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959 重返大清(64)三合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木儿 本章:959 重返大清(64)三合一

奇爸怪妈(64)

苏媛女士给林雨桐看过林博小时候和中学时代的照片,在那些照片上林雨桐见过眼前的这个人。【无弹窗.】具体叫什么名字林雨桐也不知道,林博说起来总是说你六叔如何如何,所以基本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林博说的老六。

这两人的关系形容起来,那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了。不说自己在外面有没有知名度,有多少人认识这张脸,就只自己跟林博长相的相似程度,老六就不可能认不出来。而他出现在这里,是受了林博的委托?还是只是巧合?其实也没多大的关系。林博虽然有时候不是很靠谱,但是交朋友还是很有一套的。不管是圆饼还是江桥,不提个人的品行和性情,就只对林博这个朋友,看起来很有几分义气的。哪怕现在只是巧遇了,这位自己该叫一声‘六叔’的人,也绝对不会不管自己。

琢磨着这事,虽然不害怕,但心里还是免不了松懈了一分。这一松懈,抓着刀疤的手就不由的轻了一点。

这一轻,刀疤胳膊一转,回身恶狠狠的瞪了林雨桐一眼,就想挣脱出去。林雨桐只瞟了他一眼,抬手就直接将刀疤的胳膊给撅了。随着‘咔嚓’一声响,紧随其后的就是大把的一声惨叫之声。大头怎么也没想到林雨桐会这么嚣张,当着自己面,就直接废了自己兄弟的一条胳膊。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姑娘,在对方提供的信息里并没有她受过格斗训练记录,谁也没防备她,更没想到她是个练家子。这出手废人胳膊那动作,比自己还有娴熟利落。

大头面色一变,就要上前,“林小姐,这可不是做客的规矩。”

不等林雨桐说话,老六先是伸出胳膊将大头拦住,这才道:“好好说话,动粗可不是办法。林小姐是贵客,失礼的是我们。”说着,就意味深长的看了大头一眼。

大头一愣,也对!不能伤了自己的兄弟,回头钱也要不到。这位林小姐看起来可不是个好性子,刚才刀疤不知道怎么不客气了,说不得这会子比自己还恼恨的厉害。想到这里,他憋了回来,但输人不能输阵,只道:“给六爷一个面子。”

林雨桐也就收起来防备的架势,“我向来是个懂规矩的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冒犯我一寸,我就不会给他第二次冒犯我的机会。这一点也希望你记住了。要不然,咱们鸡飞蛋打,谁也别想好过。”

虽然看不见林雨桐的底牌在哪,但是敢这么有恃无恐,大头心里更加戒备了起来。回头看了屋门口站着的属下一下,暗暗的吩咐他加强巡逻,千万可别被人给摸进来。

老六将这些眉眼官司看在眼里,扭头看向林雨桐的眼神就闪过一丝亮光。这狠辣的劲给林博当闺女真是糟践了。在自己这条道上,她这样的即便是个姑娘,也是极容易出头的。他眼睛左右转转,见屋里的情况就知道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只是地方不大,这么多人一进来,屋里顿时就显得拥挤了起来,他扭头看了大头一眼,笑道:“林小姐不是要出去吧。出去在外面坐坐吧。也是!这一大早的,在屋里里怪闷的。别说她一个小姑娘受不了这份约束,就是我,也觉得不慎自在。”说完,也不管大头答应不答应,又朝外吆喝人,“来两人把我这小兄弟扶下去治伤,不打不相识,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么轻描淡写的态度,刀疤心里有些忿忿不平,但看向大头,他没有说话也就算是默认了。这才垂着眼睑,一手抚着另一条受伤的胳膊,被人给搀扶出去了。

三人这才依次从屋里出去,屋子前面的草地上,已经被人放了三把椅子,椅子中间放着两个小几,坐过去,就有人端着茶走了过来。

林雨桐接过茶,掀开盖子闻了闻,是乌龙茶。不算是顶级的货色,但也比一般世面上能见到的好的多。一个疑似缅国黑道的绑匪,喝的却是地道的乌龙茶?

她嘴角隐晦的勾了一下,眼神一转跟老六的眼神正好碰在了一起,一触即分。

乌龙茶喝到嘴里,茶水从舌尖滚过,这种用山溪水冲泡出来的茶香瞬间弥漫开来,林雨桐赞了一声,“好茶。真没想到这位大哥还是个雅人。”

大头呵呵一笑,自己算的哪门子雅人?这玩意喝着还没有凉水带劲。

老六却一言不发,只端着茶喝,好似真就是个顺便路过的路人,对他们之间的事情半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

没有人附和,林雨桐也不尴尬,真好有接口不说话,只端着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打量四周的情况。晚上看到的跟白天看到的,差距还是不小的。最起码这寨子的规格在林雨桐眼里就大了不是一点。

没错,这里在林雨桐的眼里是可以被称为寨子的。昨晚只以为是个落脚点,但现在看起来,这就是一处寨子。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寨子的前沿,那丛林掩映的更深处,才该是他们的老巢。虽然从坐着的这里看不到那隐身的寨子,但是从这周围的树木的情况还是能判断出一二的。比如通往那个方向的树木看起来依旧杂乱,但树与树之间,有个明显的空隙。这如果不是有人长期从这路来回的穿过,是不能形成的。还有地下的草地,别出的都茂盛的很,有的足有半人高。只有那个方向,正好夹在树与树之间的地面上的草,都是贴着地面长的,而这么距离,刚好能容一个人通过。这里要不是一个分长走的夹道就见鬼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判断,其余的人可能被关押的地方离这里其实并不是很远。

大头不知道林雨桐在想什么,彼此对坐了半个小时之后,他才看了这位一直好像事不关己的六爷一眼,见他确实没有说话的意思,这才又开口了,“林小姐,今天的不愉快,都是我没有约束手下才造成的。给您带来不愉快,还请您见谅,他就是个粗人,等他的伤好点了,如果您孩子我们这里做客的话,叫他来给您赔礼道歉。我先在这里跟您表态,当初我承诺您的,您是我请来的贵客,这一点怎么着也不会改变。我们无意得罪您,实在是……生活所迫。对您来说,钱就是个数字,对我们来说,那就是生活的保障。我这个人啊,一直就羡慕那种有赚钱的脑子的人。你说我活了半辈子都没挣来的钱,叫您这么一年半载的就给赚回来了,您说我心里能不钦佩吗?我是真的钦佩!可不是还有一句话吗?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您靠脑子,我靠武力,都是没办法的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这么用的吗?你的汉语是哪个老师教的?

林雨桐和这位六爷脸上的神色太直接,大头想看不见都难。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那什么,两位别见笑,汉语我也是学了半辈子还是学了个半吊子。”

还行!会用‘半吊子’这个词就算是学的不错了。

林雨桐接话道:“你的意思我大概齐是明白了。就说我有本事挣钱,如今给你一点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我还年轻,只有要挣钱的脑子,多少钱赚不了?犯不上为了这点钱给你拧着来。我是瓷器,你们是瓦罐,用我这瓷器硬碰你们的瓦罐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是这个意思吧?”

“嗳!”大头一拍大腿,“跟明白人说话就是省劲。钱对您来说,那就是个屁,放了明儿还会有。对咱们来说,干了这一票,兄弟们可得躲了。这钱怎么着也得够兄弟们后半辈子的花销吧。”

“呵呵呵……”林雨桐都被他这强盗逻辑给逗笑了,“那你打算要多少钱钱安顿下半辈子。”

大头一下子就坐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朝林雨桐比划,“一亿!只要一亿!”

“人民币?”林雨桐抬眼问道。

“美元!”大头说的斩钉截铁,“兄弟们把头别在裤腰带上,一亿人民币怎么够?您别跟我讨价还价,用您的话说,您是瓷器,我们是瓦罐,您损伤不起,但咱们都是贱命。”

“一亿……不管是人民币还是美元,这个价我都出的起。”林雨桐闲适的往椅背上一靠,“但是一个亿的美金,你开的价码未必太高了一些。”

大头眉头一皱,“林小姐,我还得提醒你一句,您可不是一个人在我这里,还有整整一个摄制组的人员呢。这么多人,一亿美元算多吗?”

“呵呵。”林雨桐随意的一笑,又诧异的看向大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凭什么要我为他们买单?他们已经牵连了我一次,我也做到了仁至义尽。其他的,跟我何干?”

“林小姐也是场面上的人,就不怕将来社会舆论的指责?”大头明显是不信林雨桐的话。他太清楚名声之于这些人的重要性了。

“舆论指责我?”林雨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的大笑起来,“指责我什么?我提醒你注意我的性别和年纪。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即便走的一帆风顺,在很多人眼里,我也是借了父辈的光。如今没有亲人可以依靠,一个人身陷泥潭,能护住自己就算不错了,还能指望这么大的一个小姑娘去做拯救世界的超人?别逗了!所以,你还是另外打算吧,每个人的价码不同,你可以找他们去谈。”

“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大头的眼睛眯了眯,怎么也没想到林雨桐讨价还价的方式是这样的。只要把价钱降下来,谁去管他们的死活。

如此一来,那些人留在手里反而成了烫手的山芋了。

自己把事情搞大了,这些人是放又放不得,不放吧,好似半点价值也没有。他们捆在一起的价值也比不上林雨桐一根手指。难道全杀了?他还真不敢,绑架勒索杀害一两个人质跟大规模的屠杀还是不一样的。再加上这里可不是只有一个国家的人。这要是敢这么干,那这以后只等着被人追杀了。这世上只怕是再难有立足之地了。

林雨桐好整以暇的端着茶,好似在等着他的决断一样。

一边的老六听的想笑,这家伙是被这小丫头给绕到圈子里去了。别管那些人有用没用,只要她在手里不就行了。需要什么讨价还价?完全没有必要嘛。这家伙不至于这么笨,估计是自己坐在这里,他一时半会也猜不透自己的来意,心神一半都放在自己身上,这才乱了方寸,不消一会子就能反应过来。他听了这半天也算是听出来了,这丫头其实就是在拐弯抹角的打听那伙子人的下落,同时也在试探对方的老底的虚实。

他没有插话,倒是想看看,这丫头绕来绕去到底是想干什么?

大头站起来在空地上来回的踱步,走了半天就对着林雨桐一声冷笑:“林小姐,我是个笨人,脑子没你聪明。你也别当我是傻子。那些人对你不重要,对我也不重要。现在我就一句话,你一个人……”他重新竖起一根手指,“一亿!美金!”

对这个结果林雨桐没有意外,她重新将茶杯放下,整个人坐起来身体前倾,叫她显得充满了攻击性,“一亿美金!可以!”

可以?

大头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幻听了。刚才是东绕西绕,现在却一口答应下来,这倒是叫他有点不确信起来,“你说可以?”他又重复的问了一句。

林雨桐点点头,紧跟着又道:“你先别急,我也是有条件的。”

大头刚刚翘起的嘴角就僵住了,他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能到了这里安之若素还能侃侃而谈的人怎么会是等闲之辈,于是面色紧跟着冷下来,才要开口说话,就又被林雨桐抬手给挡住了,就听她道:“你先别急,听我把条件说完。”

大头一肚子话给憋在肚子里了。

老六就在心里笑,不知不觉之间,她倒是牵着对方的鼻子在走了。有点意思!

大头又看了这位六爷一眼,只得坐过去,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来,“那就……请讲吧。我洗耳恭听。”

林雨桐轻笑一声,“你也别觉得憋气,你的目的是钱。只要能拿到钱,这绑票的事情都干了,我这点要求其实真算不上什么。”

这话可真是不客气。

大头隐晦的抽了抽嘴角,到底没有再出言打断。

林雨桐伸出食指,“第一,你得配合我拿到那些人的欠条。”

欠条?

什么意思?

大头疑惑的看向林雨桐,“还请林小姐把话说清楚,咱们是粗人,肚子里没那么多的弯弯绕。”

林雨桐用手指有意无意的往山寨的方向指了指,“你不打算从他们要钱这事,不能被他们知道。你的做出穷凶极恶的样子来,不管是敲诈还是勒索,叫他们自己报价。没钱没关系,叫他们写欠条就行。然后再做出‘逼迫’我替他们给钱的样子……”

大头恍然:“你这是既想□□又想立牌坊!”

林雨桐一下子就把脸子给撂下了,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呢。

大头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并不恰当,但意思不就是那么个意思吗?哄的叫人家签下‘卖身契’还得念她的好。还真是无商不奸,难怪人家能发财呢。但要说起心狠,这位好似一点也不比自己这个绑匪心慈手软。但细细想想,这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钱没少拿,顺手做这点事好像也不是不行。她损失了那么多,总得找补一点,这些人在自己眼里一文不值,但在专业人士的眼里,用好了,以后也是财富。这么一想,倒也能明白对方这么做的用意了。又琢磨了两遍,没什么陷阱和害处,这才点点头,“行!就按林小姐说的办。”

老六心说,得!其他人的下落也叫她给套出来了。必然是会带过来了,借钱至少得面对面吧。这孩子心还真善,都自身难保了,还没放弃其他人,这品行就叫人喜欢。

林雨桐那边对着大头又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钱归你们,你们以后归我。”

这话一出,饶是老六也险些端不住手里的杯子。更别提大头了,他几乎是瞪着眼睛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好半天才问道:“您刚才说什么?”

“我说钱归你们,你们归我。”林雨桐挑眉道:“出了这事,你们的下场只能是亡命天涯。即便有钱,从长远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事……我可以帮你圆过来,说是节目效果也罢,其他的也好,保证以后不会有麻烦。而你们拿了钱安心的在这里呆着,等我哦需要你们的时候,自会通知你们。要是觉得划算,咱们倒是可以谈谈。”

大头脖子上的喉结不停的滚动。这个建议他不是不动心,能过安稳的日子,谁愿意亡命天涯?他倒是不担心林雨桐说话骗他,事实上有钱人雇佣他们这样的人实在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出了这次的事,估计她也是怕了,打算以毒攻毒了,防着再有人打她的主意。但这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我得跟兄弟们商量……”

“当然。”林雨桐一笑,“我不着急,可以等嘛。”

老六心里就闪过四个字——缓兵之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959 重返大清(64)三合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959 重返大清(64)三合一并对敛财人生[综].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