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狙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二目 本章: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狙杀

“安德莉亚!”卡密拉大喊道。

“我、我知道了——”安德莉亚连忙握住枪把,闭上双眼,将所有杂念都抛至脑后。没有察觉、没有察觉、没有察觉……她在心中默念数遍后,猛地睁开眼睛!

一瞬间,视界陡然扭曲起来,眼前万物仿佛出现了无数重影,它们相互拉伸、重叠,并向着远方不断延展——那正是魔眼的感知在涌入她的大脑,随着本应该被阻隔的层层树影与大地一一浮现,闭锁的世界刹那间变得开阔而自由。

同时连接在一起的,还有希尔维的意识。

当眼中的重影完全凝聚在一起时,她的目光已顺着对方的思绪,投向了数公里之外——那个身穿漆黑盔甲的熟悉身影赫然映入她的眼中。而比视觉更强烈的,是斩魔者澎湃的魔力,后者从它体内绽射而出,浓郁得有如实体。

但不知道是骨架的溃逃太过突然,还是塔其拉的失守打击太大,斩魔者就那么直直飞在空中,身边也没有任何护卫。

“情况如何?”灰烬沉声问道。

“斩魔者……没有察觉到我们!”安德莉亚振奋地回道,“它朝着补给线飞过来了——虽然位置稍微有些偏东,不过依然在枪的射程范围之内!上膛吧,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灰烬点点头,将那枚硕大的神罚子弹塞入枪膛,接着咔擦一声推回了枪栓。

八到九公里左右,风向东北,无其他魔鬼干扰,这已经是预想中最理想的情况。安德莉亚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目标上,屏息发动了能力。

无数条线段蜂拥而出,汇聚到斩魔者身上,它们有的百转千回、有的上下起伏,很难想象一颗子弹能划出如此诡异的尾迹——但很快,大部分线段都暗淡了下去,只剩下一条银色的曲线愈发明亮、熠熠生辉。

她找到了那枚必然向上的硬币。

于此同时,身体里的魔力也在迅速下降,她没有太多时间来犹豫,机会只有这一次!

安德莉亚咬紧牙关,扣下了扳机。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她感到肩头像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一般,整个人都向后倒去。而一旁的灰烬早有准备,单手将她拉进了臂弯。

“真不想被你这样抱着啊。”安德莉亚抽了抽嘴角,身体却放松下来——此刻她的肩膀已经近乎麻木,宛如失去了知觉。即使不用看也知道,衣服下方肯定一片红肿,若没有娜娜瓦的治疗,恐怕得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这便是大口径带来的负担,哪怕采取了包括枪口制退在内的多种缓冲手段,余下的冲击力也不容小觑。武器试射时她就已注意到,哪怕制作出更多的神罚子弹,也不会有第二次开火的机会——无论是魔力容量、身体水平还是方舟的荷载,都限制了她的发挥。

不过一击必杀本就是她最引以为傲的能力。

和敌人打得有来有回,浑身浴血,那是野蛮人才爱干的事。

比如现在拉着她的家伙。

“如果不是顾虑到希尔维此刻和你感同身受,我才不想管你来着。”灰烬翻了个白眼,“结果如何,斩魔者它——”

“再等一等,”安德莉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子弹还在路上。”

视野中的那条银线正在飞速的缩小,它的末端已没有连接在斩魔者身上,而是从对方身前交错而过,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夹角。从她的视角来看,就好像子弹和魔鬼的关系是相互竞逐,奔着同一目标而去,最终将偶然汇聚于一点一样。

一旦扣下扳机,结果便已注定,神罚弹头将沿着预定的轨迹飞完全程,唯一的变数只在于目标——如果斩魔者突然改变方向,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二十五秒左右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祈祷,寄希对方一直维持在现有的姿态上。

由西向东的阵风不断推动着子弹,令其始终保持着高速飞行,并不断向魔鬼靠拢——在最后的数秒里,安德莉亚屏住了呼吸,甚至将心中的祈祷念出了声——

不要动、不要动、不要动……

就在这时,斩魔者忽然偏过头来,目光和她相交在一起!

安德莉亚顿时感到全身上下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然而下一刻,从空中下坠的弹头便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它的背部。

巨大的冲击力令神石四分五裂,从一团黑影变成了无数细碎的小块,但比神石碎得更彻底的,是斩魔者的身躯。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很难想象一块两指宽的石头会迸发出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厚实的盔甲像破布一样被撕开,子弹钻进它的体内后,直接在胸口爆开了一个大洞,血肉和脏器从中倾泻而出,好似一道浑浊的喷泉。

大概是洞口实在开得太大,斩魔者翻滚两圈后断成两截,保持着飞行时的余速坠向大地。

安德莉亚这时才从刚才的震慑中回过神来,她咽了口唾沫,“目标……死了。”

“我们成功了?”玛姬欣喜道。

“没错,”希尔维长出了一口气,“被子弹一分为二,就算娜娜瓦在场,应该也救不回来了。”

“干得不错。”灰烬拍了拍安德莉亚的肩膀,随后拿出了聆听符印,“闪电,叫海鸥号过来汇合吧,任务结束,我们可以回去了。”

“明白,”那头很快传来了闪电的回复。

狙击枪不一会儿便被拆解打包为零部件状态,只等另一支小队从东线归来,众人就能动身启程。一想到可以立马踏上归途,大家的神情都轻松起来。

唯有安德莉亚例外。

整个伏击过程都很正常,就跟计划的一样,除了斩魔者最后扭头的那一望——

直到现在她仍能感觉到背后久久不散的凉意。

难道它发现自己在注视它了?

但这怎么可能?相距**公里,还隔着一片丛林,要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她们,无异于海底寻针。何况对方之前并没有任何“寻找”的动作,而是突然就将目光对准了她,简直像是早就知道她在这里似的。

另外希尔维应该也看到了这一幕才对,为什么她却没有感到任何异样?还是说,她认为那仅仅只是一次偶然,并不值得胡思乱想?

大概也是,毕竟斩魔者已经死了……一个死掉的魔鬼,无论那一刻的举动是出于何种想法,都已没了深究的必要。

安德莉亚揉了揉额头,手指忽然停了下来。

她记得灰烬的脸上曾受过伤——为保护叶子,和斩魔者交手时留下的。

“对了,像划破表皮这样的轻伤,你靠自身的恢复能力,要多久能痊愈?”安德莉亚望向超凡者。

灰烬耸耸肩,“一到两小时左右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也就是说,只要十分钟,伤口便会有初愈的迹象,对吧?”她盯着对方的脸,问道,“那你此刻有感觉到它在好转吗?”

后者微微一愣,伸手摸了摸脸颊,“奇怪……还是有点隐隐作痛啊。”

希尔维率先反应过来,她神情大变,强撑着身体消耗过大所带来的疲惫,再次展开魔力之眼,接着一脸惊恐的望向众人身后,“当——当心!”

灰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剑转身,并将手中的大剑全力上挑!

只听到当的一声轻响,一道黑影擦着剑刃而过,径直扎入了玛姬的身体,其力道之大,将她生生带飞出去。

其他人还来不及去查看她的情况,一名身形高挑、浑身幽蓝的人形魔鬼已缓缓出现在一行人面前。

“找到……你们了。”

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再次包裹住了安德莉亚。

她难以置信地发现,眼前的这名魔鬼,平静得就像是湖水一般,从它出手到现身,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魔力的波动。

她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放开那个女巫》,方便以后阅读放开那个女巫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狙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放开那个女巫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狙杀并对放开那个女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