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镇星河

第七二六章 落入彀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开荒 本章:第七二六章 落入彀中

等到陆九机离去,在场的张清源与厉苍山二人,却都毫无异色,亦无任何追击之意。

他们的雇主,只是让他二人在此处出手,全力夺取陆九机的性命而已。在此地之外,就与他们二人无关。

所以该做的事情,他们已经做到,并无需去做更多。

否则伏杀一名中位天域,又岂可能是区区一千万天金能够打发?尤其是陆九机,至少得是五倍以上的酬金,才能让他们心动。

神相宗乃是实力接近于玄宗的顶尖大派,而问非天更是世间仅有的几十位神域之一。战力强大,且睚眦必报。

伏杀陆九机简单,可后患之大,却非是他们所愿承受。

不过厉苍山,还是有些好奇:“你说这位,能否逃得出去?”

一千万天金,相当于日月玄宗的一千万十五级贡献。这用来换陆九机的性命不够,可换他们二人在这里威吓一番陆九机,又未免太多了。

“这与你我无关。”

张清源面含讥诮的笑了笑,随后就欲拂袖离去,不过仅须臾之后,他就眉头微挑,看向了东侧。

之后他与厉苍山二人,就不禁面面相觑,眼中都同时现出了惊奇之意。

就在同一时间,距离张清源他们拦截陆九机的一千里处。陆九机的脸色青白的,立在一座阵盘之上。

他的本意,是打算把自己,直接传送到西面一万七千里外,随后撤回北海。可在他使用乾坤神符之后,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干扰吸扯,使得他出现在此。

而此时在这阵盘之外,赫然有二十位顶级神师,各自驾驭着灵宝灵兵,在此蓄势等候。

在阵盘之前,则是一位有着法域修为的白衣青年,正以怜悯的眼神,注目着他。

他认得此人,那是日月玄宗的天域司空月灵之孙司空皓。在鹿野山之战,被疑似‘上官玄昊’的势力笼络,今日在北海,专与神教及神相宗为敌。

这使他的心绪冰凉,再次沉入到了谷底。

“这逆向乾坤法阵,也不知是何人创制?居然还真能拦截得了乾坤神符。”

那司空皓赞叹了一声之后,就又面色冷漠的说着:“请陆上师听清,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让我代他向你问好。今日我等,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下一霎那,整整二十道不同的灵宝灵兵,纷纷向重伤状态的陆九机轰砸而去。之后则是各处灵术,几乎每一个种类,都在七十级以上。

那风雷水火,在顷刻间将这座阵盘淹没。

数息之后,周围诸多五级神师,才在司空皓的示意之下停手。后者随即就闪身到了阵内,直往陆九机的残躯,抓摄了过去。

张信一直对陆九机的行踪很好奇,不解这位为何一直逗留于中原与南疆,且屡次查探都无果。

所以他打算拿下此人的头颅,看看能否从此人的元神中,拷问此事详细。

只是下一瞬,陆九机的残躯就蓦然炸裂开来,化为无数细碎的血点,遍洒周围千丈地域。这使得司空皓脸色略变,眸色阴沉。

也就在陆九机自爆肉身,元神殒灭之刻,在距离东神山不远,大约一万三千里的某处所在,司神命也捏碎了手中的一块晶石。他随后就似笑非笑,看向了身后的一个年轻人。

那赫然正是卫青龙,不过这位的浑身上下,却是插了十数枚金针,贴着数张灵符。不但动弹不得,就连嘴也被符箓封禁,无法言声。

不过这位的一双眼,却以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着司神命。

后者微微一笑,将贴在卫青龙唇部前的符箓,撕扯开来:“看来你临死前,还有话想要对我说?”

“你是司神命!”

卫青龙的语声沙哑,饱含着匪夷所思:“十年之前,你就该死去了。”

“是死了一次,不过托某人的福,得以从地狱中归来。”

司神命笑道:“那时我也没想到,你我二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

卫青龙闻言,不禁脸色微青:“卑鄙无耻!如果不是你们用毒暗算,现在的你,哪怕加上你身后这几人,都绝不是我的对手。”

“卑鄙么?可你们对神威真君,又何尝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话,真不该从你卫青龙的嘴里说出来。其实你们真要怨的话,也该怨自己。实力不怎么样,就敢在外面肆意晃荡。强如神威真君,都躲在群山法域内不敢出来,你们倒好,在日月玄宗的地盘,依然出入无忌,以为你们是问非天?岂不知你们挖空心思,想要取神威真君性命的时候,那位也一样将你们视为猎物?自从你在礼天山前撤离之后,所有行踪,都在我等的监控之中。你卫青龙,败得不冤。”

司神命说到这里,就微一摇头:“你就想对我说这些?陆九机在南边,到底在做些什么?你如肯交代,我会让你免去搜魂之苦。”

卫青龙闭上眼,轻吐了一口浊气,也咽下了所有的不甘。这次确是他们大意了,忽视了天东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是在张信,击退了东方境之后。

“你何需多问?南边的事情,我不知!即便知道,也不会从我卫青龙的嘴里,透露半字!”

“那就抱歉了!”

司神命果然再不赘言,直接御剑而起,干脆利落的,将卫青龙的人头斩下。一道血气,顿时喷洒数丈。

同一时刻,在北海灵龟岛。那座九十九层高塔之上,问非天蓦然间口吐鲜血。随后他就抬头,杀机森然的往东面眺望。

周围各处的石柱之上,也在这瞬间出现了数百上千的斩痕,随后这一层石塔,就轰然坍塌。

※※※※

三天之后,张信收到了司神命给他送来的神宝器坯。正是卫青龙持有的那件,问非天耗用巨资,却功败垂成的那件。

尽管此器未能炼成,却仍有着种种奇能。可以辅助卫青龙,打出无相神斩。

张信研究了几日,就将之放弃了。这个东西,他反正是用不上,自己的部属,也没有适合此物之人。

此外按照上官彦雪的说法,要继续完成它,不是不可能。只是此宝所需的几种材料,近代已经绝迹,加上这神宝器坯,因是炼制到半途的时候停下,内部结构损伤不轻。所以他要想继续的话,需得付出极大的代价,且失败的几率,超出八成。最好的做法,是将之束于高阁,当成自己的收藏品。

张信并不觉失望,心想若非如此,问非天也不会轻易将此物,赐给卫青龙使用。

而就在这时,皇甫绝机又再次找上门来。

双方的第二次商谈,皇甫绝机的态度,明显比前次爽朗明快了许多,许多关键的问题,都不再推诿回避,甚至主动提及。

这次双方,却是密议了整整半日,皇甫绝机才面含愁容的告辞离去。张信的唇角,也同样挂满了笑意。

尽管这次还是没能谈妥,不过可见紫薇玄宗的态度已经松动,

“这个人,态度比之前改变了好多哦喵。这应该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前倨后恭了。提出的条件,也比先前降低了许多。”

在皇甫绝机离去之后,叶若就不解的询问:“就因为最近,你让司空皓他们杀了那两个人吗?”

“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可别小看了这卫青龙与陆九机二人,对于北方大局的影响。这二位,可是神相宗仅有的蜘蛛。”

张信明显心情甚佳,随口解释着:“紫薇玄宗之前,之所以会有与神相宗联手的试图。一是打算祸水东移之意,让那位无相天尊的目光,转向日月玄宗;二则是担忧日月玄宗继续壮大,可能会窥觑南方;三是他们认为,神相宗有足够的力两,抵御太一神宗东进。”

说来可能有些矛盾,可紫薇玄宗,或者说这皇甫绝机的心思,就是如此复杂。一方面担心日月玄宗的势力太强盛,一方面又害怕无人阻止太一神宗跨过无光海。

“是这样啊?”

叶若半懂不懂的说着:“所以主人击退血岩神魔,追杀上官玄昊,是向外人宣示,日月玄宗依然坚不可摧,不可轻侮;之后伏杀陆九机与卫青龙,是为动摇神相宗,让紫薇玄宗,怀疑神相宗的实力,打破他们的幻想;拉拢南冥玄宗与大罗玄宗,是为给皇甫绝机压力是吗?”

“差不多吧。”

张信的微微颔首,眼中透着莫名笑意。

他这些天所做的一切,都是让所有北海局势的关联方,不再以为神相宗是平衡局势的必要一环。

当所有人认为,日月玄宗绝不可能倒下,且必将走向强盛之后。那么引导日月玄宗与太一神宗全面交锋,也会成为各方的共识。

而神相宗,必定会是被所有人牺牲的一家。

当包括紫薇玄宗,北神玄宗在内的各方势力,都以为神相宗的存在再非必要,甚至是障碍的时候,就是日月玄宗覆灭这家大敌的时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刀镇星河》,方便以后阅读刀镇星河第七二六章 落入彀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镇星河第七二六章 落入彀中并对刀镇星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