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1592

七百五十 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御炎 本章:七百五十 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

徐光启选择去缅甸,这是萧如薰所认为的最好的结局,无论徐光启日后是留在他的手下办事还是重新回京师参加科举,对于他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于是萧如薰答应了徐光启,当天晚上就给徐光启安排好了路线,给了他足够的盘缠,还命令十名镇南军官兵随同徐光启一起,从紫荆关直接南下到徐光启的松江老家探望亲人,然后再从松江乘船直下缅甸。

萧如薰则继续率兵从紫荆关出发,三天以后,五月十三日傍晚,萧如薰率军抵达了永定河南岸,在卢沟桥得到了升任为兵部左侍郎的萧大亨的迎接。

卢沟桥距离京师三十里,皇帝派遣兵部左侍郎,也就是国防部副部长出城三十里迎接萧如薰,这样的待遇不可谓不高,至少是很多年很多年以来对武将从未有过的超高礼遇。

显然,这只是第一波,等过了卢沟桥进入永定河北岸,再从永定河北岸抵达京师午门的一路上,一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礼遇等待着萧如薰。

要说萧如薰不激动不开心是不可能的。

至于李如松柴国柱这群人,早就用羡慕的眼神望着萧如薰了。

于是隔着一段距离,为了表示自己不居功自傲,萧如薰主动下马,步行到了萧大亨面前,拱手一个军礼。

“萧如薰拜见萧侍郎!”

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萧如薰坚持自己为人应当谦逊,不居功自傲,该有的尊严要有,该有的礼貌也该有,至少自己不能给别人留下居功自傲狂妄无知的印象。

至少沈一贯能答应皇帝派出兵部左侍郎出城三十里迎接自己,本身就是一种友善的象征。

萧如薰并不想浪费这种友善,如果沈一贯愿意友善的话。

萧大亨显然也没有想到萧如薰会主动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他原以为作为百多年来达到如此功勋的武将第一人,萧如薰一定会非常狂傲,比如策马来到自己身边等等。

出发之前,沈一贯也给萧大亨打了预防针,要萧大亨万事忍让,小不忍则乱大谋。

简而言之,萧大亨做好了受辱的准备,却没想到萧如薰没给他受辱的机会。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的微笑变的更加灿烂了,连忙几步上前扶起了萧如薰。

“萧将军快快请起,不必如此多礼,为国抗击北虏,击杀北虏数十万,为我边疆打下十年安定,如此功勋,理当由萧某向将军行礼才是!”

萧大亨说着便后退三步,整了整衣冠,向着萧如薰一礼及地,萧大亨身后数名身着官袍的随员也一并对着萧如薰一礼及地,如此重的礼遇叫后面的众将眼热不已。

被文人墨客贬低鄙视压制了百余年之后,武将群体的尊严早就被踩进沙土当中了,而萧如薰的横空出世,居然可以让这些高贵的读书人大老爷们弯腰行礼,这是多么值得纪念的时刻啊!

感觉可以载入史册让后人传颂了。

不过,他们也很清楚,做到这一切的,就是这个带领他们创造奇迹的男人,这个强悍到了不可思议的男人,他让读书人折腰了!

萧如薰本人倒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没想到沈一贯居然对他如此友善,他连忙上前扶住了萧大亨。

“萧侍郎不可,快快请起,诸位,诸位也快快请起!”

萧如薰大声说道:“此番大胜上赖陛下鸿福天威,下赖将士用命,与北虏绝死一战,也赖诸位为我大军调配粮草军械军资得当,遂有此大胜,如此大胜,萧某实不敢独居此功!”

这话说的就很有水平了,不说萧大亨,至少他身后那些兵部的礼部的随员们听上去感觉很舒服,对这个威名赫赫的大将军顿时产生了不少好感。

说老实话,他们本身对于这一次过来迎接萧如薰也是有些疑虑的,觉得萧如薰那么大的名望,那么强悍的战功,是颠覆他们的认知的存在,这样一个威猛的人,会不会趁机凌辱取笑他们?

就像他们平常凌辱取笑那些目不识丁的臭丘八一样。

结果萧如薰的态度却和他们所设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连萧大亨都是这样想的。

这人说话那么有水平?

简直像个有水平的政客了。

一句话把自己的姿态放低,把功劳给大家分分,甭管大家能否得到实际好处,但是以萧如薰今时今日的地位,哪怕就是一句话说出来也好听,也舒服,可以立刻让人改变对他的看法,充满了友善。

这个人不仅打仗有一手,连做官也有一手,难怪朝中传闻石星和宋应昌都是他的靠山,而且在朝中自始至终都有那么一些愿意为他说话的人存在。

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武将。

也是,一个单纯的莽夫怎么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上呢?

还是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之下。

只是可惜,此人注定与我等为敌。

萧大亨自己也清楚,沈一贯所说的十有**是假的,萧如薰造反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他根本没有造反的理由和动机,所有的情报所有的证据都是捏造的,这是可以确定的。

他也知道,那些勋贵根本不相信萧如薰会造反,包括沈一贯自己也不相信萧如薰造反,萧如薰是忠臣,是良将,是国家的栋梁,更是擎天之柱。

但是,但是,但是!

他是敌人,心向皇帝的敌人,愿意为了皇帝办事给皇帝当爪牙耳目的敌人!他注定和大家不是一路人,注定不会成为李成梁戚继光那样的人,此人有主见,有独立意识,是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哪怕他的人格魅力很强,强到了初次见面的萧大亨都想和他同桌吃饭喝酒谈天论地深入交往,但是也改变不了双方作为生死大敌的格局。

他犯了一个大忌讳,一个绝对不可能被谅解的大忌讳。

有无数人都想要他的命。

所以,种种情绪汇聚到一起之后,留下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惋惜。

此人若是能为我所用,则又是一个戚继光,又能安稳国家数十年,奈何!奈何!心术不正!

萧大亨便想起了沈一贯决然的话语——

不能为我所用,则必为我所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万历1592》,方便以后阅读万历1592七百五十 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万历1592七百五十 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并对万历159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