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凡间来

第九十八章 任务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想见江南 本章:第九十八章 任务

    儒装中年接道,“一月期满,新晋的掌门,需要到仙武崖领取任务,为我淮西府贡献力量。某此来,主要是关照你这点。唯因负责颁布任务的赏功使,也便是计户司的第二都使素来和冯庭术交好,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今次与你定然没好果子。”

    许易才要说话,便被儒装中年封堵,“你杀冯公子的手段,某已听闻,知晓你有些斤两,兼之心智高绝,必非易与之辈,自负也是意料之中。可若教你去杀幻形期大妖,你可能成功?”

    许易哑然。

    听得方掌事的分析,他早就对淮西府的任务,心生向往,巴望着多做任务,快速积累功勋值,快速提升自己的地位。

    此刻,儒装中年赶来,告知此事,他还暗暗欣喜,只道是才打瞌睡,便遇上了枕头。

    待听得此言,他才彻底意识到问题麻烦了,若真有去杀幻形大妖这类的任务,便脚趾想想,便也知晓是决计无法完成的。

    便是暴兕那种通语中期的妖兽,便是如今撞上,许易也不敢言必胜,更何况幻形大妖。

    正心生烦闷,猛地瞥见儒装中年满脸的得意,许易笑道,“尊驾既然前来,必定不会见死不救。“

    儒装中年摆摆手,“少给老子戴高帽,不过看在你我有缘,你小子又素来爽利的份上,某怎么也不能看着你去寻死,你记好了,轮到你时……”

    许易惊诧道,“怎生这般麻烦,这般做有何意义?赏功使是失心疯了吧,再说以我等一级门派的实力,怎么也不能想到派给幻形大妖的任务吧……”

    虽听得儒装中年教授秘法,他依旧满脑子浆糊。

    儒装中年不耐烦道,“问那么多作甚,某还会害你不成,也不想想你惹了多大篓子,姓冯的要折腾你,什么花样耍不出来,变换一下领取任务的模式,又有何难,总之,我花了绝大代价,才弄来的机密,你能否活命,就看你的造化了,哎,但愿你对得起某花去的血本。”

    如此明显的暗示,许易岂会听不出来,深感儒装中年今次的人情送得大,当即又掏出百枚灵石,塞入他怀中,抱拳道,“多谢尊驾,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转瞬,灵石消失在儒装中年怀中,便听他道,“某勉为其难收下,记得,明日午时前,你必须赶到仙武崖小明楼,领取任务,过时便当作废,会有严惩,你不会想着主动往姓冯的那里送靶子吧?”

    说罢,腾起机关鸟,冲天而起。

    时下已过午时,算上奔赴仙武崖的三个多时辰,留给他准备的时间,勉强只有半日。

    仓促之间,去寻方掌事已是不及,仔细思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准备。

    武备方面,大杀器招魂幡陷入了休眠,不知道这休眠何时结束。

    小杀器,迅身符配合珊瑚角组合,伴随着迅身符的耗尽,此组合也宣告完结。

    其余的,便是他的火罡之煞,近距离突袭,威力颇大,可到底不是致胜之法。

    仔细想想,他的阴魂,筋络虽然恢复了,论战力,反倒不如从前了。

    至于其他的补充,魂衣,源丹,济魂液,须弥戒都存了一些,此类只是防御,补充之用,很难用来克敌制胜。

    盘算许久,许易勉强压住心头的焦躁,便想着按儒装中年所说的法门,成功领个低等级的任务,待得符箓之术大进,抑或是招魂幡完成休眠,再去快速地冲击任务榜。

    念头到此,他心思也放开了,招来老蔡,交代数句,便入了明堂,投下灵石,催动引灵诀,用灵气滋润起身体来。

    这一滋润,便是数个时辰,眼见得晨曦将起,又消耗掉一枚灵石,许易架起机关鸟,腾上了藏青色的夜空。

    半日的灵气滋润,阴魂,*,皆无显著的变化,可整个人的精神与*,却被他调试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上来。

    大敌当前,他太需要这种状态。

    一路无话,许易默默在脑海中,用阴魂小人复习着三十个击出火系符纹的炼制法门,卯时一刻,他重临仙武崖山门。

    出示了武令,立时便有接引使者来迎,半柱香后,他出现在了小明楼内。

    名唤小明楼,却是个颇有雅趣的院子,纵横十丈,林木丰茂,他入内时,场间已林林散散,或站或坐,或散或拥,聚了二十余人。

    仔细一看,张张面孔,皆有或深或浅的印象,竟都是初次成就掌门之位的那拨人。

    许易才入内,便有侍者送来“化原丹”,示意他服下,化去隐体丹,露出原貌。

    许易无奈,只好照做,不多时,隐体丹的药力化尽,他露出真容来。

    顿时,满场哗然,惊呼四起。

    显然,众皆认出他来,实在是那日,许易暴虐的杀戮,给众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

    惊呼未落,便听一人说道,“残杀同僚,你竟还有脸来领受任务,不闭门思过,来此寻死耶?”

    说话的是个虬须中年,面目粗犷,一对蚕豆小眼却甚是灵动。

    此话一出,满场顿时陷入了死寂。

    许易甚至听到传音道,“老巩,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无端招惹这魔头作甚?”

    那虬须中年却不回话,直直盯着许易道,“怎的,莫非你还想杀我么?真当我北境圣庭刑律,乃是虚设?”

    武禁未开,各门各派严禁相互杀戮,虬须中年倒是有恃无恐。

    许易面上毫无表情,更不回话,他何等聪明,立时就明白了这虬须中年冲杀在前的用意,无非是将他许某人作了大礼包,要抢着拍冯庭术的马屁,朝新任的星吏大人猛烈示好。

    “无言以对,嘿嘿,果真被巩某说中了,怎的,你若真要下场,某便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为冯兄弟讨一个公道。”

    许易不理不睬,虬须中年万分不满,如此一来,他的表演,可就大打折扣了。

    “真要下场,何须用巩兄,冯兄生前,与姜某最是亲善,他的仇,便是贾某的恨,不劳巩兄出手,贾某一人足矣。“

    这回跳出的却是位高冠长脸的老者,神情沉痛,如呼如唤,好似真被许易害了至爱亲人一般。(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从凡间来》,方便以后阅读我从凡间来第九十八章 任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从凡间来第九十八章 任务并对我从凡间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