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

番外 刘桐+常润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狐天八月 本章:番外 刘桐+常润之

    刘依白出身刘姓皇族,身世往上追溯,乃是泰昌年间,荣亲王的二十四代孙。当今萌萌哒的皇帝陛下,按照辈分来说,是她的堂弟。

    大魏皇室枝繁叶茂,刘依白这一支,其实走到现在,已经不算是皇族中人了。毕竟皇室现在虽然保留着,但不过起个脸面的作用,执政的不是他们,政党虽然对他们很客气,却也不希望拿纳税人的钱供养太多的皇族人士。

    刘依白的父母身为科学家,常年在外,如今正在南极考察。因为其父母在科研上的贡献,国家也挺重视这一家人的,皇室也是一样,刘依白很小的时候便常被接进宫里居住,和当时的太子殿下、现在的皇帝陛下从小一块儿长大。

    刘依白小小年纪便有皇家气度,可偏生她这个人有些特立独行。

    刘姓女子,长大后从政也好,从商也好,有当舞蹈家的,当摄影家的,当设计师的……不一而足,皇室都愿意作为她们的靠山,培养她们。

    可刘依白呢,她却走了一条让皇室多少有些诟病的道路。

    她当了明星。

    刘依白今年二十三岁,作为演员,她的表演生涯才刚刚开始,有出身皇室这样一个背景,注定了她会广受关注,未来的前途亦是无量。

    可是就在发展前景一片光明的时候,她闹出了绯闻。

    若是绯闻对象是某个男星,某个政商名流,或者干脆是皇室中某个人,只要是正常的,大家都不会对这样的恋情非议。

    可偏偏刘依白找的这个对象,哪怕身家不菲,可终究是个残疾人。

    这个人,左腿膝盖以下截了肢。

    今天是刘依白的绯闻闹出来之后的第三十七天,此事的热度已经降下去了,最近两天热搜上的关键词是“伪白莲”、“泰昌帝”、“皇帝陛下”和“曾x6孙子”。

    可以说,刘依白完全能将之前的绯闻,无视过去了。

    但她在事件发生一个多月后,决定开新闻发布会。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皇帝陛下乔装打扮,戴了个黑超墨镜,潜伏在了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席中间。

    下午三点整,刘依白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

    刘依白穿了白衬衣、牛仔裤和小白鞋,青春活力,很好地修饰了她整个曼妙的身形。她扎了个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整张脸,没有戴墨镜,素颜出镜,直直对视着记者们的长枪短炮。

    皇帝陛下一脸遗憾,给自家王宫总管发短信:“你造吗?我堂姐好、漂、亮、的!我真的不能追她吗?我们血缘关系隔得老远了呢!”

    王宫总管回短信很快。

    “我,造,啊,可是陛下您只能死、了、这、条、心、了、呢!刘依白喜欢穆谭之,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全国上下都、知、道、了、呢!”

    皇帝陛下撇撇嘴,收了手机看向主席台。

    刘依白双手相叉,放在桌上,背脊挺直。

    “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不为别的,是想就一个月前被爆料的事,对公众作出正面回应。”

    “我与穆谭之在此之前,素不相识。而在那之后,我与穆谭之的确恋爱了。”

    “我们现在决定结婚,婚期已经定下,不准备邀请媒体观礼。”

    “另外,我个人决定暂时退出娱乐圈。”

    “之前对我与穆谭之之间的事,添油加醋,口出恶言并泼脏水,造谣诽谤的人,我已提请了警方,并上告法院,交了所有我掌握的证据,相信律法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感谢各位媒体今日的到来。”

    刘依白说完便站起身,对下边微微鞠了一躬,潇洒离开,一点儿不留恋。

    记者们赶紧上前,追着问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但刘依白压根儿不理,接过助理递给她的墨镜戴上,快速上了外面的一辆车,疾驰而去。

    皇帝陛下悄悄回了皇宫,兴致勃勃刷帖。热搜第一显然已经被刘依白抢下去了。

    皇帝陛下觉得手痒,忍了半天到底没有忍住,还是决定要蹭一蹭热度——虽然他本身热度就不低。

    “堂姐棒棒哒,赶紧生个小侄儿,我教他背《大魏|新律》啊!”

    ……

    下边儿的评论一律是——

    “哈哈哈,蠢堂弟奏凯!”

    “皇帝陛下今天也是萌萌哒!”

    “《大魏|新律》皇帝陛下背熟了吗?”

    “皇帝陛下关心你堂姐的婚姻生活做甚?赶紧昭告天下你何时选后啊!赶紧选后吧!”

    “赶紧选后+1。”

    “赶紧选后+2。”

    “赶紧选后+10086。”

    “赶紧选后+身份证号。”

    ……

    看到自己又上热搜,皇帝陛下满意地收了手机。

    另一边,刘依白到了皇庭别墅区,径直赶到了山顶穆谭之的家。

    穆谭之撑着一支拐杖,见到刘依白的身影,顿时绽开笑颜。

    “回来了?”

    “嗯。”刘依白上前自然地走到了他身边,笑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穆谭之道:“医生说,背部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再养养就没问题了。”

    “那就好。”

    刘依白陪着他慢慢走回屋里,玻璃幕墙遮挡不住柔和的阳光。

    刘依白拿了控制器打开了幕墙,花园里的清新味道窜了进来。

    两人坐在了旁边的地毯上,刘依白倒了水喝了一口,转手就递给了穆谭之。

    “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就去度蜜月。”刘依白眯着眼,惬意地歪头靠在穆谭之的肩上:“爸妈那儿我已经交代清楚了,他们的科考任务正在紧要关头,暂时是走不开的,所以婚礼要往后顺延了。”

    穆谭之点头,刘依白顿了顿,又道:“我今天宣布,退出娱乐圈了。”

    穆谭之讶异了下,笑道:“随你,你高兴就行。”

    刘依白侧头看他,渐渐有些痴迷。

    能当明星,刘依白自然是漂亮的。而穆谭之的相貌,比起刘依白来也毫不逊色。

    穆谭之的身家并不低,他父亲是娱乐王国的缔造者,全球影视集团的龙头老大。

    而现在这个头衔,则冠到了穆谭之的头上。

    一个多月前,穆谭之刚从国外回来,恰好巡视片场,正看到刘依白拍戏。

    那是一场在仓库之中较为危险的打斗戏,全球影视集团老总突然到来,众人没有准备,与刘依白搭戏的演员紧张导致刘依白走位失误,眼看着仓库上头一个大铁箱子摇摇欲坠地就要落下来,砸到刘依白头上,那一刻,穆谭之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猛地就窜了出来,将她抱到怀里,后背承担了铁箱的重量,当即便被砸晕了。

    这样的大事故自然是瞒不了的,一时间,热搜上全是他们两人的相关关键词。

    刘依白也懵了,她没想到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会舍出性命来救她。

    好在穆谭之没有事,事故发生后第二日|他就醒过来了。

    刘依白当然要去探望他。

    穆谭之住的自然是最高级病房,她进门前,手里捧的花都被门口的保镖仔细检查了好几遍。

    病房里,穆谭之自她一进来,深邃的目光就紧紧盯住她。

    “嗯……”刘依白不知道为何有些紧张,她舔了舔唇,方才道:“穆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

    “你叫刘依白?”穆谭之出声问道。

    刘依白一愣,点点头道:“是,我叫刘依白。”

    “你有男朋友吗?”

    刘依白一脸莫名,但还是回答道:“暂时还没有。”

    “那我做你男朋友吧。”穆谭之道:“或者,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刘依白捧着花的手一顿,尴尬道:“穆先生,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穆谭之道:“不是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吗?你不愿意?”

    刘依白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她想发火,却怎么都张不开口。

    两人的目光对视。

    穆谭之的眼神幽暗,眼中缓缓荡漾的是一抹幽蓝,刘依白想,或许他身上有一些外国血统。

    她竟看这双眼睛有些着迷。

    穆谭之忽然出声道:“你或许不相信,我的梦中,经常会出现一个女人,从前我看不清她的相貌,直到——昨天在片场,你回头的时候,我看到了你。”

    刘依白没有出声。

    “我昏迷后,总算在梦中,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模样。”穆谭之定定看着她:“那就是你。”

    “穆先生,这……”这不科学!

    “我相信前世今生,你信吗?”穆谭之打断她,道:“或许,前世你我就是恋人,既然已经遇上了,我就不打算再浪费多余的时间。”

    穆谭之捂着胸口:“我的心告诉我,就是你,只有你。”

    刘依白落荒而逃。

    穆谭之后背被重物砸到,整个后背都受了较为严重的伤。他在养伤的时候,开始了对刘依白的热烈追求。

    网络上黑子从来不少,见此事态发展,便开始撰文加上自己的脑洞发新闻。

    说什么刘依白借机上位啦,穆谭之被刘依白套牢啦,刘依白演技甚佳把穆谭之也给迷惑啦……

    然后就有人爆料,说穆谭之是个残疾。

    穆夫人在怀孕时没有孕检出来异常,待穆谭之出生后才看到,儿子左腿小腿畸形。从此,穆家便对儿子保护有加,不送他入学,只请私人教师来家中教他。

    穆家少爷成为了“神秘”的代名词。

    等到他长大了,穆谭之自己决心,将畸形的小腿给截肢了。因为左腿小腿畸形,严重影响他走路。穆谭之希望截肢之后,可以戴上假肢,体会体会正常走路的感觉。

    穆家同意了他的提议,穆谭之便成了个真正的残疾。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却到底还是传出去了。

    网络上立刻便有人跟风唾骂,说刘依白好歹出身皇家,却和个残疾人炒作,简直丢皇室脸面。

    出身皇室的女明星,与残疾巨贾之间的恋情,被摆在所有大众跟前,说女的依附男的有,说男的潜规则女的的也有,还有说男的因为残疾自卑,要找个女明星当老婆挽回点儿尊严的也有。

    说什么的都有。

    穆谭之丝毫不在意外界如何评价,他一直对刘依白紧追不舍,哪怕他行动不便,也处处制造和刘依白相遇、相处的机会。

    刘依白那段日子心力憔悴,既要面对大众的怀疑和议论,又要应付亲人朋友的询问,还要打发穆谭之的穷追不舍。

    刘依白干脆撂挑子——老娘不干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还真是躲不起,她不管去哪儿,穆谭之都能很快就出现。

    穆谭之也学乖了,知道刘依白不太喜欢他太过紧迫的盯人,每每到了刘依白身边,他就一个人乖乖坐在一边,也不说话,就陪着她,让刘依白没办法忽视他的存在。

    这样的情况久了,刘依白又觉得穆谭之挺可怜的,她一直无视他,他却一直静静陪着她。

    说来也怪,刘依白不是一个容易对人轻易付出感情的人,可她与穆谭之认识不过一个月,这个人在她心里却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

    她甚至有想,若是和穆谭之在一起,他们的感情会不会持续稳定地走下去……

    刘依白想了一宿,到底是决定和穆谭之好好聊一聊。

    这日|她换了个海滩,穆谭之紧随而来,见旁边没有其他人还有些讶异。

    刘依白对他招手道:“来,坐我旁边。”

    穆谭之拄着拐杖,动作有些缓慢地坐到了她身边。

    刘依白一直盯着他那条残缺的腿,穆谭之脸上却毫无愠怒尴尬之色,十分自然,一点儿不见自卑。

    刘依白觉得奇怪:“你不怕我嘲笑你?”

    “有什么可嘲笑的?”穆谭之道:“而且我感受得到,你不会。”

    刘依白没好气地嘟囔两句,觉得一开始谈话她就处在了下风。

    撇了撇嘴,她问道:“要是我一直不搭理你,你会如何?”

    “继续。”穆谭之道:“我有一生的时间可以纠缠你。”

    “你就不怕我因此讨厌你?”

    “不怕。”穆谭之笑道:“你不会。”

    “为什么那么肯定?”

    “我的心告诉我。”

    “你的心真万能。”刘依白没好气道:“难道它就不会出错?”

    穆谭之顿了顿,轻声道:“它属于你。”

    刘依白顿时脸红了,低头看海。

    海风轻轻,偶尔海面掠过一两只海鸥,远方水天一色。

    她没办法否认,阳光,沙滩,大海都可以见证……她对穆谭之,也动了心。

    穆谭之忽然开口道:“依白,我生来残疾,注定不能自由行走。可是很奇怪,自我懂事起,知道我与旁人不一样,我却从来没有生出任何不甘的负面情绪。旁人都说,大概是我自小心性坚韧……可我想,应当不是。当初我决定截肢,也并不感到有多么遗憾。”

    穆谭之深深凝望着她:“哪怕是我残疾的事情被人暴露出去,我面对你时,也并不觉得我该自卑。”

    “为什么呢……”刘依白喃喃。

    “对啊,为什么呢?”穆谭之笑道:“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因此嫌弃我,又或许是因为,这些对我来说,并非坏事。”

    “啊?”刘依白愣住。

    “我想,如果我残疾了,那就注定我行动受限。而这样,我就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你,而不用在别的事情上,花费太多的时间。”

    穆谭之轻声道:“刘依白,我们结婚吧。”

    刘依白在那一刻,有些沉迷进他低沉的声音里,几乎立刻就要答应。

    但好在理智回笼,她醒了醒神要拒绝,但话到嘴边,却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我们可以先做男女朋友,可结婚……”

    “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说明你对我也产生了感情。”穆谭之淡淡笑道:“既然如此,我们终是要结婚的,早些结婚,不更好吗?”

    穆谭之撑着拐杖站起身,右腿下跪,左腿膝盖断肢处艰辛地杵在了粗糙的砂砾上,伸手变戏法一般,他手心里摸出一枚钻戒。

    “刘依白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阳光下,他笑容纯粹,泛着幽蓝流光的眼睛吸引着她,让她陶醉,不知不觉地,任由他将手里的钻戒,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回过神来,刘依白突然笑了。

    她看了看戒指,又看向脸上飞起两团红云的男人,调侃道:“你对我使美男计。”

    穆谭之低声笑:“喜欢这个计谋吗?”

    “我觉得自己有些吃亏。”刘依白道:“我们认识一个月,如果现在就结婚,那便是闪婚,我甚至都没有好好谈一场恋爱。”

    穆谭之道:“我和你谈恋爱。”

    “那就不结婚。”

    “结婚了也可以谈恋爱。”穆谭之拉住她的手,不容拒绝道:“你收下了我的戒指,戴上了它,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不许耍赖。”

    刘依白微微有些眼热,她对穆谭之道:“即便我结婚了,我也要忙事业的。”

    “可以。”穆谭之道:“我不限制你的工作。”

    “我拍戏会有吻戏,甚至床戏……你也不限制?”

    穆谭之笑:“你开心就好,我虽然会吃醋,但我知道,那是工作。我只想陪伴在你身边,你不限制我探班就行。”

    刘依白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很相信穆谭之说的话。

    “为什么你对我那么包容?”刘依白轻声问他。

    穆谭之也怔了下,道:“我也不知道,可我的心告诉我,能早早遇见你,用更多的时间陪伴你,它很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刘依白的眼眶里猛地涌出了晶莹的泪珠。

    她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他道:“那么,今生还请穆先生……多多指教。”

    ***

    (番外完)(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继妻》,方便以后阅读继妻番外 刘桐+常润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妻番外 刘桐+常润之并对继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