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仙记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主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程嘉喜 本章:第四百七十三章 主事

乔木翻白眼,有点吓到,这还是自家动不动就哭嚎的儿子吗,这是突然被什么功法给灌顶了吧,这还是自家儿子吗,能上去打两下,告诫他一顿,不懂别乱应吗。

燕城主:“好,非常好,祖父相信平哥,放心祖父会让属相大人同李将军,以及几位大人协助平哥左右,祖父只说一遍,平哥记住,若是几位大人意见不统一,有决策不定的事情,要以李将军的意见为准。不可感情用事。”

乔木知道,这话给自己说着听的。

平哥:“祖父放心,平哥明白的,李氏是表舅,是咱们燕氏同气连枝的,平哥不会因为同表舅的个人恩怨,误我燕城大事。”

乔木一口气没上来,当着燕城的面失控了:“你,你,你,你谁教你这个的,你你你,什么时候的私人恩怨。”还有一句没说出来,穿的吧,怎么就这么妖孽呀。

不过被燕城主的利眼给瞪回去了:‘成何体统,我燕氏子弟,自幼就该如此教导。’

竟然不如一个孩子。看来他平哥如此出息,都是他燕氏血脉太强大了,跟乔氏没什么关系。

额,太激动,竟然在燕城主面前就忘我了,乔木:“儿媳失态了。”

燕平:“娘亲,是燕青侍卫,同燕赤侍卫,王嬷嬷他们说的。是劝平哥不能因为上次的事情同李将军生分才说的。”

乔木放心不少,只要不是儿子自己想出来的就好,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给人当娘了:“说的真不错,平哥能记住更不错。”

她需要冷静冷静,儿子突然就长大了。

燕城主对孙子满意,对孙子身边的队伍也颇为满意:“有平哥在,祖父同你父亲都放心的很,平哥放心,你父会尽快回城的。”

平哥:“平哥等父亲回来。祖父放心。”

真放心,这孩子通透的让燕城主都看不到眼前的困境了。

自家孩子还在人类能够理解的范畴之内,乔木终于有心思想想别的了,想到方才燕城主的话,还要给平哥配几个家臣,这不是托孤吧,呸呸呸,自家儿子亲爹还在呢,托什么孤呀。

不过燕城主方才的话不太吉利就是了。

乔木:“父亲大人此去可是有风险。”

燕城主豪情肆意:“人生在世,做什么事情是万无一失的?大丈夫在世,当做应做之事,不畏艰险。我燕氏子弟更是如此。”

要是自家燕阳,乔木非得抽一巴掌,老婆孩子还在呢,你凭什么不畏艰险呀,不过这人不是自家男人,还是长辈,乔木虽然牙疼,也只能听着。

看到燕城主的豪情壮志抒发的差不多了。乔木才开口说道:“万全的准备肯定是没错的,您是咱们燕城的主心骨,更是少城主同平哥最亲的亲人,是丁点闪失都不能有的,儿媳浅见,即便是出行再怎么匆忙,这块也要安排好,不能大意的,少城主不在燕城,儿媳身边的侍卫,父亲大人看着若是还成,只管带在身边。”

这种时候,一般人不会把自己的人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的,不是因为功劳,而是因为牵扯太深,万一城主大人身边有个好歹的,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身边的人。

一个不好,就把自己给牵扯进去了。

而乔木这时候提出这种贴心的安排,燕城主只能说,儿媳妇的心确实向着燕城的,对他这个老父亲也真的不错,就是儿媳妇没啥脑子,连这点忌讳都不懂。

胜在真心实意,尤其是那句话,自己可不是燕阳同平哥最亲近的人吗,这儿媳妇脑子倒也没有蠢到家。

燕城主再次叮嘱乔木的时候,就和缓多了:“我这边的事情,早已大点妥当,保命手段还是有几分的,我燕城虽然外传贫瘠,可民风向来剽悍,放眼天下,敢招惹我燕城的人还没有几个呢。”

乔木抽抽鼻子,这就是再说穷光棍吗,呵呵,怎么听着自家男人儿子的家风都有点向打砸抢的。

燕城主:“我这边你只管放心,只要在燕城带好了平哥就成。好了我这里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今日你暂且在这边带着平哥歇下,等明日我出行之后,在带平哥会少城主府,我会吩咐官员去少城主府议事。”

要说这人对儿子孙子可不就是不一样吗,当初燕城主去京都,燕阳在燕城主坐镇,在怎么忙,那也是每日里披星戴月的去城主府议事,轮到平哥,人家燕城主可是把议事厅都给改在少城主府了呢。

燕城主也是无奈,平哥还那么小,府上还有两子呢,还是在少城主府更安妥些。

乔木:‘儿媳听凭父亲大人安排。’

燕城主:“我们父子不在燕城,平哥要防备的事情很多,内政这块只要平哥安好,燕阳在外面安好,就不会出乱子。至于对外,燕阳在巡边,那边不用平哥操心,京都这边的人,你们要仔细防范,咱们说句只能家里人知道的话,这次京都怕是里面乱了,我燕氏身为四大家族之一,其他的三族你都要心中有数。”

乔木点头,燕城主再说,京都不管是齐氏,还有秦鲁两姓呢。

燕城主看到乔木点头,也不知道这么蠢的儿媳妇能够听懂多少,心下叹气,若是平哥在长几岁就好了。

就听乔木开口:“父亲大人,府内的几位夫人。”

乔木在斟酌怎么开口好,毕竟燕城主的媳妇,好几位都是同京都牵绊不浅的。燕城主这下不发愁了,能够询问这个,就证明乔木真的听懂了。

不该蠢的时候原来也通透:“我不在府上,城主府只当闭门谢客,外人一概不见。”

这个太绝对了,不是应该先看看势头吗。

燕城主也知道该如此,奈何,燕城举这么一个蠢妇还有幼儿,关门打狼怕是没这个本事,所以还是别引狼入室了。

燕城主:“你只管照本城祖吩咐做就好。若是哪位夫人有疑问,让她只管等本城主回来给他们交代。”

乔木:‘是。儿媳明白了。’

燕城主本不想同乔木一个女人多说,奈何出门在即,真的是万分的不放心,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殷殷叮嘱,不得已有多说了一句:“这次京都有变,听闻就是王上因求长生,而在秦地大肆征收民工,筑建邀仙台,引起了民怨所致,这里边说没有秦氏的手笔,我是不信的,你同平哥在燕城还要留意一事,来我燕城的流民怕是要多。”

乔木都有点傻了:‘这当了王上脑袋就真的不一般了呢,邀仙台这样的事情竟然也能当真。’

燕城主瞪眼,女人就是女人跑题了,不过一针见血,真的够蠢。

乔木不敢吭声了:“儿媳听父亲大人吩咐。不过流民咱们是收还是不收呢。”

燕城主:“千里迢迢投奔我燕城而来,我燕氏怎能不顾民众艰辛,自然是要留的。”他们燕城贫瘠,人少地多,缺人的很,多少的时机呀,来多少都要的好不好。

乔木也知道他们燕城弄了那么多的惠民政策,那不就是吸引人口的吗。

不过流民鱼龙混杂,尤其是特殊时期,谁知道里面掺杂着多少的奸细呀。这个问题有点小困难。

燕城主也没指着一个女人能把这么大的问题都能给弄懂,那样的话,他们燕氏父子首先就要防着这样运筹帷幄的女人了:“不过我燕城条件也不富裕,怕是有心无力之处太多,大齐境内临近我燕城的几个关卡之内早就不剩多少民众了,大片的土地荒芜,看着实在是可惜,为父这次去京都,若是有机会,会同王上提一提。流民的问题或许能够解决。”

乔木点头,在人家的地方养人家的人,声望好处都自己收了,很是不错的想法,能不能成是个问题:“儿媳会把流民暂且安置在主城之外的。”

燕城主点头,很不错,脑子不好使,胜在懂事听话:“好了暂且就这么多,往后的事情还要同几位大人好好地斟酌。”

乔木被城主大人说了一堆的事情,脑袋都没能捋顺呢,就抱着要睡着的儿子找地方歇着了。认真的说,她真的不是这块料,光听到搞事情,脑子就乱掉了。别说那么多需要记住,需要处理的问题了。开始想念燕阳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不管怎么样,第二天乔木就带着平哥给燕城主送行了。幸好看上去自家老公公的出行装备还算是威风八面,光看这个阵容应该就能辟邪的。

乔木昨晚就让人去庄子上准备了十几马车的粮食,会在出城的时候同城主大人的车队汇合。这还不算,乔木还让乔管事准备了不少的应急药丸子什么的,城主大人年岁不小了,身体健康应该注重起来,降压片,速效救心丸什么的,都用纸条写好了用法以及治疗的病症,搀和在医药箱里面了。

燕城主的内侍官接到这东西的时候,心说,少夫人可真周到,不过城主大人怕是不会用的,要知道城主大人出行,随身的大夫就两三个,各种药材那都是齐备的,虽然这次出行匆忙,可该带的东西一样都不少。

燕城主抱着孙子,对着一众送行来的官员:“这次出行匆忙,不过有诸位在燕城,本城主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若有不能抉择之事,自有我燕城的小世子决断。”

好家伙,燕城主这话一说,诸位官员眼睛跟着就看着城主大人怀里抱着的三头身了,这么大的孩子,燕城主可真放心。

不过跟着也送了口气,若是真的让其他的燕氏子弟出来,那才是为难他们这群官员呢,

到时候若是同其他的几位公子,走的近了,少城主回来能有他们好吗。

若是走的远了,想也知道怕是政令通达都不能做到。

燕城主此举虽然惊骇,可也算是最切实的解决之道。心思少了,燕城自然就稳了。

属相大人:“城主大人出行,我等自当各自尽责,只是少城主在外已久,不知道何时回城。”

燕城主:“诸位放心,少城主不日即将返程。”

官员们心里踏实了,不过乔木心里不太踏实了,这是在安抚呀,昨天城主大人可是还交代,燕阳怕是最近几日都没法回来帮衬他们母子的。嘴巴有点发苦。

从同燕阳的亲事定下以后,乔木虽然总是在告诉自己,燕城主这人是他家男人儿子最亲的人,自己要孝顺,要敬重,可到底是认识上的。

这次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城主大人他老人家能够长命百岁,好好地在燕城坐镇,他不想在没有老虎的地方做猴子霸王。

诸位官员:“恭送城主大人,预祝城主大人一路顺风。”

看向燕城主的眼神,那个依恋,那个濡幕:‘父亲大人万望珍重。’

燕城主:“好了,外面风大,带平哥回少城主府吧。”

乔木头一次想要燕城主在多啰嗦两句,看着身后的一众官员她就脚底板打滑,犯怵呀。

踌躇半天都没挪动脚步,在燕城主看来,儿媳妇终于同他们燕氏同心同德了,尊重的他老人家心情大好。

难得在上马车前,又多说了一句:“你只管放心,燕城稳得很。”说话的时候,往自己身后的队伍看了一眼。

乔木跟着扭头看过去,燕城主可不是自己去京都,身后还有他们燕城几大氏族的当家人跟着呢。

早就听说能被燕城主带着去京都长见识参拜王上的人家,都会倍觉荣幸,如今在乔木看来,那简直就是城主大人随身带着的一群人质,这群人只要在,燕城有什么可乱的。能怎么乱呀。可不就是放心了吗。

乔木:“有父亲大人在,儿媳同平哥定然不负父亲大人所托。”

燕城主才上车放下车帘,大张旗鼓的启程了。乔木抱着儿子恭送队伍好远,才启程回少城主府。而城主府的大门,在母子二人走后,立刻就关上了。果然如城主大人说的一样,关门闭户,概不见客。

乔木想到城主府里面的两位小叔,正直大好年华呢,只是一晃而过,就不在想了。没有什么比她乔木的家人更重要。何况燕城主这也是对儿子的保护。

众位官员看到城主府门口,城主大人同乔氏母子的互动,只能说,乔氏在城主大人跟前都有脸面,小世子更是被城主大人重视若此。这分量越来越重了。

有人就看向了李将军,李将军已经被这些人看习惯了,明明自家闺女同城主府都没有关系了,怎么这些人的眼睛还乱看呢。拍拍袖子就走人了。

反倒是小李将军随着平哥母子身后,看样子是去少城主府。

众位大人忍不住就想,难怪人家李氏长盛不衰呢,光这份拿得起放得下的魄力就少有人做到。

说起来乔木都不知道,燕城主身边随行的有李氏的老李建军,而轻语小姐就伺候在老李将军身边。老李将军怕是要在京都给孙女找个婆家了。

少城主府里面,够得上能够参会的官员都来了。平哥坐在主位上,乔木本来应该是垂帘听政的。不过应属相大人之邀,愣是出来做了自家儿子的参赞。

人家属相大人说的好呀。夫人在闺中就是乔氏少主,机关术更是卓越,见识非凡。在燕城他燕氏是主,其他的大人算是臣,又何必拘泥呢。

属相大人都这么说了,其他的大人还能说什么呀。不过就是参拜一个女人吗,就当是过年的时候去城主府给内院的女眷见礼了。话说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去城主府给女眷见过礼呢。

小李将军看看乔木,这女人本分就好,不然怕是自己要先落她的面子,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斤两。

乔木也就是开始的时候拘谨的同诸位大人谦虚两句,剩下的时候,都沉默的坐在平哥的身边当个摆设,连随声附和都不轻易的吭声。可见其小心翼翼的程度。

所以小李将军愣是没找到落乔木面子的机会。心说算这女人识相。

而会后,众位大人的决议,是落的燕平的私印。乔木都不知道,他儿子什么时候有了这方代表身份的私印的。燕城主做事可真是周全。

燕小包子更是很有耐心,自始至终都认真的在听各种天书,虽然都不懂,不过面上母子二人差不多。认真严肃,装的很像那么回事。

好不容易散会之后,看着诸位大人告退了,乔木抱着儿子,蹭蹭的往内室跑,就跟后面有狗追燕阳。太贵心说至于的吗,不就是陪着小世子做了一个时辰的吗。往后他家小主子可是名副其实的小世子了,没看到吗,城主大人亲自赠与的私印。太贵美滋滋的,若不是时机不对,他们少城主怎么也要庆祝一番的。

内室里面,乔木给儿子疏松筋骨忧心忡忡的:“儿子,是不是坐的屁股都疼了呀,累不累呀。”

平哥:“母亲不累,能够为祖父分忧,平哥甚是高兴。”

乔木巴拉儿子的脸蛋子:“咱们能好好地说话吗。”

平哥看看乔木,母亲实在是太没有形象了:“母亲辛苦了。”

乔木叹口气,这种万人之上的福气,她是享受不了的:“辛苦到不至于,就是听不懂呀,原来不懂装懂这么受罪,早知道我也该好好地看书的。儿子呀,你懂不懂呀。忍忍吧,等你爹回来,咱们就不用受罪了。”

平哥看看乔木,想说自己虽然听不太懂,可也不算是受罪,不过这是亲娘,他们母子应该同进退:“娘不怕辛苦,平哥也不怕辛苦。”

乔木摸摸儿子,真是好儿子呀。乔木:“对了,你祖父昨日给你的人是怎么回事呀。”

平哥:“是儿子的师傅。”乔木瞪眼,心情激动,失声叫唤出来:‘师傅。’自家儿子才多大呀,就师傅,燕城主失心疯了吧。

平哥:“只是每日同平哥说说话的师傅。”乔木:“儿子你还小呢,不用太累。自己喜欢就好。不用为难自己。”平哥:“母亲平哥会量力而行的。”

乔木发愁的看着儿子:“你这突然就变的这么,这么懂事,我这心里怎么不踏实呀,没听说谁家孩子聪明成这样呀。”或许就是因为昨天平哥表现太不一般,燕城主才给儿子弄了师傅来的。

平哥:“母亲,今日妹妹好吗。”乔木深吸口气,忘了闺女了,笑呵呵的:“没事,没忘,没忘,平哥呀,好好地玩呀,院子里面的东西不喜欢了,只管同娘说,娘在给你弄一批新的。别太累了,师傅们喜欢你就留着,不喜欢就跟娘说,娘帮你处理。”

笑话给燕阳的侍妾他都能给处理了,自家儿子的几个师傅,小意思了。

平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亲娘去疏散心情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安排吧。祖父说他长大了,该多学学东西,不然明日大人们说的东西,他会听不懂的。

燕城主走了,燕城就剩下,他们母子,乔木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唯一让乔木没有想到的是,每次会议的时候,诸位大人看平哥同小李将军的眼色都有些不同。

好几天之后,才知道诸位大人都知道平哥同小李将军似乎气场不和,竟然等着看笑话呢。乔木就不知道一群的老头,竟然还有这等闲心,看来工作都不忙呀。

燕阳那边先接到了乔木的来信,看到自家夫人的问候,燕少城主嗤之以鼻,别以为他没看到太贵信中怎么说的,粉饰太平就能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吗,没良心的女人。

不过看来表兄做的不错。不然这女人也不会知道自己背后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然后就是惊喜了,怀孕了,他燕阳有了后了。

这女人可真心大,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现在才说。燕阳恨不得立刻杀回燕城同乔木算账。

燕城主的信随后就到了,竟然剩下他们孤儿寡母的在燕城,可真是让人不放心。

不过眼前这边还真是走不开,难怪父亲大人交代自己,稳妥为主,燕城无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扮仙记》,方便以后阅读扮仙记第四百七十三章 主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扮仙记第四百七十三章 主事并对扮仙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