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三百三七章 送 礼物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相思如风 本章:第三百三七章 送 礼物

    ♂!

    周家的午饭因吴嫂子不识大体闹腾,最初气氛微微有点压抑,当周哥拿出碗海参和贝肉,说是小乐乐从首都带回来的海产品,做来给他们尝尝,他拿来分享,顿时吸引大家的目光,老少们迫不及待的品尝。;乐;文;小说lw+

    那一尝不得了,那味道美得让人想吞筷子,个个精神振奋,欢快的吃海鲜,这年头摆喜酒,大城市里才见海鲜,小县城的酒店饭店还是按本地风俗来,吃海参要自己买。

    农村人对于海鲜第一印象是咸!所以较少有人买回来自己做,就算有人买了,因做菜没那么多讲究,做得不精细,吃起来有腥味,也不爱吃。

    周大海周小海在县城做生意没少吃海鲜,吴嫂子因吴家有人在外面也吃过海鲜,张破锣两口子在外务工也吃过海鲜的,可他们吃过的那味儿与乐韵做的海参和贝肉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周秋凤过年那天就把海鲜送回娘家,周奶奶尝过,自然也没露出异样,周春梅周天明吃过一次念念不忘,当爸爸拿姑姑送回来的海鲜待客,姐弟俩生恐吃少了亏本,筷子动得特别勤。

    吃完两碗海鲜,话题就来了,气氛一下子活络起来,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吃了一个钟才结束。

    午饭结束,主客又天南海北的聊得一个多钟,客人也回自家。

    乐韵前脚回到家,后腿跟又拿东西跑去程五爷爷家拜年,坐得约一个来钟,得到一个老大的红包,回家又提东西去张破锣家。

    赵嫂子和男人听说小乐乐给他们和家里两老各有一份海鲜,喜滋滋的将拜年礼品全收下,只回礼一个大红包。

    去了张破锣家,去刘路家,礼品都差不多,肉,酒、馍,还有一份煮熟的海鲜,刘路夫妻和父母亲欣然接待乐家姑娘,也不回她其他东西,都塞红包给小乐乐,他们都知道小乐乐家里现在不缺什么,她在京读书花销大,给红包最合适。

    去了刘路家,最后去周村长家拜年,并在周村长家吃晚饭,周家也将周秋凤和乐清叫去一起吃饭。

    乐家以前也就只走几家,趁着当天人家都在家,乐韵赶紧一一拜年,刘家张家程家周家有很多亲戚,也不知哪天走哪家,她先去拜年了,也不会耽误他们的工。

    拜完年,乐小同学便当宅神,打初三开始便窝楼上做药膳,家里有客来才会下楼,乐爸和周秋凤也不去打扰她,让她开开心心的做吃的。

    在她忙着做吃的时,城里乡下人们忙着走亲访友,为生活,人人都在努力工作挣钱养家糊口,一年难得有空,也就只有过年很多人才会回家团聚,亲友们也能见面,也只有趁着这机会联络感情。

    燕行初一在太姥姥家呆一天,初二又回驻军区,也没打电话回赵家,任那些人想咋的就咋的。

    晁宇博很忙,给外婆外公拜年,外姐姐的外婆家,还有萧哥和大李家、万俟教授家等等,一家一家的走。

    日子一眨眼就一天,初四中午张破锣请客,周五中午程有德请客,乐家全家都去吃饭,晚上,乐韵帮老爹的腿换药,因为内外用药全是空间产品,伤愈合速度一天一个样,如果拍片记录,必定会吓得人大跌眼镜。

    初六一早,周秋凤又开车将姑娘送往神农区的山脚,回到家十一点半,来吃饭的客也差不多齐了。

    初六,乐家请客,有周哥帮忙,周秋凤送小乐乐去山里回来也不误事,共摆四桌,都是之前来乐家走动过的人家,约到一天请吃饭。

    初七是立春,没人请客。

    每年的初四以后,在外工作的人也先后踏上行程,初八,上班族们度过除夕长假之后正式上班。

    乐韵初六进大山,没有让凤婶送去神农区内的山脚,是在九稻的地界内的神农山脉的支脉山脚,一个人翻过山,再进入神农山区。

    她全速赶路,到天黑时赶到一片小山凹中,打着手电筒在几棵树上划开皮,装上收树汁的薄膜,又在树下铺干净的防水布膜,从空间搬出几块石头上去,然后回空间。

    休整一夜,当初七凌晨五点,乐韵早早爬出空间,打着电筒检查自己的成果,树皮被划开,有汁流进薄膜袋子里,同时还有些露水,扔在外面的石头上也凝结出露珠。

    她也顾不得湿气,着手收集石头上的露珠,分别装在不同的小瓶子里,回空间打坐两个钟,再次回到树林里收集露珠。

    收完露珠,将石头也起来,再收薄膜袋子里的露水和树汁一起收集装瓶,忙完工作,饱吃一顿,顶着湿气在树林里游荡。

    在乐小同学满山跑时,上班族们也投入新一年的工作中,各行各业的工作都逐渐步入正轨。

    打放任自家小棉袄进山玩耍,立春那天被周奶奶知道了,乐爸再次挨一顿训,又过一天被周村长知晓了,少不得又挨一顿,再之后程五、张破锣老子张老三知道了,又将他一顿臭骂。

    隔三差五的要挨一顿长辈教导,挨训挨多了,他也变得死猪不怕开水烫,抗压能力越来越好。

    其实,乐爸觉得吧,挨训倒没什么,反正不痛不痒的,听听就过去了,就是小棉袄没打电话回家让人心里特别纠结,直到第四天才接到一个电话报平安,然后又音讯全无。

    周秋凤和乐爸顶着长辈们三天两头跑来问小乐乐回来没有的巨大压力,苦催的盼着小棉袄快点回家,等啊等,等到正月十四的傍晚,他们家姑娘终于姗姗归来。

    当小棉袄回到家,乐爸差点想谢天谢地,他敢说如果乐乐没回来过元宵节,周满叔和岳母必定会又会给他和小凤上思想教育课,外加组织人马给他们来一场大批斗。

    乐韵回到村里时天色都麻麻黑了,在村里遇到好几拨人,因为她只背着一只背包,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她去哪拜年回来呢。

    路上跟村人打过招呼,一溜烟儿的冲到家,正看到老爸在门前张望,扑过先撒娇卖萌,成功躲过责问。

    “乐乐,你爹我好苦,你知道啵,你初六溜去山里玩不打紧,小凤妈初七知道了立马就把我一顿臭骂,立春当天我就挨长辈训话,今年我肯定会经常帮你黑锅……”乐爸被搀扶着回屋,忍不住倒苦水,他立春那天就挨训,按农村话说立春挨骂一年挨骂,说明他今天少不得要挨无数次骂。

    “亲亲老爸,你帮你姑娘背黑锅,不冤。”

    “谁说不冤的,我很冤啊,明明是小棉袄自己跑去山里玩,为什么变成是我没管住你……”

    乐爸不服,周秋凤喂猪回来,听到乐清在诉苦,好笑的泼冷水:“乐大哥,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矛盾,乐乐不在家,你天天吃着姑娘做的美食,念念叨叨的念叨着小棉袄,等人回来你倒先诉苦,出息。”

    乐爸:“……”他挨了那么多顿训,倒倒苦水也不行?

    “爸,你家小棉袄知道你受委屈了,小棉袄明天给你做好吃的煎饼,安慰你饱受长辈责怪的玻璃心啊。”

    “嗯嗯,这还差不多。”乐爸满意了。

    周秋凤无语的去洗手,乐乐去山里前嘱咐他们在家吃她做的药膳,乐大哥吃上瘾,做梦都惦记着姑娘留给他们的饺子、煎饼和菜。

    孩子回来了,乐爸心里的担忧没啦,去烧火帮烧热水,乐韵直奔楼上,将背包里的东西和藏空间里的一些药材提出来,倒筛子里放屋里阴晾。

    为防止有些心思狭窄之辈见她每次进山都提回大包小包便嫉妒的举报她,她背包里背着些香菇和木耳,还有几瓶收集到的露水,如果路上遇到谁要看她背包也没啥。

    回到家,只要不当着老爸和凤婶的面看背包,她从空间里拧些药材出来,凤婶和老爸也不会怀疑,只会睁一只睁闭一只眼的由着她的性子来,必要的时候还会帮她遮掩。

    整理好药材和自己带回的野生菌子,下楼洗头洗澡,洗涮一番,吃过饭,又上楼捣药材,再拿下去老爸换药。

    拆去旧药,看到自己的成果,乐韵十分满意,经过十几天的恢复,缝合的伤口已愈合,疤痕也在走向脱落阶段,骨头、肌健和血管也融合得十分好,依恢复程度算,敷完第三副药就能行走。

    当然,她是不是会告诉自家老爸的,免得他兴奋过头,一时不擦用力过重对骨折缝合位置造成第二次伤害。

    小棉袄说腿恢复得很好,乐爸心里满是欢喜,拿药当茶喝,小棉袄帮他熬的药,每天喝二瓶,他甚至怀疑不是药,因为喝起来甜丝丝的,也没有什么呛鼻的药味。

    2月11日,元宵节,每年大城市里耍狮舞龙放河灯,农村没那么多活动,家家户户也会做汤圆吃。

    当天也是乐爸年假的最后一天,他的作坊农历十六上班。

    周秋凤和乐爸做汤圆,做馍,乐韵溜回楼上,自己做药膳饺子和煎饼,上午包饺子,下午制作煎饼。

    晚上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吃元宵,饭后,乐小同学拐了老爸和凤婶上楼帮包饺子,忙到十点半准点收工睡觉。

    第一天大清早,周秋凤整吃的吃了,送小乐乐到乡街上搭车去县城。

    过了元宵,很多务工的人也外出,正月十六这天便有很人去各地打工,乡街上很多人,等着搭车去县城,或搭车去神农区再搭旅行大巴去宜市乘车。

    人很多,乐小同学爬上车没去占位置,让给外出务工的人坐,她有一身怪力,莫说站三两个钟,让她站一天都没问题,外出务工的人要赶车,到车站或上车很可能没有座,要长时间站。

    一路走又不停的有人上车,早班车人多很挤,挤到再挤不下司机才不再开门,摇摇晃晃三个多小时,班车终于到达县城。

    初七立春,e北并没有入春转暖的迹像,还是很冷,而且阴雨天比较多,晴日反而少,当天也是个阴天,天空灰濛濛的,远山山峰都是笼罩在云雾层里。

    街上人还是比较多,车辆也跑不停。

    乐韵转乘公交车去商业街,街上仍是摊连摊,到李伯店铺前,里面有很多食客,她背着自己的背包,溜进店里。

    天冷,李大牛没摆自己的古懂摊,在帮儿子管收钱找钱,当有一张放大脸的伸到面前,听到那脆生生的“李爷爷新年好”,他惊喜的“哎哟”一声喊出声:“小乐乐,什么时候来的?吃过早饭没有?”

    老父一声喊,李旺和婆娘望向老父亲,看到背着个大包的小女孩子,忍不住笑起来:“小乐乐,今天得闲了啊?”

    “李伯李伯娘新年好,我回家一直在忙,今天才出来逛逛。”乐韵冲李爷爷甜甜一笑,将背包摘下来给李爷爷帮放柜头里,自己跑向另一边:“李爷爷,我先帮伯娘打杂去了啊。”

    “去吧去吧。”小家伙一来就跑去帮忙,李大牛特别开心。

    李伯娘一人要收拾碗筷桌子、又要做馄饨,很忙,她本来不好意思让小乐乐帮忙,小姑娘跑进隔间,洗手坐下包馄饨,她便去收拾碗筷。

    等一波客人散了,只有三两客人,李伯娘也坐下包馄饨,客人少,也有空聊天,李家仨关心的问小乐乐大学生活情况,聊得特别欢畅。

    李旺的早餐店重点是早餐,到临近中午便没什么人吃馄饨吃饺子。

    当终于清静下来,乐韵去提来自己的背包,拧出两袋用真空打包机密封的药膳交给李伯娘:“这是我做的,添加好几种对人体有益的药材,属于保健食品,热一热就可以吃。”

    “哎哟,我等不及想吃了。”李大牛眼睛晃亮晃亮的:“话说小乐乐啊,你暑假卖了一批菜后,后面好多人跑来问我,让我跟你说说叫你请那个种菜的老人家今年多种些菜,你暑假回来帮卖,她们再来买。”

    “李爷爷,种西红柿的老人家去年说不种什么菜了,种菜太累人。”她要满世界的找药材,哪有空再卖菜啊。

    李大牛满怀失望的叹气,他还想着等今年小乐乐帮卖菜前叫她帮多藏几份,不过也只忧伤两秒,然后又抛开,与忘年小友愉快的聊古懂。

    有个小客人来给老父拜年,李旺和李伯娘中午烧顿拿手好菜,招待小乐乐。

    吃了午饭,乐韵杀去三中,送份自己制作的药膳饺子当拜年礼放门卫室给高中班主任罗班,转身又溜去找小肚子。

    罗班跑到门卫室,乐韵小同学早跑得没人影,他抱着学生送来的拜年礼,笑吟吟的回教职工住区。

    杜妙姝从家里出发,溜到街上逛两圈,晃悠到到与乐小妞相约的烧烤店见面,当她走进店里,看到几个客人当中的某人,有种想爆哭的冲动,为什么这么倒霉?

    知道她看到谁了?

    她看到张婧了。

    她不怕张婧,只是,好不容易与乐小妞聚会,却碰到碍眼的家伙,大大的影响心情嘛。

    看到张同学,杜同学很忧伤,怀疑出来那刻是不是黑道时,所以会看到倒霉的某女同学,就算看到碍眼的人,她是不可能退出去的,昂首阔步的走向空桌。

    烤烧店即有烧烤,还有大排挡类的煮、炸类食品,晚上也摆夜宵摊,店里能摆八张长方形的桌子。

    张婧和老表吴嫀在吃烧烤,正吃得嗨,看到新进店的杜妙姝,动作微微顿了顿,当作没看见杜,继续吃自己的,心里却是老不舒服,她高考只考得三本,杜妙姝却考全校第三,被人压一头的感觉不怎么好。

    杜妙姝到空桌坐下,打杂小妹给客人倒杯温开水,问客人点些什么,杜同学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拿起写有小吃、烧烤名目的单子,先点些需要时间烤和煮烫的食物。

    打杂小妹记下来,找出食品交给专管烤炸煮的店主和老板娘,因暂时没有客人来,她也帮着烫小吃。

    张婧偷听杜妙姝点吃的,听到点得一大堆,暗中叽笑,杜妙姝以为她不知道杜家是做什么的啊,一个扫大街工人的女儿装什么阔气。

    想到杜妙姝的家庭情况,再看杜,看到姓杜的还是以前高中时穿的羽绒服,张婧心理舒服多了,她虽然没考上一本,好歹每个月都有一千五的生活费,她有钱添置新衣服,买化妆品,没有在同学面前丢人。

    心里舒坦了,吃烧烤也吃得特别香,吃了一会儿,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下意识的抬头,原本舒坦的心情一下子跌入冰谷,乐韵来了!

    “乐小妞,我在这!”杜妙姝一直盯着门口,看到顶着张圆脸的小女生进来,欢快的挥舞手臂。

    找到地头,乐韵进门就闻到熟悉的人体味,第一眼就看到小肚子,同时也看到不讨喜的张婧,暗中说声“晦气”,举步走向小肚子的桌子。

    张婧看到乐韵,心情差到极致,尤其乐韵真的又换了套衣服,穿的不是初二见的那套红色风衣,今天是件紫色的,紫色衣服配上白嫩的皮肤,耀眼漂亮。

    “乐小妞,你越来越漂亮哒。”看到蹦过来的小妞儿,杜妙姝嬉皮笑脸的涎着笑打量:“瞧瞧,胸又大了,脸这么嫩,迷人的大胸小萝莉一枚。”

    老被小肚子说胸大,乐韵小脸绷紧:“小肚子,再说我,分分钟跟你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乐小妞,不要板脸嘛,谁叫你长得这么嫩,胸这么大,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比例,我天天穿裙子到处晃,炫耀自己的长腿细腰大胸,保证吸引一大批男粉丝心甘情愿当备胎,对我各种关怀备至,帮我欺负人。”

    杜同学语气夸张,张婧脸一热,涨得通红,杜妙姝又在含沙射影的说她让杨彬斌帮她出头找乐韵麻烦的事。

    “拉倒吧,拿身体引诱别人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就别想学性感了,你脸皮没那么厚,做不出那种事。”乐韵也走到桌子旁,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小肚子脑门上,打散小肚子胡说八道。

    “小妞,你又拍我脑袋,把我拍成笨蛋怎么办。”杜妙姝抱头。

    张婧涨红的脸发白,姓乐的又在嘲笑她怀孕的事!

    “你变笨蛋了,拉去卖掉。”乐韵斜眼另一边隔着两桌的张婧,笑嘻嘻的坐小肚子对面,顺脚将身边的凳子勾近,垫放背包,再开接链,向外掏东西。

    杜妙姝揉揉被拍到的脑门,哼哼两声以示不满,当看到小同桌捧出一包真空包装的饺子放桌面上,一脸懵:“给我的?”

    “给你爸爸妈妈的,放了几样养身健体的药材,还有一包茶叶给你弟弟,春天易犯睏,给他泡茶喝,免得课堂上睡着了。”

    将饺子放下,乐韵又摸出一包药茶,最后将最先拿出来的一只手提包给小肚子:“这个是给你的,里面有件衣服,你看看能不能穿。”

    张婧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乐韵送杜姝姝衣服?姓乐的不是说衣服是她老师送的,是老师的心意,不能送人吗?

    小同桌竟然给自己带吃的还有给弟弟的茶,杜妙姝开心的快要飞起来,当看到递过来的包包,一把抱住,眼睛眯成一条缝:“乐小妞,我竟然成为全班唯一一个得到你礼物的同学,哇哇,以后说出去,我倍儿有面子。”

    “得瑟。”乐韵又想敲小肚子,以前怎么发现小肚子也是傲娇属性的货。

    “必须得瑟啊。”杜妙姝喜得见牙不见眼,兴奋的拉开背包,将叠得整齐的一件衣服拿出来抖开,是条漂亮的连衣裙子。

    “哇,好漂亮。”杜同学嗷叫一声,放在胸前比划,还拿起标签看,看到上面的标志,脸纠结成团:“等等,等等,这个两个c背向交融的符号我好像在哪看过,是什么牌子来着……”

    “双c背向相套的标志是chanel,翻译过来就是香奈尔,这是我朋友送我的礼物之一,我觉得跟你身材很般配,送给你做新年礼物。”

    “香奈尔?”张婧差点跳起来,乐韵竟然送香奈尔牌衣服给杜妙姝?假的吧?!

    “香奈尔?”香奈尔举世闻名,杜妙姝也知道,激动的嗷嗷着,一屁股坐下,拿手机找度娘,搜索一下,果然对号入座,又欢快的嗷叫:“真是香奈尔!我再试试大小。”

    她又跳起来,再次拿衣服在胸前比划,测量腰围尺寸,合适,长度也合适,红色的长裙像有修养的名门闺秀,高雅,精致。

    杜妙姝比划一阵,飞快的拿过包包,包包上也有香奈尔的标志:“包包也是香奈尔的。”她坐下去,脸纠成团:“乐小妞,这个,太贵了啊,我不好意思收。”

    “你不收的话,我只能藏箱底了,”乐韵摊手:“都是我朋友送的我的,那家伙是个大土豪,在yi国经商,没事喜欢满世界玩野外探险,还有一个爱好就是买买买,他买买买没关系,却要我来承受痛苦。”

    杜妙姝咯咯大笑,一手扶腰:“特么的,你有个土壕朋友还不开心?我要有个爱买买买的土豪朋友,我不怕痛苦。”

    “小肚子,你不懂我的忧伤,”想到自己承受着买买买痛苦的乐韵,脸都纠成团:“我不仅有个爱买买买的土豪朋友,还有个同样爱买买买的师母,没事就喜欢去大买特买,买回来抓住我试衣服,一试就一二个钟,我全身上下都是师母买的。

    然后土豪朋友也超没爱心,明知我处于水深火热中也凑热闹使劲儿的买买买,再发国际快递航空给我,不仅有香奈尔,还有爱马仕,lv、范思哲品牌,每样都是成套成套的,还送我一只比我学校的床还大的布娃娃,每天看到那只布偶,我就想杀去国外揍死那家伙。

    就因有两个爱买买买的购物狂人,每到节日我就想逃跑,短短几个月,我衣服多得穿不过来,可惜,只有这件跟你身材相近,其他的都是超小码,以致害我想送给晁家姐姐长辈们和家里的新妈妈穿都不行。”

    “你这波狗粮,我吃了。”杜妙姝无比佩服小同桌:“别人撒狗粮,我不想吃,你这波亲情友情的狗粮,我吃得心甘情愿,我要是有你那样的师母和土豪朋友,我做梦都会笑醒。”

    “不是秀啊,我要是想秀保证天天霸屏,你会做梦都想砍死我。你看看我拍的照片吧。你只能看,不要转发,这些全是私人物品,我不想公开。”乐韵把手机拿出来,翻出拍的某些物品的图片,将爪机给小肚子同学。

    “好咧,我欣赏欣赏。”杜妙姝利索的将裙子叠起来又塞进包包里,然后爱不释手的将包包挂自己肩膀上,捧起小同桌的爪机看。

    张婧听得乐韵和杜妙姝说话,嫉妒得发狂,姓乐的就是个没妈要的野种,为什么运气那么好,有那么好的老师有那么有钱的朋友?

    看到杜妙姝将衣服收起来,把包包挂肩上,暗中咬牙切齿的戳杜妙妙,恨不得把那只包包戳几个洞。

    “表姐,你怎么了?”吴嫀狼吞虎咽的撸串,发现表姐经常停顿,奇怪的很,表姐有点不正常啊。

    “没……什么。”张婧被表妹唤,生怕被乐韵和杜妙姝发现自己,慌慌的低下头,当作自己没看见乐韵和杜妙姝。

    杜同学点的烤烧一部分已烧好,因为客人的朋友来了,老板和老板娘暂时没送过去,在旁听两女生聊天,听得一头冷汗,那个小女孩子究竟是什么人来着,竟然有人送名牌衣服名牌包包。

    等那边安静下来,店员小妹将部分小吃送上桌。

    乐韵将东西送出去,背包空瘪,她四平八稳的坐着,欢快的吃烤串,吃麻辣烫串,辣得呼呼喘气,还乐此不疲。

    杜妙姝把手机放桌面,一手抓串啃,一手划屏看画片,小同桌手机里存着大量图片,衣服鞋子裙子包包等等,许多看得到品牌标志,有些没拍出来,爱马仕lv等世界级奢侈品还有单独的全方位拍摄。

    不仅有衣服之类的,还有许多金手镯玉手镯,然后看到某张床上的超大的布娃娃,她没忍住“噗”的笑喷,就那么一个人乐不可支的前俯后仰,如果不是她进店时很正常,估计会被人当神经病。

    “看到了吧,承担买买买后果的人有多累。”乐韵瞄到小肚子翻到布娃娃的图片,忧伤的啃串串。

    “嗯嗯,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三只布娃娃带来的杀伤力,都是你土豪朋友送的?眼光不错,好可爱。”杜同学快笑出眼泪,三只布娃娃挤满了床,想像一下小同桌挤在布娃娃中间睡觉的样子,囧!

    “最大的那只熊和那只宽嘴小鸭子是土豪送的,另一只狗狗是另一个美得天怒人怨的帅哥送的。你能想像我拆开快递,看到那只大熊的心情吗?我如果有护照的话,当时就会买飞机票飞渡重洋去揍人。”

    “……”看着大熊,想像一下小同桌当时的表情,杜妙姝笑得直揉肚子,不再给小同桌伤口上撒盐,继续欣赏图片。

    两人一个边看图片边啃串串,一个欢乐的撸串,张婧哪还有胃口,胡乱的吃了几串就不吃了,吴嫀神经有点大条,没发觉哪不对,努力的撸串,吃完点的东西,结帐。

    走的时候,张婧将头偏向另一边不看乐韵,匆匆的越过桌子,和表妹出烧烤店,再去逛街。

    “乐小妞,刚才过去的是张婧,你有没发现。”等张某同学滚蛋了,杜妙姝开心的嚷嚷:“小骚蹄子走了,空气都变清新,我胃口也好多了。”

    “我看到了啊,刚进这里就看到了她。”她眼睛那么好,张婧那么大个活人坐那儿,哪有看不到的道理。

    “我刚才偷眼观瞧,张婊女见到你送我衣服和包包嫉妒得脸都黑了,也不知道有没憋出内伤。……”

    两人边吃边说话,等结帐时共吃了一百多块的串串,可见两姑娘有多能吃。

    两同学又去逛街,晚上在旅馆住宿,第二天一早退房,再次逛县城,到下午,心满意足的各自回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方便以后阅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第三百三七章 送 礼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第三百三七章 送 礼物并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