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第759章、你这么扒了我衣服,让别人看到不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霰雾鱼 本章:第759章、你这么扒了我衣服,让别人看到不好!

“木叔叔,不是比试完了吗?这边风大有些冷,不如先回去吧!”

“只是平局而已,自然还有其余的比试,映暖听话,带着小昕回去!”

木庭出声,压根不给人拒绝的机会,甚至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压,而这一点正是简水澜最怕的地方。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蹙眉,上前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勾起一笑。

“先带着小昕回去屋子里,这边确实风大,感冒了可就不好,我这边跟木叔还有些话要谈,放心,不会误伤了你木叔叔!”

简水澜并不担心顾琉笙会误伤到木庭,第一,木庭的本事大,第二,这里是他的地盘,第三,木庭这一次带了不少人过来,要是双方动手,敌不寡众,吃亏的还是顾琉笙。

简水澜看向木庭,“木叔叔,有什么事情回屋子里再说吧,我决定跟顾琉笙回去一事,已经跟应寒提起过,应寒也同意的,既然都已经比试过了,平局证明你们两人的枪法都好!”

木庭没有说话,一张脸重新沉了下来,除了严肃还让人感到冷沉与害怕。

而简水澜恰好就最怕他这一副表情,虽然清楚这只是木庭的习惯。

见简水澜这么担心他,顾琉笙心里还是有些雀跃的。

“小昕,带你妈妈回去,听话。”

简昕点头,拉了拉简水澜的手。

“妈妈,我们先回去吧!男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

简水澜看了一眼天色,勉强一笑。

“木叔叔,琉笙,晚上一起吃个饭!”

她想着一会儿还是联系下应寒,万一这边打起来了,顾琉笙再厉害,也打不过这么多人吧!

顾琉笙点头答应,然而木庭没有回复,神色威严而淡漠。

简水澜与简昕被送了回去,顾琉笙扫了一眼还将他们围困的众人,最终目光落在木庭身上。

“木叔,接下来还想要比试吗?今天若是不分个输赢,怕是木叔不会放人了!”

木庭冷峻地盯着他看,“你说的没错,打赢了他们,人就让你带走!”

顾琉笙看着那么多人,这一次不答应都不行了,他不想与他们动手是因为难免要受伤,让简水澜看到了要掉眼泪的。

他一边享受着他的心疼,又害怕她的眼泪,简直就是他的死穴!

“好!这一次希望木叔信守承诺,木叔也一起加进来吗?”

“不了,如此就算我这边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木庭的话说完,就有人搬来了一块实木椅子给他摆放好,很明显他是打算将这一出当戏来看的。

见木庭入座,顾琉笙耐着性子,要不是简水澜尊敬他,简昕也喜欢他,早就动手了!

随着木庭的一个手势,一群人黑压压地冲着顾琉笙而来,顾琉笙利落地退到了一旁,避开了他们的攻击。

随即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高大男人,一靠近就是一记过肩摔,随即与其余的人缠斗一起。

他虽然能打也耐打,但是挨不住对方人多,更何况这一次木庭请来的几乎都是鬼门关里的精英,一个个也极为耐打,所以这一开始就已经处于下方。

打了好一阵子,对方也只有三人倒下,其余的依旧生龙活虎,而他也已经受了几拳。

不过顾琉笙胜在一方面就是手疾眼快,能够迅速避开要害,另一方面则是进攻猛烈,虽然一开始处于下方,但是摸清楚对方的套路之后,逐渐掌控了局面。

木庭就在一旁观看,因为知道他曾几次夜闯南宫山庄救出了他儿子,能做到这一点,此人必然不可小觑,所以他才特意挑选了鬼门关这些功夫中上的成员。

没想到这么多人与他比试,顾琉笙没有被打败,甚至是越挫越勇,看起来还有反胜的机会。

此人若是能入他鬼门关

想到这里木庭自嘲一笑,顾琉笙又怎可答应屈居鬼门关。

又是一个被他一脚踹开,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稳住了身体很快又冲了过来。

顾琉笙被周边的人缠得烦,没注意到后面,背部被狠狠地踹了一脚,整个人朝着前方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体。

只是前方一人一脚又踹了过来,他就地翻滚,迅速地滚出了危险地带,最后一跃而起,将距离他最近的两人直接踹飞。

他的力道大得惊人,那两人倒地之后,倒是没有再爬起来。

后背很疼,只怕此时都红肿起来,想到简水澜看到这伤势的时候

他目光一凛,冷冷地瞥了一眼木庭,随即将身上碍事的西装脱了下来,又去扯领带,整个人就穿着单薄的一件白色衬衫,后背沁出了汗水,打湿了白色的衬衫。

顾琉笙很快又与他们缠斗一起,此时每一招都不留情面,之前已经解决了几个,如今剩余的虽然功夫不弱,但依旧挨不住他的拳头。

他知道这一局若是输了,木庭甚至不可能让他见简水澜,虽然不至于会伤害他们母子,但极有可能暂时地限制了他们的自由。

木庭见他虽然浑身湿透,发丝上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汗珠,之前二十六人已经倒了一地,剩余三人苦苦强撑,但气势已经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反倒顾琉笙的状态比起对方还算不错,整个人带着一股狠劲,下手比之前更狠。

这个年轻人,他倒是欣赏的,不论是枪法还是功夫,堪称一流。

而他不过是个出色的商人而已,在这一方面竟然有如此成就。

应寒是接到简水澜的电话,急匆匆地赶来,虽然知道木庭不会过于为难顾琉笙,但是绝对会让他吃一次亏。

而这一次亏,还是让顾琉笙不敢反驳与抗议的亏。

他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尾声,地上躺了一地鬼门关的成员,一个个鼻青脸肿,而只剩余一个与顾琉笙正单打独斗。

但目前也是勉强支撑着,顾琉笙虽然身上也有挂彩,却不严重。

一个人对付这么多鬼门关成员,不可否认,顾琉笙的功夫确实厉害。

看来这一趟他过来,不过是多此一举,可也足以证明,顾琉笙如今在简水澜心中的分量。

其实打到这个时候,整个人早已大汗淋漓,身体也到了极限,他也不过是在硬撑,每一个动作犹如千金之重,不过对方目前只剩余一人,也不过是在硬撑。

最后一勾拳直接砸到了对方的肚子上,最后一个也光荣倒地,而顾琉笙也没好到哪儿去,但还是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了下来,特别是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应寒。

这个时候他更不能倒下去让他看去了笑话,抬手一擦脸上的汗水,许是这么硬扛着。

之前有人直中他的旧伤,心口的地方有些闷疼,他捂着心脏的地方瞥了一眼应寒,最后目光落在依旧坐在那边观看的木庭身上,他喘了口气。

“木叔,这会儿该信守承偌了吧?”

三声的掌声,对于木庭来说,已经给予了最高的赞美,他起身朝着顾琉笙走去。

“顾总的功夫真是让人长了见识,我这么多的手下竟然全都一口气败在你的手里,罢了,人由你带走,只是希望你往后好好地对待映暖与小昕。

我鬼门关今日起就是映暖的娘家,若是你什么时候做出对不起他们母子的事情,我鬼门关虽然在财力上比不得顾家,但也不好惹!”

他看向一边沉默不语的应寒,看来应寒也如当初的他,这一方面的缘分始终不够。

这一句话下来,足够证明木庭是真的松手了!

他松了口气,看着木庭离开,而倒地的成员,此时也硬撑着爬了起来,很快离去。

应寒朝着顾琉笙走来,看着寒风中一脸是汗的男人,“水澜很担心你,回去吧!”

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从一旁找到留了几个脚印的西装外套,拾起之后转身就走。

看着那明显不稳的高大身躯,应寒心中有些复杂,不过顾琉笙的身手委实不错。

这么漂亮的一仗,若是由他,怕也不能一口气赢过这么多人。

他很快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让她别担心,事情已经解决,很快结束了通话。

**

顾琉笙回到屋子的时候,被人带到了简水澜的面前,虚弱一笑,整个人差点就要站不稳。

简水澜也没想到不过才离开这么些时候,顾琉笙就变成这样。

脸上有些伤,浑身都是汗水,而且这么冷的天气里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衬衫上都是汗水,还有污渍与血迹。

她很快走上前将他扶住,“你怎么怎么会伤成这样?木叔叔他”

简昕看到他这样一双眼睛都通红了起来,却抿着唇不说话。

顾琉笙浅笑了下,见她如此担心又是心疼又是满足,直接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没什么事情,我赢了这一局,可以将你们母子带回去了,木叔顺便告诫我不得欺负你们母子!”

“你伤得重不重?我给你看看!”

这么冷的天气,他一身是汗,又是血迹又是鞋印,脸上有些淤青,只怕身上更多,该不会真的和那么多人打起来吧!

身上的伤势自然不少,特别是心口的地方现在还有些疼。

顾琉笙摇头,握住了她就要去扯他领口的手,放轻了声音,“这边又不是在家里,你这么扒了我衣服,让别人看到不好!”

简水澜瞪他,“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话,我看看你伤到哪儿了,若是伤得厉害的话,咱们去趟医院,你脸上这伤要是不处理的话,估计明天就要肿起来了!”

顾琉笙握着她的手,低低地笑着,“上医院就免了,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咱们回去吧!”

简水澜点头,“早知道木叔会这么对待你,我就不该带你过来,给你说了别过来的话,你就是偏不听,我也没想到木叔会这么刁难你,不过你也别怪他,木叔是为了我与小昕好,才如此的,若是换成别的人,他还不搭理人呢!”

“嗯,放心吧,你的木叔叔也是我的木叔叔!”

他看向一旁红着的眼眶看他的小男孩,觉得有妻儿心疼的感觉真好,这么一身伤没有白受。

“爸爸没事,咱们回家吧!”

简昕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爸爸,听妈妈的话,我们去医院吧!”

他可不想再一次看到无所不能的爸爸,那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妈妈整天故作坚强。

“好!等爸爸回去换身衣服就去医院看看。”

难得儿子有要求,他自然答应,而且还是为了他好,虽然浑身酸疼厉害,一身力气也耗尽,但他的心却很宁静满足。

胸口的伤势也该去看看,万一又伤到了心脏,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若是过去失去简水澜的那几年,他无所谓,可现在找到了他们母子,就想要好好活着。

回去的路上,顾琉笙跟着简昕坐在了后座,由简水澜充当司机。

回到家里,顾琉笙就进去了浴室,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果然看到后背上,之前受伤的地方一片泛红,那一处早已掉了结痂的地方留下一块疤,现在红通通的一片。

除了这一块地方之外,身上还有数块地方受伤,他想着这些伤势被简水澜看到,还不知道要有多么心疼。

但以一人之力撂倒鬼门关二十六人,想必木庭也深受打击吧!

他鬼门关苦苦训练出来的人,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过这二十六人若是个个都换成应寒与朗月这般的人物,怕是两三个他就接不住了,伤的还不是这么一些。

用清水将脸上的灰尘与血迹清洗掉,他又用热水冲洗一遍,才想起忘记带干净的衣物进来。

若是平常他更乐意沐浴之后在腰间围一条浴巾出去,可是今天这一身的伤势

罢了,这一身的伤早晚都要被她发现,藏着掖着也不过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将头发擦拭干净,他围上一条白色的浴巾,刚打开浴室的门,就看到简水澜抱着他的衣服沉静地站在门口,此时正盯着他看。

只是在看到他身上的伤势时,眼眶慢慢地红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方便以后阅读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第759章、你这么扒了我衣服,让别人看到不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第759章、你这么扒了我衣服,让别人看到不好!并对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