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师生

61.好老师不是好的心理医生的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齐修 本章:61.好老师不是好的心理医生的

    被人谦让的心情很微妙,有一种占便宜的幸灾乐祸感,这种感觉会让人上瘾。所以,严易总是乐此不疲地找隋唐的麻烦,然后看着对方无可奈何地承认所有的错都是他的错,跟严易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是爽歪歪。可是最近严易再也不敢进行像以前一样的娱乐活动,毕竟现在心虚占更多部分。

    由于心虚他总是时时刻刻地揣测隋唐的心理,关注对方的动作,每当他发现了异常的地方都会忍不住地胡思乱想。就比如说,今天隋唐就若有所思地看了他良久,看得严易心里毛毛的。

    “我说你总盯着我看做什么?”严易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隋唐清了清嗓子,抿了抿嘴唇犹豫了一整子。严易是一个急性子,见到隋唐这样子他心里更烦躁:“你有话就直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难道是你天天和我朝夕相对的,爱上我了?别不好意思,爱我的人多的是,多你一个不多。只是子琪该怎么办?”

    别严易这么一下子地乱搅和,隋唐什么犹疑都没了,直接说道:“你一天不自恋就不舒服是吧,再说了周子琪不还有你这个老师吗?”

    严易的心里“咯噔”一下,但语气还是跟刚才一样:“怎么,你舍得把他让给我了?”

    “当初不是咱俩说好的,一起看着他的嘛。”隋唐觉得严易这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

    想起当初他们两个人的约定,严易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那时候他能快一步的话……现在他什么聊天的心情都没有了,干脆地说道:“你究竟有什么事啊。”

    隋唐问道:“你知道洁癖症吗?”

    “洁癖是强迫症的一种,即把正常卫生范围内的事物认为是肮脏的。感到焦虑,强迫性地清洗、检查及排斥‘不洁’之物。分*洁癖、行为洁癖和精神洁癖。较轻的洁癖仅仅是一种不良习惯,可以通过脱敏疗法、认知疗法来纠正。较严重的洁癖属于心理疾病,应该求助于心理医生。”严易身子坐正,对着电脑不假思索地说道。

    听到这么一系列专业的说辞,隋唐大喜过望,果然上过课考过本的就是不一样。比他懂得多了。

    “那你知道怎么治吗?”隋唐紧忙问道。

    严易赏了隋唐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上过课吗?不是可以说的一套一套的。关于疗法你应该也能知道一点吧。”隋唐说,学院的钱总不能都打了水漂吧。

    将电脑屏幕像隋唐的方向挪动了一下,严易指着电脑说:“刚才那一套一套的不是我说的。是她说的,我刚刚问了一下度娘。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谁还记得,你随便拉来一个学生,你问他上学期学的什么他都不一定记得。”

    学院的钱真打了水漂了。为什么当初学院不让我去学呢?隋唐忿忿不平地想,果然心理医生都靠不住。这种人除了浪费钱就是浪费钱。

    见到自己的好基友一脸郁闷的样子,严易也良心发现了一次:“刚才度娘不是说了吗,轻度可以用脱敏治疗或认知疗法,重度的直接来找我。看你这么上心的模样。不会是一个学生吧?有洁癖的学生,难道是京秋的前任?!”

    “不是!”隋唐飞快地否决到,如果是学生得了重度洁癖就要来找你这个庸医了。见了你这个不修边幅的老师,嘉杰恐怕就是重度变成了药石无效了。绝对不能见到你!而且隋唐也不想让嘉杰和严易有过多的联系,这大概就是一种对学生的占有欲吧。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当古人们遇到一个骨骼清奇的练武材料都会忍不住收为自己的徒弟了,哪怕是打一架都在所不惜。

    因为好学生实在是太珍贵,谁都不愿意让出去,让他只感恩一个传道授业的老师就好。隋唐说道:“是我的一个朋友家里的小孩得了洁癖,跟周围人不和,跟家里人也不亲,她可着急了。但只是轻度的,不用去看医生”这也不算是说谎吧,那天跟嘉杰妈妈通过一次电话,之后陆陆续续地也接到过她的电话,问问嘉杰的情况。一回生二回熟,他们也勉强算是朋友了吧。

    想通这点,隋唐便理直气壮了许多,也敢直视着严易的眼睛。严易从他的脸上找不出什么破绽,便也只能接受了这个说法,耸了耸肩:“好吧。”

    隋唐继续不耻下问:“那什么是脱敏疗法啊?”

    “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严易摆了摆手,接着用手敲了敲隋唐的电脑:“你也可以去问度娘啊,她可是人类的好朋友,男人的好情人,问什么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你不要问的太过火了,她可是会不好意思的,然后就给你屏蔽了。”

    “是不是你一直问她一些羞羞的事情啊?”隋唐调侃道,却只得到严易欢快的哼歌声作为回复。他笑了笑,也打开了浏览器,开始搜索脱敏疗法。

    大概是因为只剩下这一学期的缘故,嘉杰觉得他对石远的容忍度大大的提高了。本来他对石远总在他周围转悠是很不耐烦的,但现在他不止不会觉得不耐烦,还能偶尔对石远露出一个微笑。这一切让石远感到受宠若惊的,事出反常必有妖,难道是嘉杰一直在忍耐着怒火,等有一天一举爆发出来?这个想法让石远整日的惶恐不安。

    嘉杰知道石远这几天在担心什么,但他就乐得不说。既然想好要抛弃他,那就要受到一些惩罚,他不会真的去做什么,不过心理施压还是可以有的。于是他对石远是越来越和颜悦色了,而石远则越来越像一个小媳妇,生怕自己的某一个小动作就惹到嘉杰。

    甚至嘉杰还有想过在这个周末带石远一起出去,去哪里都好,只为了看对方更多担惊受怕的表情,人人都有恶趣味不是吗?不过,石远的酷刑被一个人终止了,那就是隋唐。隋唐一个电话打来,让嘉杰任何的计划都变得不是计划。隋唐说他找到一个治疗洁癖的好方法,周末出来见一个面吧。嘉杰就痛痛快快地答应了,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隋唐说总去他的家里麻烦他不好,嘉杰就说了一个以前他和京秋经常去的地方,虽然他对隋唐就是不想再来干家务的想法心知肚明。他知道他最近很奇怪,尤其是面对隋唐的时候,好像他前二十年前的习惯和个性都不见了。原则也没了,底线也没有了,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可他没有时间去探究这究竟是为什么,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想隋唐什么时候还会再来找他。

    而且对方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总是想着想着,隋唐就出现了。

    “你还真是很喜欢这条街,以前约会的时候你就喜欢,我在这条街上至少看见了你和京秋两次。”隋唐用手遮住了头顶的阳光,最近的太阳真是越来越晒了,嘉杰没有站在太阳底下等了他很长时间吧?

    终于等到了隋唐,嘉杰转过身向前走去:“没办法,就这条街距离学校近啊,除了这里没地方可以去,走吧。”可能是因为每次见到对方后心情都不错,有钱难买我高兴,原则底线什么的没有就没有了吧。

    隋唐连忙追了上去了,在嘉杰身边喊道:“喂喂,你要去哪啊?”

    “你不是说你每次见到那个蛋糕店都要去吃蛋挞吗?我们每次也都是在蛋糕店里碰的面,现在既然来了这里,为什么还不去呢?”嘉杰在前面轻快地说,去这家蛋糕店的次数多了,他都已经把路线烂熟于心了。

    “你竟然还都记得?”隋唐开心地说,每次吃蛋挞就心情好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可是这些年他总结出来的经验,立竿见影。

    你信不信,你说过的话我都记得,嘉杰的嘴角一翘,在心里说道。

    虽然只来过两次,但是甜麦的店员却认得他,见到他的时候还呆愣了一下,纳闷那个不介意他臭毛病的女生怎么没来,怎么换成一个男人了?难道是女孩终于受不了他了,把他给甩了?那还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店员用上了他这辈子最真诚的微笑说:“两位要点什么?我们这里的奶茶不错。”

    “先给我们两个蛋挞,再来一遍红豆奶茶。”隋唐说道,然后他让嘉杰先找一个地方坐下等他。

    端着餐盘走到嘉杰挑选的桌子旁边,把食物放下说:“你还是挺怀旧的,总是选择一个地方坐。”

    “因为这个地方的死角少,最好清扫,也干净。”见到隋唐要坐下去,嘉杰又掏出一包湿纸巾扔到他的面前,“擦擦。”

    隋唐摇了摇头说:“我不用。”

    “擦!”嘉杰的语气不容置疑。

    “好好,我听你的。”隋唐抽出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反反复复地擦了一遍,为了堵住嘉杰的嘴,他可是将嘉杰以前的动作完完整整的copy下来了。

    “我都这么的顺着你一回了,你就不能顺着我一次?”(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我终于上架了……虽然今天的码字过程挺坎坷的,但是终于写好了,不是吗?希望接下来日子,你们还能继续支持这篇文,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是冤家不师生》,方便以后阅读不是冤家不师生61.好老师不是好的心理医生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是冤家不师生61.好老师不是好的心理医生的并对不是冤家不师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