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

番外 常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狐天八月 本章:番外 常鸥

    娶外海女人做妻,在大魏,常鸥是头一个。

    所以当他带着伊索瓦回到家乡的时候,众人看他的目光,宛如他就是一个壮士。

    没错,从他的体型上看,他本就是个壮士。

    常鸥和伊索瓦的儿子瑞雷都已经四岁了,伊索瓦学习大魏语言学得很慢,她觉得大魏语言很难学,哪怕她跟着常鸥随船走了几年,在那般好的语言环境下,她也只学会了一些日常用语。更为复杂的句子,她就说不出口了。

    相反的,常鸥却已经通学了伊索瓦家乡的语言,可以毫无障碍地和伊索瓦交谈。并且因为他语言学习能力的出众,归来后,常鸥被泰昌帝调到了大使馆,成为了大使馆的总负责人,并负责培训翻译人员,方便以后大魏与外海各国的交流往来。

    常鸥工作养家,而伊索瓦没有大魏女人保守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约束,在熟悉了常家人之后,她便表示想要带着瑞雷出门玩。

    钱姨娘愁得不行,要拦她吧,好像自己不近人情,不拦着吧,伊索瓦这模样,出门不就是让人围观的吗?

    好在她就是个姨娘,这事儿她不出声也行。

    钱姨娘便把目光放到了小韩氏的身上。

    小韩氏无奈,连说带比划总算将她不赞同的意思表达给了伊索瓦知道,并表示,伊索瓦想出门玩也可以,只是需要和常鸥在一起才行。

    伊索瓦十分不解。

    “鸥忙工作,我,不是负担。”伊索瓦摊手,绿眼睛幽幽的:“出门玩,他知道。”

    小韩氏没辙,人家毕竟是外海人,规矩和大魏不一样。大魏讲究出嫁从夫,但伊索瓦家乡那边的习俗似乎不是这样。

    小韩氏只能多派了人跟着这两位画风明显和大魏人不同的四太太和小少爷,免得他们出门出了事。

    伊索瓦好看热闹新鲜,她本就是个活泼热情的姑娘,不然当初也不会在对常鸥动心之后,就大胆地和他走到了一起。

    带着儿子,伊索瓦在大魏繁华的街道上逛来逛去。

    她在常家时,小韩氏有让人给她量体裁衣,做了好些大魏的衣裳给她。伊索瓦穿戴过后觉得好看,寻了人给画了像,但过后又觉得这些衣裳过于繁琐,新鲜劲儿过去后,这些衣裳被她束之高阁。

    可女人总归是女人,买买买的心理从来不曾断过。哪怕她觉得这些衣裳她以后多半是不会穿的,但在逛街时看到陈列在商铺里的成衣时,她总是不能抑制住购买的*。

    所以等她回府,好几个家丁手里都挂着她买的衣裳。

    小韩氏瞧着她身上穿的外海服饰,再看看她买的那些个花花绿绿的衣裳,只觉得眼睛疼。

    “伊索瓦啊……”小韩氏委婉地对她说:“我给你配个丫鬟行吗?”

    有个丫鬟在身边,好歹能跟她说说,买的衣裳要怎么搭配才不显得奇怪好笑。

    伊索瓦却直接拒绝了小韩氏的意思。

    “侍女,我有,她恋爱了,昨天,今天,约会去了。”伊索瓦认真地道:“我不缺人照顾,家里,很规律。”

    小韩氏强笑道:“外海的侍女,不懂我们大魏的礼仪习俗,你多一个我们大魏的侍女,出门在外也方便些。”

    伊索瓦苦恼地想想,妥协道:“好吧,但是,我不要丑的,要美姑娘。”

    小韩氏连连点头,钱姨娘忍不住在一旁出口问道:“为何要漂亮的侍女?你不怕她勾引四爷吗?”

    “勾引?”伊索瓦皱了皱眉:“丑姑娘,伤我眼睛,不好。美的,我喜欢,漂亮,心情好。”

    “那四爷……”

    “鸥?我们婚礼,有誓言。背叛?他不会。”

    伊索瓦摸了摸肚子,可怜道:“大魏菜好吃,饿了,能吃饭吗?”

    小韩氏忙叫人摆饭,牵了瑞雷坐下。

    伊索瓦没有身为儿媳要给婆母布菜的意识,跟着坐到了旁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小韩氏也没生气,见钱姨娘在一边眼巴巴看着,便让她给瑞雷夹菜。

    瑞雷一边吃,一边用伊索瓦的语言问她话。

    母子俩叽里咕噜交流一番,瑞雷小小叹气,又高高兴兴吃了起来。

    钱姨娘瞧着不是滋味,小声问道:“四太太和小少爷说什么呢?”

    瑞雷腮帮子鼓鼓,帮伊索瓦回答她道:“我问爹地怎么还没回家,妈咪说爹地一会儿就回来了。爹地吃不到香香饭,好可怜的。”

    瑞雷拿勺子戳着碗里今年的新米,小韩氏瞧着他那小模样爱得不行:“等瑞雷爹爹回来了,他有新蒸好的香香饭吃。”

    “真的?”瑞雷眨着萌萌的眼睛,得到小韩氏肯定的回答后,便笑弯了眼,吃饭吃得更香了。

    晚间常鸥回来,瑞雷跟他报告了今天做的事,又悄悄打小报告:“妈咪买了好多衣服,她又不穿。”

    常鸥笑了笑,抱常鸥去把他哄睡了方才回了卧房。

    夫妻俩聊了会儿天,伊索瓦忽然对常鸥道:“你们大魏很奇怪,你有两个妈咪,哦不,三个,都是你爹地的妻子,但是有地位高低的区别。这很不好。吃饭的时候,你的亲妈咪只能站着。”

    常鸥顿了顿:“怎么了?”

    伊索瓦认真道:“我们的婚礼,你说过誓言,我们要对彼此忠诚如一。你,只能有我一个妻子。”

    “当然。”常鸥点点头:“我从未忘记。”

    “那就好。”伊索瓦不过提醒他,说完话打了个哈欠,便躺下睡了。

    翌日常鸥照旧去大使馆,伊索瓦看着天气晴好,去了府里常鸥大哥的待嫁女儿的院儿里。

    小韩氏也在,和常府大太太赵青瑶正在对这位常姑娘进行“爱的教育”,教她如何笼络丈夫的心,如何讨好公爹婆母,如何在私下不吃亏的情况下,表现出面上的贤惠。

    伊索瓦歪头听了一会儿,忽然出声道:“你和你的未婚夫,爱过吗?”

    常家姑娘一脸绯红,赵青瑶抽了抽嘴角,对这个四弟妹道:“他们见过几面,也一起踏过青,旁的……自然没有多交流,又何谈什么爱不爱的。”

    伊索瓦尽力理解清楚了赵青瑶的意思,不由遗憾地道:“很可惜。”

    她抓了常家姑娘的手,认真道:“要是他不合适你,早些离开他。”

    赵青瑶顿时气极:“四弟妹,你这什么话?!”

    伊索瓦不解:“她不知道她未婚夫的……型号?”伊索瓦指了指自己双腿间,一本正经:“要爱过,才知道合适不合适。结婚了才知道不合适,还要分开,很吃亏的。”

    小韩氏惊呆了,颤抖着手指向伊索瓦:“你、你和小四也是……也是没成亲前就、就行了周公之礼了?!”

    伊索瓦不懂什么叫周公之礼,赵青瑶脸又红又白,解释道:“就是你说的……爱过。”

    伊索瓦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当然爱过,他,合适我,我很舒服,我爱那种感觉,所以和他在一起。”

    小韩氏感觉自己人生观都被颠覆了,她抖着双唇,想要问什么,却立马闭了嘴。

    小韩氏勒令赵青瑶和常家小姑娘不准再对他人说这件事,她拽了伊索瓦离开,避开旁人方才小声问她:“那你、你试过多少?”

    “嗯?”伊索瓦疑惑地歪了歪头,小韩氏咬牙切齿地问她:“你和多少男人爱过?”

    伊索瓦懂了,她回答道:“不多,四个。”

    “四……”

    小韩氏捂着心口,只觉得心肝疼。

    等到这晚常鸥回来,小韩氏立马将庶子给招到了自己跟前。

    她这会儿还气得很,见到常鸥便劈头盖脸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媳妇儿在你之前,有过三个男人?”

    常鸥挑了挑眉,点头道:“回母亲,知道。”

    “你知道你还娶她?!”小韩氏“啪”一声拍了桌子:“我们常家、我们常家几时娶过这样、这样的媳妇儿?!”

    小韩氏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难听了,但话中之意,常鸥岂能不明白。

    他笑了笑,道:“母亲息怒,母亲单说伊索瓦在儿子之前,有过三个男人,但母亲怎么不问,儿子在她之前,又与多少女人有过露水姻缘?”

    “小四,你是男子,她……”

    “儿子是男子,她是女子,可男女有何区别?”常鸥笑道:“在伊索瓦的家乡,女子和男子是一样的,甚至他们的国王和大臣、贵族,掌权的都可以是女人。这些姑且不谈,母亲觉得伊索瓦在儿子之前,与三个男人有过瓜葛,是她失德,可儿子一早便知此事,儿子并不介意。前事不论,只要我们在一起后,彼此忠诚就可以了。哪有那么多事情好计较的?”

    小韩氏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常鸥说动的,她沉了沉气,将伊索瓦今日在孙女面前说的话,大致讲给了常鸥听。

    常鸥闻言一乐。

    “伊索瓦家乡的男女是这样的,他们在婚前便会进行身体上的深入交流,如果觉得彼此契合,没有不合适,便会高高兴兴地举办婚礼。但若是不合适,他们可以商量慢慢适应,也可以商量彼此就此分开,不耽误以后在这方面的幸福。”常鸥道:“从某种方面上说,这也不失为一种新奇的生活态度。”

    “胡闹!”小韩氏怒道:“这不是置女子贞|操于无物吗?!”

    常鸥沉默了会儿,方才道:“儿子从前也对此不解过,所以询问过伊索瓦的看法。伊索瓦回答儿子说,女人的身体是很宝贵,但凭什么因为将身体给了一个男人,就要永远为那个男人守身?更何况那男人的尺寸不令女人满意。女人肯守身,只因为爱这个男人,即便他尺寸不那么如人意。当然,尺寸合适是最好的。”

    常鸥说到这儿笑了笑:“伊索瓦对儿子很满意,儿子对她……也很满意。”

    小韩氏被他一席话说得面红耳赤:“你们、你们太胡闹了!”

    小韩氏捂着胸口:“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咱们常家的脸可往哪儿搁啊!她这些想法,若是让家中的孩子们都听到耳朵里,听进心里去了,还不知道要生多少是非!”

    常鸥莞尔:“母亲多虑了,有您坐镇,府里乱不了。”

    “少给我扣高帽子。”小韩氏瞪他一眼:“你这媳妇儿,我是跟她没法儿交流了。你回去后同她说说,少在人前说那些个浑话。”

    常鸥应了一声,又听小韩氏唠叨了许久,方才获准离开。

    回房时,瑞雷已经睡着了,伊索瓦坐在梳妆台前无聊地拨弄着头发,见常鸥回来了,顿时一笑,起身便扑到了他怀里,手摸索到他的腰带。

    常鸥扣住她的腰,在她臀部轻拍了下,笑道:“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你的大妈咪今天因为我不高兴,我好像说错话了。”伊索瓦老实地道,麻利地解掉了他的腰带,手顺着他的腰腹摸了上去:“我后来想想,她是长辈,我还是不与她理论了。”

    常鸥莞尔,伊索瓦踮起脚寻他的唇,两人忘情地拥吻了起来。

    良久后两人分开,唇瓣与唇瓣之间拉扯出一条银丝。

    伊索瓦双手摸上他的肩,甜笑道:“鸥,我想你了,给我。”

    常鸥低低一笑,拦腰将她抱起,走向了床榻。

    常府里的人经常会看到四爷和四太太“恩爱”,在花园里,在小径上,时常会碰到他俩香嘴巴。

    开始时大家都面色惊惶地避开,私下里说着“有伤风化”之类的言语。但久而久之的,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外海人的到来,不单带来的新的知识和技术,还带来了更为开放的风气。

    从前大魏街上也不是没有情侣、夫妻携手同游的情况,但还不至于太普遍。

    而现在,街上随处可见拉着小手的男女。

    甚至胆大的,在那街角处、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还会瞅准机会偷个香,像是偷|情一样兴奋。

    保守之人站出来批判,但抵不住开放之气的洪流。

    不单单是在人与人交往上的开放,思想的空前开放,也随之而来。

    盛世之景,万国来朝,已经开始初现端倪。

    后世说起大魏这个仿佛开了挂一样的朝代,提起泰昌帝这么个千古一帝时,总免不了说起常文正公,常鸥。

    他是史上第一位翻译官,开创了大魏文字语言遍布全球的先河。

    他是史上第一位外交官,是负责对外交流的大使,泰昌帝与外国之间的经济交易,都少不了他的从中作用,严格来说,他对全球经济的第一次大融合,至关重要。

    同时,他也是史上第一位,娶了外国女人的古人。

    后世人说起他时,时常会称他一句“壮士”,赞许他乃开创先河第一人。

    岂不知,常鸥也的确是个真正的壮士啊!

    ***

    还有两篇番外,一篇泰昌帝的,一篇男女主人翁来世再续前缘的,所有留言下想看的番外,明后两天就可以更完啦~还有想要其他番外的小可爱,赶紧提啊,我写完番外就要敲编辑改完结啦~

    另外,再次宣传一下新书《星际植甲师》,小可爱们不要吝啬地帮忙捧个人场啊~(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继妻》,方便以后阅读继妻番外 常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妻番外 常鸥并对继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