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失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oeva 本章:第二百七十二章 失踪

辽王与辽王继妃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京城时,正值最炎热的盛夏季节。

他们从相对要凉快许多的辽东刚来到炎热又干燥的京城时,别提有多难受了。辽王继妃还中了暑,是躺在车里进的城门。她又是头晕,又是脑涨,胸闷气短,食欲不振,还想吐。晚上睡不好,面色青白,更有黑眼圈,整个人狼狈不堪。正想要到达京城辽王府后,便好好歇息几天的,谁知进府后才发现,原本安插在这里的心腹管事与旧婢仆们不见了。

辽王府中至少有一多半的管事换了人,剩下的都不是辽王继妃的亲信之人。更过份的是,她留在王府主院里的一个女管事不见了,那是她从前的陪嫁丫头,只因被她配给了辽王的长随,丈夫被任命为京城王府的总管,派来京城驻守,把妻儿都带上了,才被她安排来此任个闲职。她可能几年都来不了京城一回,但这女管事夫妻俩每年过年和她夫妻生日时都会到辽东王府去请安。明明正月里一切都好好的,这才过去半年,怎的人就与其丈夫一起消失了?!而且这女管事消失还不算,竟然连两个年后才从辽东王府调过来的丫头也失了踪!

辽王继妃的面色越发难看了。她怀疑起了赵陌。腊月里赵陌被皇帝召入京中听用,便一直住在辽王府里。而她听闻消息后,也曾存了算计的意思。特地派出两个标致又机灵的丫头随管事夫妻回京,就是想着要钻个空子的,没想到迟迟找不到机会。辽王继妃还盘算着,等到自己夫妻进了京,占了长辈身份的优势,赏孙子两个绝色的通房,谁也没法说她的不是,赵陌再想避,也避不开了。哪里想到,这两人会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说这事儿跟赵陌没关系,她才不信!

辽王继妃扫视一眼侍立在床前的几个丫头,虽然当中有眼色的也有眼熟的,但全都不是她用惯的人手,她不大信得过,便让辽东跟来的侍女们接受了屋中的事务,把京城王府这群人通通赶了出去,又命人去传几个自己记得名字的管事来。

最终来的却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但并不是夫妻。男的管的是门房里接待客人,女的是内厨房的掌事。这两人都是几年前就在目前这个职位上的,也算是称职了,偶尔还会有比较出色的表现,因此辽王继妃对他俩的印象都不错。

她问他们,其他管事到哪里去了?

门房管事回答说,总管得了痨病,病得起不来了,老婆孩子都告了假去照顾他。因为担心会过了病气,因此不敢叫他们一家子来给王爷王妃小王爷们请安。

至于其他的几位管事,有的是摔断了腿,有的是得了急病被送到乡下去了,有的因为在妓院里与人争风吃醋被打破了头,还在家中挺尸,也有人是酒后落水淹死了,甚至有人是涉嫌犯案,被顺天府衙抓进了大牢。总之,病的病,伤的伤,关的关,死的死,一年半载内他们当中都不会有人能回到辽王府里当差了。

尤其是那位因为犯了大案被抓进牢中的,辽王府最好还是别去认人,也别包庇他了。他证据确凿,真要勉强去救,只会连累了王府的名声。

辽王继妃没兴趣赔上王府名声,去大牢里捞个小管事。她此番进京可不是为了来游山玩水的,还有大事要做呢!怎会为了个微不足道的下人,连累了她宝贝儿子的前程?

她只是觉得,事情怎会这样巧?她三月里决定进京时,曾经给这边王府来过信,当时王府里头可是一切安好的!就连暂住在此的赵陌,也是老老实实地,只要王府里的人不招惹他,他便不会与人为难。虽说他住的院子守得太过严实,让两个丫头想要钻空子也找不到缝儿,可他好歹也在这王府里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怎的才过去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的亲信们就几乎全都折损了呢?!

她才不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那些管事们就都象约好了似的,纷纷病倒、受伤、死亡、被抓,这一定是别人的诡计!是赵陌么?还是赵硕?!

她用怀疑的目光看向眼前这两名管事。他们仍在原位上,不曾受到影响,是什么原因?虽说这两人并非自己的亲信,而更象是辽王的人,但赵硕赵陌父子俩如果有心要清洗辽王府里的管事,又怎会无端留下他们俩?莫非……他们背主了?!投向了赵硕那孽子?!

门房管事与内厨房管事仿佛没有察觉到辽王继妃的怀疑似的,都露出了一脸敦厚质朴的表情。这也是辽王信任他们,把他们提拔起来做管事的原因。他们不约而同地宣称,虽然几位管事生病、受伤、被抓、死亡得很突然,但这真的只是巧合,而且彼此是有关联的!

先是因为有人在妓院里被人打成重伤,其他管事赶去救人的时候,有一个不幸从马上摔下来断了腿。因为是深夜里行事,那天下了雨,总管把人救回来后,就得了伤风。可是因为王爷王妃即将上京,为了做好准备,他日夜忙碌,没有好好休息,也没空去看大夫,以致病情加重,转成了伤寒,只能去乡下休养。有别的管事因为不知情,靠近了他,也被传染了,一并送到了乡下。总管走了,王府大权要由其他人接手,为了争夺大权,两位管事斗得厉害,其中一人揭穿了另一人过去犯下的罪行,让后者被顺天府衙抓进了大牢。他正要为自己的胜利而欢呼呢,谁知乐极生悲,在酒楼里喝醉了酒,就回家路上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死掉了。

辽王继妃听得木然。倘若事情果真如此,那这几个人真是有的不走运,有的却是活该。她气他们出事得不是时候,但她身体的不适越发严重了,已经没有精力再问下去,只能匆匆把两名管事打发走,先睡一觉再说。

门房管事与内厨房管事退出上房,彼此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各自离开了。

他们如今确实已经背叛了原本的主人,受到了世子赵硕的威逼利诱,转变了立场。但是,他们并不是冲着名声不佳、前程黯淡的世子赵硕去的,而是看中了世子的嫡长子,如今正得圣宠的肃宁郡王赵陌。赵硕虽然不太聪明,但他有一句话说得好。凭着他儿子如今在皇室里的脸面,只要他赵硕不是犯了谋逆大罪,皇帝就绝不会换辽王世子。

更何况,他名声不佳,他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不见得就有好名声了。赵砡坐过宗人府大牢,宗室里不会有人支持他成为世子,就连寻常亲王嫡子能得到的郡王之位,他也别想肖想了;赵研小小年纪就陷害同胞兄长,更是品行不端,叫人厌恶。就凭他俩,怎么可能夺走他的世子之位?除非辽王继妃老蚌生珠,再生出一个嫡子来,倒还有望争一争。可她都这把年纪了,还能生得出来吗?就算真的生出来了,作为幼子,想要长到能跟长兄争权夺利的年纪,都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以后了。

两位管事能在现在的位置上稳稳当当坐了十来年,自然不是蠢人。赵硕的分析有理,辽王与继妃,以及他们生的两个儿子,当真是前景黯淡。虽然赵硕的前程也不见得光明,但他好歹有个好儿子呀!在王府为奴多年,他们深知自己想要过好日子,就得跟个靠谱的主人。既然有人愿意招揽他们,他们又何必紧抱着一艘将要沉没的破船不放?

反正,肃宁郡王赵陌已经私下联系过他们了。他用不着他们干什么危险的事,只需要帮着传递些消息就可以了。当然必要的时候,兴许还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但为了保密,是不会让他们暴露身份的。

两位管事信任赵陌,更甚于信任赵硕。如今他们看到自己轻易地过了辽王继妃这一关,心里也安定了许多,便各自回归自己的岗位,尽心尽责地履行着自己的任务,仿佛他们真的是辽王与辽王妃手下最忠心的仆从一般。

辽王继妃头痛地躺在床上呻|吟着,辽王带着两个儿子进了屋,她也没搭理。

辽王见状,低咳了一声,问她:“好些没有?我让厨房给你送些清淡的米粥小菜来,你多少吃一些吧?已经打发人照着府医开的方子去抓药了,等药熬好了,你喝一碗下去,就会没事的。”

辽王继妃冷笑:“依我说,咱们从辽东带来的这个府医,没少给我们开方子。我这一路上不知吃了他多少药,总不见效。既然他如此无能,还用他做什么?都已经进了京城,还不如正经请个太医来呢!太医的医术,总比府医要强些。”

辽王却不信任太医的医术:“他们医术再高又有什么用?给贵人开方时,从来不敢拿出真本事来,只会开些太平方,生怕惹祸上身。那些太平方,吃了也治不好你的病,还不如咱们自家的府医可靠。”

辽王继妃撇嘴:“王爷只会说太医不好,可我从前吃过太医的药,就觉得不错,哪里象王爷说的那样呢?”

她如今对丈夫的态度已经没那么敬慎了,有时候甚至还会忍不住发点儿脾气。辽王倒是纵容她得紧,并不在意,反而一再低声下气地哄她,直到把她的气哄顺了为止。如今她顶嘴,辽王也不生气,只转头去命丫头们取些消暑的丸药来给妻子。

次子赵砡凑到母亲床前:“母妃,我们都已经到了京城,是不是……该往陈家递个信儿了?”

对着儿子,辽王继妃立刻就换了嘴脸,笑得十分慈爱:“是该给他家递个帖子去了,不过母妃身体不适,怕是还得再等几天,才能去见他们。我儿且耐心些,略等一等。这回母妃包管给你娶个标致又贤惠的媳妇回来!”

赵砡这才满意地笑了:“他家那等门第,本来我是不怎么看得上的。但陈良娣在东宫里仅在太子妃之下,就当是给太子一个面子吧。对了,得是嫡女才行!不是绝色,我可是不会要的。”

赵研冷眼看着哥哥向母亲撒娇,面上露出了冷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秦楼春》,方便以后阅读秦楼春第二百七十二章 失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秦楼春第二百七十二章 失踪并对秦楼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