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灵仙道

第一百九十三章 虚妄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迷路姬 本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虚妄

    “哧——”

    时酌双手忽然被一灼,细细的青烟从莹白的手面上飘起,似乎是被什么反噬了。

    她眉头顿时一簇,有些不可思议。

    作为十圣之一的鬼草,怎么可能有木灵能反噬她?难道是她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原因?可即便如此,木灵十圣的威严也绝不是寻常木灵能抵挡的,怎么回事?

    她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时眠,却见她方才还奄奄一息,似乎已经没了神智,此时却居然又睁开了眼,变形的看不出以往模样的双眼正死死瞪着她,有血丝充斥在其中,但更多的,还是不敢置信。

    “……是意志还在抵挡吗?”

    时酌捏了捏下巴,恍然道:“也对,你的元神又不像肉身修为这么弱,若意志坚定,倒也不是没可能做到这样。”

    “罢了,便让你当个明白鬼吧。”

    她微微俯下身子,直视着时眠,娇艳的嘴角微勾,笑容十足妩媚。

    “你刚才已经听见了吧?本圣乃是鬼草转世之事。”

    “你也是木灵,想来肯定是清楚木灵十圣的存在的,何况还有人面树在。”

    “如你所想,时酌,也就是本圣,正是木灵十圣之一的鬼草转世——不,本圣就是鬼草!”

    “你不是以前就很奇怪,时雁一个人族,为何会生下本圣这样的木灵吗?这很简单,因为她是这一界的天命女!”

    天命女?

    时眠突然眼梢一挑,莫名想到了自己这具身体的母亲,还有廉溪真君。

    廉溪真君曾说过什么来着?

    “是不是有些熟悉?”

    时酌悠然转着脑袋,居高临下的目光令人极不舒服。

    “你母亲也是呀,而且还是能与时雁争锋,甚至比时雁更加强大的天命女。”

    “只不过比起乖乖听话,为本圣尽心尽力的时雁,你母亲——也就是曾水涟,她比较大胆,也比较愚蠢罢了,居然妄想违抗天命,也就是违抗本圣之命,去寻求什么自我……”

    “呵!”

    时酌霍然冷笑了一声。

    时眠也是眼睛陡然瞪大。

    将自身之命比作天命,何其自大!

    “怎么,想说本圣狂妄?”

    时酌双眼一瞟,嗤笑道:“井底之蛙,不知天之旷阔!”

    “本圣巅峰时期,定云界这样的小界,翻手便可覆灭无数个,抬手也可创造无数个,休说是这样一个小界的天命,就是无数个界的天命加起来,也不如本圣一念!”

    “当初本圣选择了这一界作为转世之所,便已经选定了那么几个天命女,让她们互相争斗着成长,最终决出的最强者,作为本圣重新降世的承接之人,成为本圣的养料,万般荣幸加身。”

    “这份荣幸本来是曾水涟的,但她却愚蠢的不愿意接受,说什么要寻求自我,抛弃天命女这一身份——怎么可能?她的一切,都来源于天命女这个身份,来源于本圣的恩德!”

    时酌眼中露出几分郁郁。

    “本来要降世于她身的本圣临时改换了选择,重新降于时雁的腹中,而本该因本座怒火而被剥夺生机的曾水涟,却硬生生撑到了将你生下才死!当时本圣便晓得,你一定有古怪,一定是曾水涟在你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埋藏着她希望的手脚!”

    “果不其然,你这个本该没有元神存在的怪物诞生了,带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怪异木灵……”

    “本圣虽不晓得曾水涟到底在你身上留了什么后手,但这都无所谓,你是个木灵,就可以成为本圣的养料,而一旦成为了本圣的养料,曾水涟的一切算盘都会落空!”

    成为养料……

    等等!

    “你……”她艰难地出声,双目血丝赤红,声音也仿佛被滚石碾过似的,沙哑又难听。

    “你……从一开始就……”

    “没错!”

    时酌仿佛有些得意,眉眼飞扬道:“最开始,入小昀派时,本圣便已经没打算让你活下去!陈侍卫便是本圣令寒松派过去的人,其目的根本不是什么陷害你为下痴儿药之人,那时若是计划成功,你早已就是本圣的养料!”

    “你很好奇吧,为什么总是会鬼使神差地想救本圣,下意识不愿意伤害我?因为陈侍卫一早在你身上动了手脚,来自木灵十圣的手段!无论你是什么人,都无法发现或祛除!”

    “可惜啊……却出了朱氏这么一个岔子,没想到她竟有胆对本圣下痴儿药,那东西等阶低,却十足邪性,虽不可能真正伤到本圣,却害得本圣好不容易靠新**养回来的一点木灵重新陷入沉睡,让你给逃了……”

    时酌脸色渐暗,脸上满是阴鸷。

    时眠眼中的血丝也更重了。

    一切都在时酌的算计之下!亏她当初还犹豫地觉得她或许是无辜的,还为此愧疚过……全都是假的!

    妄她还自认为机灵,妄她还认为自己已经严格按照睡莲的嘱咐,小心翼翼提防住了他人的狡猾,现在看来,她天真愚蠢的过分,一直都被人摆弄于股掌之间!

    那股奇怪的亲近感也有了解释,是时酌为了吞噬她而通过陈侍卫做的手脚,十圣之一鬼草的手段,遥远又古老,难怪睡莲发现不了,难怪她炼化吹雪佛莲时也未能祛除,三十六小神怎能比得过十圣?

    时眠喘息声愈重。

    时酌满目阴沉地看着她,喃喃道。

    “让你蹦哒就是个错误,你就如同当初的曾水涟一样,不断地给本圣制造着麻烦……”

    “时家本也承了本圣天命,所有时家的人都该是本圣的仆人,曾水涟却蛊惑了那时墨疏,使得他不愿将手中的阴阳两仪斗斗嘴,以及人面树所在的地图交出来……”

    “……”

    时眠嗓中发出“嗬嗬”的声音,显然激动极了。

    “奇怪么?”

    时酌双目沉沉,看着她冷笑:“所以才说你天真到愚蠢,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吗?你知道的就一定是真的吗?”

    “时雁与时家从来都不存在矛盾,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为本圣的降临做准备而已。”

    “阴阳两仪斗是本圣的灵宝,不过是当初降临时因种种原因受了损,才降为灵器,还四分五裂,时雁周折与龙家时家之间,只是为了本圣凑齐这件灵宝罢了。”

    “那有斗嘴和人面树所在的无窍地宫地图,也是时雁费尽心机为本圣夺来,谁料曾水涟胆大包天坏本圣好事,让时墨疏将那地图从时雁手中骗走……”

    “当然。”时酌讽刺地笑笑:“时墨疏也一样是被蒙在鼓里的棋子,他或许当真认为时雁在本家遭受迫害呢?”

    “他可能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欺骗了时雁,毕竟总会有这样的人,带着自以为是的善意去坏别人好事。”

    “无窍地宫地图本圣早就想拿回来了,只是一直不知道在何人手上,也得亏小昀派入门试炼时,本圣的计划没能成功,你又招惹上了龙家,使得时墨疏暴露出来……”

    “可惜,本圣因为那该死的痴儿药,还有时家那群不中用的家伙,没能顺利夺得地图,并取到曾经寄存在那里的一切……”

    “甚至还因为时家人的疏忽,似乎不小心通过阴阳两仪斗斗颈唤醒了沉睡的人面树,提前将无窍地宫的存在暴露了出来,其中本该属于本圣的一切全部被瓜分,斗嘴被你带走,本圣特意扔来定云界做协助的属族人面树,也被你得去……”

    “你说,你不是一直在碍本圣的事儿,还能是什么?”

    “……”

    时眠眼睛圆睁,目光有些涣散,消化着这事实。

    “但是直到这个时候,本圣任然没有让你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的念头。”

    时酌眯眼看着她,似乎是在嘲笑什么:“虽然你很碍事,但本圣并没有多余的精力与你计较,顶多就是打算找到你,让你交出人面树与斗嘴,然后给你个痛快罢了。”

    “但是你却极不长眼地自己送到了本圣面前——”

    “也就是在一碗湖的时候。”

    “自己送上门就不说了,甚至还自己献上一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怨气,成功的唤醒了本圣……”

    “一切都该怨你自己,如此之好的机会送上门来,本圣又岂能不用?”

    “那时,本圣便已经开始了一切计划。”

    “你身上那一丝纯阴灵力,也是本圣那时借吹雪佛莲埋在你身上的。”

    “知道宗门大比之时我为何执意跟去吗?不过是为了在正好的时机引动你身上那一丝纯阴灵力,让你得到九衡的注意力,然后成功成为他的‘棋子’罢了。”

    “同时,又联系了明心秘境中的泠麝——也就是你以为的住持者。”

    时酌抖抖袖子,一只灵巧可爱的小鹿蹦了出来,那双眼却沧桑的仿佛一位老者,和外表极为不搭。

    它看了看时眠,叹了口气。

    时酌脸上带着有些残忍的笑意,继续对时眠道。

    “泠麝当然也并非真正的住持者,不过是早些年明心秘境坠落下来,真正的住持者虚弱之时,本圣安插的钉子罢了。”

    “本圣在那时,就已经在为再次降世,重回巅峰做着准备了……”

    “联系到泠麝也是很早之前的事情,正是因为本圣早就摸透了小清灵宗的情况,才能抓住时机在你身上埋下纯阴灵力,以此作套去谋得九衡的至阴灵力——”

    “至于之后的事,不就很清楚了吗。”

    “明心有助于本圣恢复,本圣自然要谋夺到它!而你,就是本圣在明面上的化身,是本圣的棋子,替本圣完成一切。”

    “三个条件是本圣指示泠麝下的,上古鬼道元神禁锢术,当然也是作为鬼草的本圣交给它的,本圣甚至一直等到了你出秘境,被步梦带走去见九衡时才离去!”

    “之后你能顺利集齐三个条件,也少不了本圣在其间穿针引线,甚至斗转虎也在那几年间被本圣收服,特意放去让你发现,助你得到更多宗门贡献,好换取宗主令……”

    “最终,本圣如愿得到了明心。”

    “泠麝,人面树,阴阳两仪斗,全都该是本圣的,这一界本就是本圣汲取养分的地方,虽说定云界这小地方尚且不配,但也算本圣的道场的一部分了。”

    “——你一个不知来历的木灵没有本圣的允许,你凭什么得到这里的一切?”

    时酌陡然露出一个大大的,隐含着疯狂的笑容。

    “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的你,也该被本圣收回一切了。”

    “啊啊——!”

    “噗——”

    时眠陡然癫狂起来,浑身不住的抽搐,一口浊血被喷出,她大口大口喘息着,眼珠子不断地混乱跳动,显然木灵已经动摇到快要消散。

    “啊——啊——”

    她无意识地叫出声,狂乱的泪水从眼眶中漫出。

    产生灵智至今近百年,这是她第一次流泪。

    不是难过的泪水,不是伤心的泪水,也不是不甘的泪水。

    这是她为自己的愚蠢,自己的成长而献出的泪水。

    只是不知道这次流泪之后,她还有没有命去接受泪水带来的成熟。

    一切都是虚妄!

    连日里的困惑,不解,被肆意殴打时产生的疑惑,还有不明白到底是哪里除了差错,不明白是自己哪里不对的不甘,全部得到了答案!

    是愚蠢!是天真!是识人不清!

    还有最重要的,弱小!

    若她脑袋足够清明,思维足够缜密,且不那么天真,警惕心足够强的话,早该在最初就察觉到一切!

    退一步,哪怕她已经入了套,也不是没有脱出机会,只怪她太过信任于时酌,竟然为自身创造了盲点,乖乖跟着时酌走了!

    如今想想,当初的一切,包括时酌语焉不详的解释,莫名其妙想要跟着自己,以及等等细节处的不对劲,都预示着这个结局!

    甚至龙日天察觉到危险,察觉到不对时还正面对她说过!

    都是她的愚蠢天真酿造了如今的局面!

    而在这一切之上,若她有足够的实力……

    时酌根本就无法给她下套!

    若她有实力,一开始时家就困不住她,若她有实力,泠麝也困不住她,若她有实力,现在时酌也无法如此轻慢地说着她一切的计划,如此居高临下地嘲笑她,如此傲慢地要夺走她的生命!

    这是弱小的罪!

    “啊——”

    泪水浸湿脸上的伤口,细细密密的刺痛扎来,时眠只觉得心神俱荡,不知从何处蔓延而来的痛苦将她包围,黑暗侵蚀着一切,无尽的深渊散发着几乎归于死寂的气息,似乎不用时酌动手,也要将她抹杀。

    虚妄啊!都是虚妄!

    现在,要怎么活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木灵仙道》,方便以后阅读木灵仙道第一百九十三章 虚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木灵仙道第一百九十三章 虚妄并对木灵仙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