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七十四章 帮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oeva 本章:第二百七十四章 帮忙

赵硕会这么怂地赶在父亲继母进京之前,搬离辽王府,也同样出乎赵陌的意料之外。

他原本是指望这个父亲在辽王府里整顿了人手,安插了亲信,布置好了耳目,然后在辽王一家住进来之后,双方斗智斗勇一番。如此一来,就谁也没空去管他的事儿了,既能让赵硕少胡思乱想些没意义的事儿,也避免了辽王继妃母子三人太过悠闲,见他如今得势,便下暗手算计他。

谁知,赵硕前面做得好好的,结果也差强人异,等到辽王一家即将到达京城的前一日,却忽然搬走了。这与临战脱逃有什么区别?!

先前布置好的人手,赵硕就不怕会被人再收买过去?不怕那些刚刚被他收买过来的人,见到他那么怂,就对他失去了信心,然后跑到辽王夫妻面前告密,从而坏了他的盘算?就算这些都不会发生,辽王府里耳目真的探听到了什么有用的消息,没法迅速而秘密传递到赵硕耳中,这番布置也没用呀!

赵陌只觉得啼笑皆非,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儿悲哀。他早该想到的,如果父亲赵硕是那种有勇气正面对抗父亲继母的人,当年他在辽东王府时,就不会被逼得步步退让,直至无路可走了。那时节,辽王继妃为了一个好名声,为了两个儿子的前程与婚姻,再怎么欺压原配嫡子,也还要装一下贤妻良母,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来害人呢。但凡赵硕硬气一些,他都不能让自己混得这么惨。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性情软弱的缘故?

性情软弱,偏又被王家惯出了自高自大的脾气,以及与自身处境不相符的野心。赵硕比起当年头一回上京城求援时,显得更不堪了,曾经有过的质朴与温厚半点不存。如果当日的皇帝看见的是如今的他,估计连一个培养宗室人才的念头,都不会起吧?

赵陌没心情再说父亲什么了,还好他并不是任由赵硕在辽王府行事,自己也暗中作了些手脚,估摸着应该不会因为赵硕的退缩,而对计划造成大影响。

他转头看向阿寿:“王爷没逮到父亲,后续就没动作了么?”

阿寿答道:“王爷十分生气,当场就摔了茶碗,可王府里事情多,他们才到京城,整理行李是一件事,把到达的消息上报宫里和宗人府是一件事,还要往各家王府、公主府送帖子。王妃又病了,听说是中了暑,王府里的新管事们忙着给她请太医,王爷又另外吩咐人去寻京中有名的好大夫。还有两位少爷,二爷寻思着要去打听从前旧友的消息,还让人去打听王家那位大归的小姑奶奶如何了。至于三爷,他好象跟二爷吵了一架,回屋后把整间屋子里的东西都打坏了,然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生闷气,谁叫他都不肯开门,连饭都不愿意吃。”

赵陌讶然:“三叔这是做什么?虽说他从前就脾气不好,可是……这也太过了些吧?”

阿寿笑笑道:“郡王爷不知,前几个月,刚刚传出消息,说王爷与王妃听闻世子爷在京城里惹了事,可能遭到皇上厌弃,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废了,王妃提议要回京为儿子争到世子之位,就在那之后几天,三爷在城外坠马了,摔断了腿。为了他要养伤,王爷王妃才迟迟未能定下入京的时间。幸好府医擅长跌打损伤,医术了得,三个月就把三爷的伤给治好了,可他却成了瘸子,走路一拐一拐的,十分难看,即使在穿的鞋子上做手脚,也不过是让他瘸得没那么明显罢了,明眼人一看,还是很容易看出他是个残疾来。他受伤后,曾经让身边的小厮去马棚查过,说是马鞍被人做了手脚。他一直怀疑是二爷做的,因为二爷坐过宗人府大牢,虽是长兄,能得封世子的机会更低,倒是三爷他更有把握些。三爷觉得二爷这是在铲除异己,为了能夺得世子之位,连同胞兄弟都不顾了。”

赵陌的表情有些微妙:“那么……到底是不是二叔做的呢?”

阿寿倒是说不准。虽然他们一直都在留意辽东那边的消息,但由于辽王一家这些年都挺老实,因此手下的人也有些松懈了,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生意或是军队方面的消息上。赵研摔马一事,安插在辽东王府的人就只是简单传过一次消息回来,并没有太过关注后续,所以赵陌并不知道他残疾的消息,只当他是受了一回伤。当然,这也可能跟辽王与辽王继妃听到小儿子的控诉后,便迅速清除了所有相关证据、封锁消息有关。辽王夫妻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二儿子的黑历史,同时避免小儿子查出更多令人难堪的证据来。赵陌的人因此消息闭塞些,也是不可避免的。

阿寿对赵陌道:“从辽东跟到京城来侍候的人,对此事也是众说纷纭,其中虽然也有人相信二爷无辜,三爷只是运气不好遇上了意外,但有一多半的人认为,这事儿就是二爷干的!王爷与王妃为了保住这个健全的儿子,特地帮他善后,隐瞒世人。三爷因为摔断了腿,已成残疾,没什么希望做世子了,王妃也就冷落了他,不过王爷待他还不错,处处照应,不许王府里的人克扣三爷的东西,还常劝王妃对三爷好些。只是二爷与三爷这回是彻底翻了脸。”

阿寿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据说,他们兄弟本来已经多年不和,只是在人前还装作和睦的模样罢了。三爷这次摔马,是因为二爷主动找上他,请他出城骑马游猎、喝酒玩乐,从此兄弟和好。马上就要上京对付世子了,他们是同胞手足,需得团结一心,才能对抗外敌。三爷信了,跟着他出了城,结果就出了事。三爷认定二爷对自己再无兄弟情谊,如今连表面功夫都不乐意做了。二爷每次都会向王妃告状,王妃就必定会说三爷的不是。”

赵陌心里有些意外:“没想到,我以为王妃对两个儿子都是一般疼爱的。即使三叔如今不良于行,难以继承世子之位,好歹也是她亲生的儿子,更有可能是受到了兄长的暗算。王妃若是聪明,就该多多安抚他,对他更为怜惜,让他相信事情真是一场意外,同时勒令长子不要再挑衅幼弟,就算是做戏,也要做出关爱幼弟的好兄长模样,打消三叔的疑心,而不是一再偏向长子,以致幼子对母亲兄长的怨恨日渐加深。再这样下去,二叔三叔即使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也会有萧墙之祸了。”

阿寿哂道:“王妃也是糊涂,当日她决定要上京再争世子之位时,就不该让二爷觉得三爷会威胁到他。况且,二爷三爷兄弟俩多年不和,虽然是三爷的错,但他们是亲手足,这么多年了,王爷王妃竟然还没让他们和好,成天里都在想什么呢?”

赵陌笑笑,不以为意。那母子三人早晚会出问题的。他还小的时候,就察觉到这一点。二叔三叔的性情都有许多不足,偏父母只知道一味纵容,不懂得教导。在辽东偏安一隅还罢了,到了京城,谁还会事事纵容他们呢?也就是辽王还觉得自己妻贤子孝,只把原配视作脚底泥,将原配所出的儿孙一个劲儿地往死里逼。会有今日的结果,真是一点儿都不出奇。

他转头去问阿寿:“王妃的病情如何了?能起身待客么?”

阿寿道:“估计挺勉强的。王府那边给几家王府,还有皇亲都递了帖子,但约定要上门拜访的日子,最早也是在两天后,恐怕王妃的身体还十分不适,需得再养两天。”

“那很好。”赵陌挑了挑眉,“替我送张帖子过去,就说我明儿一早过去请安。”

阿寿有些懵:“郡王爷这是……”辽王继妃还身体不适呢,怎么这时候去请安……他顿了顿,忽然好象明白了。

赵陌笑笑,他当然要挑辽王继妃身体不适的时候过去请安,还能顺便问候她的病情,装个孝顺孙子的模样,只需要谈论她的病,就足够打发时间的了,不必听他们夫妻太多废话。而且如今三叔正闹脾气,只怕祖父辽王也没什么心情理会他。二叔那个人,顶多是在他面前显摆一下长辈的架子罢了。他抬出宫里做挡箭牌,二叔就断不肯再在他面前充大。

谁叫赵砡如今还有求于宫里呢?

等这番孝孙的戏做完了,赵陌正好再往宫里走一趟,便有了与太后聊天的谈资。比如两位叔叔的婚事,三叔的脚伤,等等等等,都可以聊一聊嘛。

还有,三叔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即使曾经年少轻狂,做下过错事,受到这样的报应,也太可怜了些。赵陌觉得自己身为侄儿,很应该去安慰安慰他的,怎么也要让他心里好受一点儿。

父亲赵硕已经怂了,没什么可指望的。倒是三叔性情暴烈,似乎还可以用一用。有些事他反正曾经做过一回,再做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宗室子弟那么多,宗室爵位也不少,有了爵位,就有了钱粮,有了生计,甚至可以独门立户了。只要三叔不是太蠢,执迷不悟地要与侄儿划清界限,赵陌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帮上点儿忙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秦楼春》,方便以后阅读秦楼春第二百七十四章 帮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秦楼春第二百七十四章 帮忙并对秦楼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