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壳狂潮

1492 见招拆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属裂纹 本章:1492 见招拆招

军方一直有火力不足恐惧症,这毛病已经好几十年了,直到今天都没治好,就方晓强这情况,绝对是个晚期。

云博忍不住吐槽:“你丫就不该进海军,更不该当特战队员,我看你干脆打个申请,调陆军当炮兵去吧你!”

方晓强那叫一个委屈:“舰长,兄弟我也没得办法,枪根本不好使,不给我狙击炮,我就挡不住了啊!”

云博才不信这一套,怒道:“就两支,爱要不要!”

方晓强一听这语气,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没戏:“两支就两支,弹药可不能少了我的!”

“屁!”云博又在舰桥里跳了脚,“最多两个基数,多一枚都没有!”

这回方晓强可不干了:“我的那个舰长,你不给炮就算喽,咋个榴弹也不给我?你让我跟虫子拼刺刀么?”

云博这一回没再发火,沉心静气地想了想说:“四个基数,我调人给你点支援!”

方晓强见好就收:“好好好,那就先来四个基数!”

通话结束,云博听方晓强的语气,怎么都觉得自己给多了。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出而反尔。

他马上命令弹药库把榴弹送过去,又把支援的问题安排下去。

接到命令,一组待命的水兵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把深弹发射器装在运送弹药的电动小车上,迅速开到直通甲板的升降机上。

渝洲号上的升降机远远不止左舷那两部,边边角角还有不少,比如弹药库这个专门输送弹药的升降机就能直通甲板。

电动车开上甲板之后,立刻以飞一般的速度开向左舷,在距离边缘十多米的位置来了个急刹车,差点没把车上的发射器甩出去。

电动车停稳之后,水兵们迅速展开发射器,将一枚深弹塞进炮膛,两根电线一接,炮膛里的深水炸弹咚地一声蹿了出去。

这种抛射式深弹发射器,说穿了就是超大号迫击炮,只不过它发射的是特制的深水炸弹。

这东西的作战目标是鱼雷,所以体积和重量都不大,非常适合DIY改装。

深弹在空中画了一条高高的弧线,嗵地一声落进二十多米外的海里,深弹刚刚入海就立刻炸开,激起高高的水柱。

爆炸激起的潮流狠狠地拍在战舰上,瞬间拍散叠罗汉般层层叠叠的巨虾。

深水炸弹可不是闹着玩的,渝洲号又是个半路出家的二把刀,如果深弹的落点太近,搞不好没把巨虾怎么样,倒先把船壳震坏了。

所以深弹的落点非常讲究,既要杀伤巨虾,又不能炸坏渝洲号。

渝洲号上原本就装有深弹发射器,但是那几个发射器的位置不太好,可以发射,落点却不可能在战舰附近,那样一来,就达不到杀伤巨虾的目的。

其实落点近一点也没关系,反正两舷都被外星潜艇撞穿了,再挨上几枚深弹也算不了什么,能把巨虾收拾了才是最重要的。

战士们都是这么想的,落点也就不那么重视了,深弹一枚接一枚地抛出去,最远的落到四十多米之外,近的只有十多米,原本攀附在船舷上的巨虾都被水里的巨响和高压震晕了,机库的压力登时减了九成,没多一会儿,攻进机库的巨虾就被守军全部清空,双方的首轮交锋中守中胜利而告一段落。

方晓强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不由自主地暗叫一声好险。

机库里的交锋其实没多大危险,甚至和巨虾没什么关系,真正危险来自于右舷泄露的燃油!

现实永远比故事更加巧合,渝洲号坐沉的时候,恰好是左舷正在海流,泄露的燃油直接被海水冲走,而不是附着在舰身上。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左舷攻进机库的巨虾身上没有一滴燃油,如果是右舷那些浑身沾满了油污的巨虾,机库说不定已是一片火海。

但是渝洲号的情况没那么安全,深弹不止炸了巨虾,爆炸引起的暗流还从破损处剖析进了舰内,把好不容易关上的水密门硬生生撑破,海水疯狂涌入舰内,淹没了水下线的一切,要不是人都提前撤走了,还不知道得牺牲多少人。

部分巨虾也随着水流进入舰内,这些巨虾还没缓过神来,都是被水冲着走,大多数巨虾顺利进入舰只,但也有几扇水密门被巨虾堵死。

不幸中的万幸,渝洲号的水密舱隔板还算结实,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不然前舱后舱也跟着进水,弹药库和轮机舱一起完蛋,渝洲号也不用再坚持了,直接炸船比较痛快。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空无一人的战舰中段,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不久之后,巨虾渐渐恢复,尽管渝洲号中段已经断电,但巨虾仍然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同一时间,不甘心失败的外星人发起第二轮进攻。

这一轮进攻的主力仍是巨虾,但甲板上的守军在巨虾中间发现了一些虫人。

没等战士们把这个情况汇报舰桥,一艘外星潜艇突然在渝洲号左侧浮上水面,露出水面的尖角立刻打开,一群仆兵像机枪射出的子弹一样,排着队冲上天空,高高飞起之后,立刻向渝洲号飞行甲板射击。

一道道丝光像一道道雷霆扫向深弹发射器,毫无防备的水兵倒在血泊之中,所有水兵全部牺牲,鲜血浸红了甲板。

发射器也被接连不断的丝光切碎,再也不能使用。

渝洲号也不是吃素的,仆兵刚刚飞起来,甲板角落里的1020近防炮就发现了空中的目标,继而自行启动,十根炮管疯狂地转动起来,以每秒一万发的速度向空中的仆兵倾泄炮弹。

数不清的炮弹犹如一场瓢泼大雨,又像一根烧红的鞭子,凌空抽在仆兵身上,狠狠地抽裂了仆兵的甲壳,抽碎了仆兵的肝胆,抽断了仆兵的骨头。

总而言之,只要被近防炮盯上,没有一只仆兵能在狂暴的弹雨中逃生。

然而仆兵虽然被近防炮歼灭,可甲板上的人员和深弹也被丝光摧毁,失去了深弹的威慑,巨虾再度涌入机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甲壳狂潮》,方便以后阅读甲壳狂潮1492 见招拆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甲壳狂潮1492 见招拆招并对甲壳狂潮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