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婆娑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人旧人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风儿沙 本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人旧人

    强烈推荐:

    林暮雪懒得跟他多费唇舌,转头寻找噬魂鼎的踪影,最终是在祭台上发现了它。<乐-文>小说八颗蛇珠放在噬魂鼎里面,噬魂鼎正前方燃着三支香,还有焚过符的痕迹。林暮雪不由得惊问道“你已经完成了仪式了吗?不可能的,没可能这么快的。”

    “你说呢?”山本茨皮笑肉不笑,一副大局已定的样子转头看向闫昊。

    闫昊这时候忽然抬起了头,张嘴就是一声虎吼。“吼!”

    林暮雪也看清楚了闫昊现在的样子,眼珠暴徒,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珠血红,就是两颗僵尸牙还在,可他现在已经完全是嗜尸了。“难道只需要拜祭噬魂鼎就可以了么?”

    “没错,有蛇珠在,拜祭过噬魂鼎之后,蛇珠就会生威,噬魂鼎能够瞬间将数十万人化作嗜尸,囚魂玉已经不再重要了。”山本茨颇为得意地解释道。

    “只要还没有召集其他嗜尸,我就可以先灭了尸将!”林暮雪说着,打开了地母,一抹光华射向闫昊,闫昊极为痛苦地被锁在原地,手脚都动弹不得,只在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怪声。

    “地目?”山本茨再次大惊,“能灭一切地鬼的法眼,你用的是冥术?”

    “算你识相,聪明的话,马上停止,否则,闫昊完了,就该轮到你!”林暮雪毫不客气地说道。

    “呵呵,谁完了还不一定,倒是你,越来越让我满意了。”山本茨阴笑着。拿出铃铛,用力摇晃着,手里捏了一个指诀,念道“山魅鬼怪,听吾号令,速速现身,急急如律令!”

    “召邪咒,不好,这老东西还有后手。”微生逸秋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自己的金钱剑给白奇。正准备拿出那把剑。祭台后面阴气席卷而来,几乎要把他们冻僵了,紧接着空气中传来几个女人射人心魄的笑声“呵呵呵呵,啊呵呵呵......”

    就只有冥术三重的林暮雪丝毫没有收到邪气的影响。但是飞出来的三只女鬼有两只齐刷刷地飞向了白奇和微生逸秋。其中有一只白色纱衣的女鬼径直朝着景飞过去了。景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样子,掉头就跑。林暮雪是不懂为什么景那么害怕那只女鬼,不过微生逸秋和白奇已经是抵挡不住了两只红衣女鬼的袭击。都被掐住了脖子。

    无奈,林暮雪只得放弃闫昊,转身对付这两只女鬼。地目一扫,两只女鬼瞬间就动弹不得了,“走啊!”

    “哦,好。”白奇赶紧答应了一声,扶着微生逸秋逃向另一边。

    林暮雪正欲念灭邪咒,闫昊忽然从后面死死用手勒住了林暮雪,勒得她双手动一下都不行,还有些透不过气来,林暮雪看这两只女鬼不是什么便宜货,要是放了的话,会造成很大麻烦,就咬牙念了灭邪咒,两只女鬼惨叫了一声,就化成了一股青烟。还没挣脱闫昊,只听见山本茨又摇响了铃铛,石室外响起之前闫昊来的时候那种盔甲撞击的声音,林暮雪哭笑不得,看这架势,是还有一只僵尸咯。

    “我的天!”微生逸秋愣愣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僵尸,说道。“他到底有几只飞僵?”

    “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快出手帮助我师姐啊。”白奇着急地大喊,“你没看到现在她不占上风吗?”

    “嗯,”微生逸秋立即在金钱剑上面涂了鲜血,捏着指诀大声念道“喃谟啰嗒嗒啰夜耶嗒野嗒瓷阿裸嗒裸葛裸萨拶裸三巴母啰哒啼啰加啰加恾沙哩哈沙哩哈萨瓜色咤产哩吧拔耶拔萨哩吧迓八嗒啰迓八嗒啰迓八萨啰葛迓八夜夜些弊莎曷急急如律令。”

    金钱剑从白奇手里脱手飞起,泛起金光的同时,微生逸秋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才刚刚生威飞起的金钱剑哗地地散落了一地。白奇赶紧扶着微生逸秋。

    “对不起,我受伤太重,没有元气施法了。”微生逸秋说话都有些吃力。

    白奇什么也没说,扶他靠墙坐好,接过他手里的剑,学林暮雪捏了个剑诀,剑刃一下子弹了出来。白奇提起剑就朝闫昊冲了过去,对准了闫昊的脖子一剑就刺了进去。

    “吼!”闫昊仰天大叫一声,放开林暮雪一巴掌拍在了白奇的胸口上,剑还没拔出来,白奇就被拍飞了,撞在墙上,再落到地面,嘴里不停地咳出了鲜血,感觉到呼吸不太顺畅,意识也有些模糊,紧跟着就倒地不醒人事。

    “白奇!”林暮雪本以为脱了身,转身要去看白奇,谁知道,后来的那只飞僵又从后面抱住了她,林暮雪从刚才闫昊抱住她就感到冥术正在减弱,否则也不会挣脱不开,这大概是跟自己之前的状态有关,现在被飞僵钳住,冥术更是虚弱了,再过个几分钟,肯定就会脱离冥术状态。林暮雪不由得着急了起来。

    闫昊还想过去找白奇报仇,山本茨一摇铃铛,闫昊就掉头从前面抱住了林暮雪。一个已经是挣脱不开了,两个更加让她无奈,而且,她那身材,两个**的尸体这样子前后钳住她,她连呼吸都困难。

    那边山本茨又摇晃了一下铃铛,闫昊忽然把嘴凑了过来,靠着林暮雪的嘴唇,然后,闫昊体内的邪气竟然一股脑往林暮雪的嘴里灌。林暮雪感到头昏脑胀的,心想这下完了,不过不行,临死前,怎么着也得拉两个垫背的。于是,咬紧了牙关,虽然被邪气冻得直发抖,但还是默念了灭尸咒,闫昊和飞僵猛地颤抖着,邪气还没灌完,就松开了林暮雪。林暮雪慌忙退开,用地目困住了这两具尸体。然后找出其灵魄,又念了灭邪咒。闫昊和飞僵都没来得及吼叫一声,就突然自燃了起来。倒地不动了。

    “你......”山本茨心疼地看着地上燃烧着的两具尸体,摇了摇头。不过看了看林暮雪,随即冷笑了起来“失去了两只珍贵的工具,不过,得了你,我会更加如虎添翼的。”

    “你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林暮雪不停地用自身的道气阻止体内邪气的蔓延,也才勉强撑着,但是冥术已经脱离。那边的微生逸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过去了。

    “没错。”山本茨点点头,笑道。“你是很聪明,可是说到手段。你还差一点。只要是进了这里的。无论是人还是鬼,我都一清二楚。你第一次进到这里,我就看中你了,那时候我就选中了一定要你做尸将。可以说那次。无论你选择走生门的水路。还是从双头蛇的洞穴离开。你都会感染上邪气。”

    “既然你已经成功了,可以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让我至少明明白白的行么?”林暮雪盘腿坐下。尽量让自己多撑一点时间。

    “可以,你想知道什么?”山本茨倒是大方地回答。

    “先说闫昊吧,他不是跟着白元继吗?那时候他是人还是什么?为什么会到了你的手里,还有,他变成飞僵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成了尸将,还能把邪气转移到我身上?”林暮雪一口气问道。

    “他之前跟着白元继没错,但是已经不是人了,他的寿元早就被白元继转给了自己。他是一只活养尸,不过他自己却不知道。”山本茨也盘腿坐在林暮雪对面,接着说“白元继带着他来塔岛,想利用闫昊的纯阳命格引出八蛇吐珠。被我用计拿下,将闫昊收归己用。白元继这个笨蛋,以为不用噬魂鼎也能让蛇吐珠,真是蠢到家了。不过那个时候还不是时机,所以,我故意放他走,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并且会带了帮手。我也是故意让他们先拿到噬魂鼎的,其实我早就到了塔岛了。因为想要八头蛇吐珠,首先得用纯阳命格,或者纯阴命格的血进行祭拜,然后八头蛇会将把噬魂鼎带到这里的那个人作用祭品享用。蒋怡福糊里糊涂就做了祭品,而白元继知道八头蛇的厉害,所以他谎称去找囚魂玉,让蒋怡福带着噬魂鼎去去蛇珠,现在正被我困在阴阳锁灵阵里面呢。”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八头蛇会直接攻击蒋怡福。”林暮雪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接着问“那闫昊变成飞僵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把邪气转给我?”

    “闫昊是纯阳命格,不适合做尸将,所以想要做尸将就得聚阴。”山本茨就像一个胜利者在诉说自己的战绩一样,说得津津有味。“再好不过的就是囚魂玉里面的阴魂了,先将闫昊变成普通僵尸,然后用囚魂玉里面的阴魂助其成长,三天就能养出一只飞僵,不过可惜,囚魂玉里面的阴魂也只够养出两只飞僵来。虽然说这种飞僵不如自己修炼成飞僵的厉害,可是也比跳尸厉害得多,足够用了。至于将邪气转到你身上,这叫做尸将转生。你看到我祭拜的符了吧?其实祭拜不需要焚符,焚香就可以。我焚烧的是转生符,这样,噬魂鼎就会将闫昊作为暂时的尸将,一旦找到宿主,只要将邪气转给对方,对方就会成了真正的尸将。我顺带的焚祭了你的生辰八字,闫昊自然将你作为宿主。”

    “果然够卑鄙。”林暮雪拍着手说道,此时的她,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模糊,“我还有问题,你用掉了囚魂玉里面的阴魂,不就无法控制其他嗜尸了吗?还有海面上的那些尸体应该不是嗜尸吧?”

    “你问题还真够多的啊。不过我还是满足你吧,不然一会儿成了尸将,你想问也没办法了。”山本茨心情大好地回答道“我先将闫昊变成飞僵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我可以通过夺魂铃控制他,而他在将邪气给你的时候,顺便也会把尸气传给你,也就是说,你也会变成僵尸,我也还能够用夺魂铃控制你,你是尸将,我只需要控制了你,就等于控制了所有嗜尸。所以,那些嗜尸的控制权有没有无所谓。至于海面上的,也可以算是嗜尸吧,不过是半成品,也可以说是实验的半成品。是要你变成嗜尸。那些也会醒过来,作为第一支部队进攻。”

    “实验体?”林暮雪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而且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刚才召出来的三只女鬼,白衣服的是什么鬼?那么厉害,追得景到处跑。”

    “呵呵。”山本茨先是得意而阴冷地一笑,才说道。“那其实是我的王牌女鬼,是一种能够入侵人体,吃掉主人魂魄取而代之的女鬼。景这个人太过神秘。不但力大无比。而且身体的强悍度也不是一般人比的上的。只要她占据了景的躯体,我就多了一个王牌了。”

    “景,景...”林暮雪再也撑不住了,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意识也逐渐模糊。嘴里只我还是我吗?她这样问道。没有回答。没有声音,黑压压的一片。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抽取她的血液,说不出的难受和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她感觉到她的心跳在慢慢地停止,好慢,一下,两下,三下,停了。我死了吗?她不知道自己该问谁,但是这算什么?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她害怕,可是叫不出声音来。

    “暮雪,你去哪里?”景看着转身而去的林暮雪问道。

    林暮雪缓缓转过身来,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额头上也是青筋暴起,只是她的脸蛋还有血色,嘴唇也只是稍微有点发白。

    “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马上你也会成为我的人了。”山本茨扭头看着景讪讪地笑道,他已经确认女鬼进入他的体内的了。那么,占据他的躯体就只是时间问题,然而,他不需要在这里等待,一旦成功了,景会自己去找他,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去唤醒一干嗜尸,为他完成他多年来的梦。

    景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那只女鬼,在发了风一样找寻他的魂魄。他现在还能够保持清醒,走到了白奇的身旁,将他抱起来,往外走去刚到门边,迎面看到舞霓正往这里面来。“你怎么在这里?”

    “来救盟军啊。”舞霓甜甜地笑着回答。“景,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你能帮我救救白奇吗?”景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她的脸颊问。

    “乐意之至。”舞霓立刻回答,然后伸起自己的左手,在右手食指上划破了一个口子,轻轻扳开白奇的嘴,滴了两滴血进他的嘴里。说道“好了,我的狐血可是很珍贵的,他不用多久就会醒了。”

    “谢谢你了。”景虚弱地说道。

    舞霓将还在流血的手指放到唇畔,舌头轻轻添了一下,然后才放进嘴里,轻轻地吮吸着,双唇红似火焰,燃烧着她的娇媚,“谢就不用了,景,要不要我也帮帮你?”

    “不用,你进去再帮我照顾一下逸秋。”景淡淡地说道,转身就抱着白奇走了。

    舞霓失望地跺了一下脚,嘟着嘴说道“难道你喜欢男人?就知道叫老娘救人,去吧去吧,去和白奇风流去吧。”

    转身进了石室,看到靠着石壁晕过去的微生逸秋,舞霓嘴角又露出了笑容,“这个也长的很帅嘛,救救他也不吃亏。”

    不知是过了多久,白奇觉得一股钻心的痛,但是就是醒不过来。缓和了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睁开眼睛,然而看到自己的右手食指竟然在滴血。“啊,这是哪个混蛋做的啊。”

    白奇心疼地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嘴里吸了一下,发现自己是躺在通道里,这就奇怪了,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躺在石室里的啊。而且,不知道是谁在通道里也点上了火把,现在不用手电也看得很清楚。愣了一下,白奇猛地想起林暮雪还在和闫昊搏斗来着,慌忙站起来,叫着林暮雪的名字往祭炼噬魂鼎的石室跑去。“师姐,,师姐......”

    看到了石室门了,白奇靠在石壁上,想着还是出其不意地冲进去,撞倒一个是一个。但是,里面似乎只有些微小的动静。白奇蹑手蹑脚地靠走到门口,里面传来一声声女人的娇喘声,白奇可就傻眼了,谁竟然还能在这里风流快活?突然想到不会死林暮雪吧?但是又摇了摇头,林暮雪才不是那种人呢。都到这里了,不如直接进去看看。瞎猜什么啊?

    白奇轻手轻脚地往里面走,只见里面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微生逸秋和自己的背包靠在墙边,地上还有手电。不会是鬼吧?白奇想到了这种可能,但是随即在祭台旁看见了衣服。他屏住呼吸,慢慢地移动到了祭台旁边,祭台其实就是一个大个的石块,白奇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然后往里面一看,顿时愣住了。

    竟然是微生逸秋和舞霓,微生逸秋在下,也一眼看到了白奇。“啊”地惊叫一声,慌忙抓过衣服,舞霓听到他惊叫,也趴在了他的身上,微生逸秋正好拿过衣服来,把他们两个热都遮盖住。“啧啧,微生逸秋,我还以为你是素食动物呢。我师姐呢?还有景呢”

    “不知道啊,是舞霓救的我。我醒来,就没看到他们,不过闫昊和飞僵都被干掉了,你没看到那边的地上还有灰烬吗?连我的剑都烧掉了。”微生逸秋把头偏朝一边,不好意思去看白奇。是最后轻轻地喊道“景,你一定要没事......”(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鬼影婆娑》,方便以后阅读鬼影婆娑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人旧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影婆娑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人旧人并对鬼影婆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