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重生记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韩子麦来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毓轩 本章: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韩子麦来啦

“我呢,很清楚,您这次来的真正的目!

您不就是想让我答应,给你们的供养不改变么!对不?”

韩子禾笑问道。

楚父被她这么当面问,也不好装糊涂,只能硬着头皮,挺直身板儿道:“有什么不对?”

“不对的太多了!”韩子禾掰指给他算,“之前的供养,那是楚铮的心意,也是他的义务,毕竟你给了他生命,将他养大。

可是我呢?我吃了你们家米长大,还是花了你们家的钱上学?嗯?

咱们之间的联系,只是楚铮而已。

既然,你对楚铮毫无感情可言,对于他的出事,视若无睹,那么,我凭什么替他来养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父亲?

当然,你要,闺女儿子都没有了,那出于人道主义呢,给予你点儿帮助,可以!湛湛几个和楚剑擎他们四个人,分摊抚养费没有任何问题!”

“韩子禾,你说话也太难听啦!”别人都没说话,赵若已经忍无可忍。

对于她而言,楚钢比孩子都重要,她不能忍受韩子禾这么说他,哪怕映射也不可以。

韩子禾闻言,看她,嘴里突出几个字儿:“自取其辱,怪谁呢?”

赵若气急:“要不是为了帮你们……”

“闭嘴吧!”韩子禾怒喝,“不要再说这么可笑的话了!你们是骗自己良心吧!为帮我们?哈!哈哈!真可笑!”

她站起身,走到楚钢楚铸面前,问道:“楚铮出事,到现在,多长时间了?你们有谁过来看看?有谁问问怎么处理他的事情的?还是说,你们打个电话问问孩子?没有!都没有!

你们来的心,不会难受么?亲弟弟!一奶同胞的亲弟弟啊!哈!哈哈!他从此踪影难觅,你们不会想他?不会痛心么?楚铮那里对不起你们了,让你们这么绝情呢!”

说到这儿,她看向赵若道:“我不怪妯娌,自己的兄弟自己都不记得,还指望外姓人?不是自己的亲兄弟,谁在乎呢?

就像我可以说出让你难受的话一样,同理,楚钢的死活,与旁人何干?愤怒的只有你!看到了吧?”

和她说完,韩子禾又走到楚钢楚铸跟前儿,道:“既然没有感情,就不要打着兄弟旗号来讨要好处,我瞅着太恶心!你们又不是要饭的,何必厚脸伸手?对不对?”

“楚钢,我们走!”赵若受不得这气,拽起楚钢,抬步便要离开。

“慢着!”韩子禾叫住他们,“听我说完这话,你们再走,也不迟……我呢,只有一句话说,那就是,兄弟情断了,就彻底断了,以后大家走在外面儿,权当陌生人就好,很不必打招呼!”

韩子禾转身看向他们,嘲讽的笑道:“虽然楚铮出事,但是,我们还不至于找你们伸手要钱,你放进可以放心,所以,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以拉架劝架为名,过来试探或者打听消息了。”

赵若气得,连连深呼吸:“楚钢,咱们走!”

“老大!”楚父见儿子还真要走,立刻喊他,没想到,楚钢刚要迟疑,就被赵若一把扯走了。

“楚铸,咱们俩也走吧!好意无人领情,啧啧!”章荟啧啧一叹,冲韩子禾笑道,“弟妹,你不认我们没关系,可是话,我们得说清楚。

不是我们无有情义,可是,谁让我们摊上这么个公公呢!你知道么,若是我们两家和你们走的近了,这位老爷子能拿一把刀横他自己脖子上,逼他俩儿子找你要孩子的抚养权,进而分你的财产啊!

我章荟虽然不是多厚道的人,我也做不出将侄子侄女视若己出,但是,我也做不出抢孩子钱财的事儿。

行啦,话就说这么多,至于弟妹你信与不信,都无所谓,咱们这么远着点儿挺好。”

章荟说完,就拽着丈夫一起走出去,和楚钢夫妻一样,根本不理睬楚父的叫喊。

“老爷子?助威团走了,您呢?”韩子禾伸手,好像送客一样,同时奚落道,“您都孤家寡人啦,还为这点儿钱算计?累不累啊!赶紧回去吧,记住了,以后有事儿没事儿都别再来了,来了,我们也不欢迎。”

“你!”楚父这回是真气到了,指着韩子禾的手指哆嗦的相当频繁。

“老伴儿!”见韩子禾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楚母转头看向韩父、韩母,怒道,“你们就这么教育子女的?”

“我们?我们和你们一样,管不了孩子!老伴儿啊,咱们回屋!”韩父看明白了,楚家人就得这么对待;只是,他闺女的表现,有点儿辣眼睛,他委实不忍直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韩父和韩母回屋之后,韩子禾更自在、也更能放飞自我了,她冲楚父道:“老爷子,您不用这么气愤,说真的,真正该生气的,是我才对啊!毕竟,任谁被人这么紧盯着不放,也不会高兴。”

这么说着,韩子禾看向了韩母,笑道:“楚老太太,您还是别这么攥着老爷子手腕儿了,我看老爷子挺精神的,您就是这么攥他,他也演不出来。

呐,让我猜猜,你这次来,又是为了楚娉?对吧?而她……不仅仅是想在财产上分一杯羹,实际上,她也知道要不到什么钱。

那么,她就是为了其他了……嗯,我想想……以楚娉为了洛立名什么事都能做来看,她也许为了她和洛立名的孩子了。”

她这么一说,楚母和楚娉的脸色一变。

好吧!这么看来,她又猜对了,这可真是让人不愉快的猜测啊!

韩子禾摸摸头,问道:“我记得楚娉大闺女才十四五岁,小儿子和湛湛一般大小,这么看来,他们俩人能做什么?”

“韩子禾,你只要同意把我哥名下的名额分给我闺女,我们家以后就不来烦你了!”楚娉又冒头了。

韩子禾奇怪的看看她,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呢!

“你说的名额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过?”韩子禾还真不知道名额这回事儿。

楚娉却不信,只以为她装糊涂呢。

韩子禾稀奇道:“我和你,需要装糊涂?”

“楚娉!”见小女儿越发不知道分寸,楚父吼了她。

“您!”楚娉本能的想和他犟嘴,却不想,她妈警告的拉扯她一下。

楚父看出韩子禾大概真不知道名额怎么回事儿,便道:“我听说,部队对烈士有相关优抚,可以从烈士亲属中挑选一个,推送到军校学习……”

“你们想要的是这个名额?”韩子禾已经不会因为他们的做法而愤怒了。

这一家人,无论他们做啥,都带有目的性,真要和他们生气,韩子禾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做别的了,光生气产生的能量都可以当动能来用了。

“老爷子,您的目的和楚娉不相同吧?您肯定不会为洛家人这么奔跑。”

楚父也不客气,听韩子禾这么说,便道:“洛家俩孩子都太小了,给他们他们也用不上……你看,剑擎,刚大学毕业,虽然念的不是军校,但他还是一心想和他小叔一样,到部队发展。

剑鸣比他大一岁,这次参加研究生考试,没有考成,若是可以,换作他也成!

还有剑平,他刚高三,成绩不太好,要是推荐他也挺好的。”

楚父这边儿还想美事儿呢,结果,韩子禾想的却是——怪不得楚钢楚铸两口子这么积极呢!原因在这儿呢!

只不过,之前她随意地那么喷人,让他俩面子上挂不住,不等表达想法,就都走了。

还有,果然不亏脸皮很厚啊,章荟那张嘴,简直让人惊叹!明明还是另有所图,却能说的正气凛然!真亏了她不信任章荟啊!

韩子禾心里将事情过了一变,楚父还跟哪儿说呢:“叔叔的名额,给侄子,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啦!反正湛湛几个学习也很好,不需要这个名额。”

虽然肯定不可能答应,但韩子禾还是好奇楚父怎么选:“老爷子,我很奇怪啊,这名额应该只有一个,可您选择的孙子却有仨,请问,您准备把名额送给谁呢?”

“这你就不需要知道啦!”楚父警惕起来,他想起之前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挑拨了楚钢楚铸的关系,登时不肯多说,深怕韩子禾会出手使坏。

韩子禾见他不说,便也不那么感兴趣了,便道:“既然您不说,那就算了,名额的事儿,您就别想了,我就算捐出去,也不会给你们!”

楚父:“……”

他顿时傻眼了,竟有这种操作?

楚娉看热闹,嗤笑:“爸,您不给您外孙女争取,怎么也没想到,啥都没挣到吧?”

楚父气得骂她:“你闺女才多大,争取这个又能做什么?你以为人家部队会等她长大?”

楚娉跳起来,道:“韩子禾不是很小就读大学了么!我女儿都十四五岁了,提前读大学也不算太早了,根本比不过韩子禾!”

“哈哈,就你这蠢样儿生出来的孩子,还能和我妹妹相提并论?谁给你的自信?”一个女声从外面传来,语气极尽嘲讽。

“姐姐!”韩子禾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她姐姐韩子麦。

她怎么来了?!

之前楚钢楚铸夫妻走的时候,根本没有关门,只是将门随意掩上。

这样,也方便韩子麦听到里面的对话声,更让她不用按铃声就自己进去了。

“瞧瞧你这表情,怎么?不欢迎?”韩子麦看上去有点儿风尘仆仆,不过,她看到韩子禾时脸上露出的笑容,看起来挺真诚。

“你怎么来了?”韩子禾好奇。

韩子麦闻言哼一声:“你好意思说呢!还不是知道楚铮……所以过来看看,我能帮上点儿啥忙!”

说罢,她将手中的包包递给韩子禾,扭头斜睨楚娉,冷笑着说道:“我说进门前,听到一个厚颜无耻之辈,正跟那儿恬不知耻的说呢!当时听声音,就猜测是你,没想到还真是你啊!”

韩子麦说话更气人呢!

楚娉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你!你!”

“这么激动?看来咱们俩挺有缘啊!”韩子麦笑哈哈,绕她溜达几圈,笑道,“我说妹子,这人不能好高骛远,真的!我们老韩家,也就出了我妹妹一个学霸!

到第三代这儿,你们楚家露脸啦!谁让你们有幸娶到我妹妹做儿媳妇儿呢!这不,就改良基因啦!

瞧瞧湛湛那聪明劲儿呢!啧啧,据说现在高考,他都能拿到重点大学录取书呢!”

“……”说到学习,楚父无言以对,他就是再想偏心,也不得不承认,湛湛的学习能力和天赋,当真得天独厚,楚家这几个孙子孙女儿,真就比不了!

韩子麦笑吟吟,跟楚父说道:“老爷子,何必厚此薄彼?既然您对给哪个孙子争取福利都不知道……这么举棋不定,到最后,可能还落埋怨,何必呢!

要我说,反正都是您孙子啊,都是你们老楚家子孙,谁上谁不上,何必在意那么多!掺合那么多呢?要我说,该谁就是谁的,也别想着劫富济贫!

我妹夫楚铮,他有俩儿子呢!就算湛湛不需要,宁宁和多多将来也可以用啊!”

“他们俩才多大!”楚娉叫起来道。

韩子麦嫌弃的看看她,揉揉两只耳朵,这才用“你怎么这么啥”的语气说:“他们俩虽然小,但是把名额接收人的情况上报上去,名额自然放那儿,等他们到岁数,再启动了。怎么?很不好理解么?”

她见楚娉不想说话,便笑道:“妹子,你也别灰心,知道不?要不怎么有话说人傻就要多读书呢,这一开口就露怯啊,多丢人,是不?”

楚娉:“……”

靠!这人比韩子禾更可恨啊!

……

楚父到底带着老伴儿和楚娉落荒而走,看样子,他们以后也不会轻易来了。

至此,她才松口气,看向韩子麦:“姐,你听谁说的楚铮的事儿啊?”

“还能谁?二老告诉的呗!”韩子麦打量着韩子禾的公寓,舒服的叹口气,道,“要不说,怎么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瞧瞧!这待遇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军嫂重生记》,方便以后阅读军嫂重生记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韩子麦来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嫂重生记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韩子麦来啦并对军嫂重生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