弹前去。。。。。”

“100人,太少!”残疾老人打断他的话。

“起码,500人,这才像是正式进攻的模样。”

听闻他这话,土屋唯人平静的面庞终于是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来,“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多战力来进行佯攻作战。”

“那就把普通人给加进去,随便给他们穿一身衣服,给他们一把枪就行。”

说着间,那残疾老人用着再平静不过的面容,说道:“这些妖怪我还不知道他们,一闻到新鲜的血肉味道就会疯狂而至。

到时候,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只有这样斩首行动才能顺利进行。”

话毕,整个会场一片安静。

连那个刚才说着阿弥陀佛的和尚都未有张嘴的意思。唯一有点反应地是,那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子。手中的桌椅扶手都已经是被他捏的粉碎。

而,在这其中,蓝随眼神闪烁一下,却是没有说什么。

他还不是圣人,如果是自己民族和国家之人去送死的话,蓝随自是愤而击之。

但是,国外之人,他还没有为其负责到这种程度。

当然万一这五百人中有熟人就不好了,所以在此之前蓝随也是会索求看看那份“血肉”名单的。

只不过,这老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诚然,派人送死来吸引注意力的事情,世界各地都有。就古代历史上来说种花家的大将还要做得狠厉一些。

一旦投入便是以万人起步。

但是,在现代来说,可不会有这般直白的评述。

蓝随双眼微微成缝,打量着坐在轮椅上,瘦骨嶙峋的老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在东瀛有座道观》,方便以后阅读我在东瀛有座道观302.佯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东瀛有座道观302.佯攻并对我在东瀛有座道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