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绅士物语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好啦,我负责就是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黑暗风 本章: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好啦,我负责就是啦!

“啥……?”

“……要尿出来了……”

“等一下,我没有听清。”

“……我说,我要尿出来啦!!!!”

诗音的吼声几乎震破了整个房间,森夏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

诗音瞪着森夏,脸上是无尽的恨意。

但是看到这个模样的诗音,森夏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明白了。

感情她之前似乎并不是在傲娇,而是因为在憋尿啊!

噢噢噢噢!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森夏一下子就明白了诗音之前的态度。

她……急了吧?

正如森夏所想,诗音的确是急了。

实际上,她在一开始就准备起身去上厕所。

嗯,就是在一开始踹完森夏之后。

如果不是因为透露了不得了的事情,让诗音决定留下和森夏好好“畅谈人生”一番,她当时就过去了。

然而,就在“教训”了森夏,准备站起来尿遁去上厕所的时候,倒霉的事情就发生了。

诗音的腿一用力,就直接抽了……

抽了……

而更糟糕的是,当诗音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她的脚就在隐隐作痛,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办法去上厕所。

……难道我要爬过去?

唔……绝对不要!

少女在心中呐喊着。

要知道,森夏这个时候可就在自己的面前,如果被这个可恨的家伙看到了,那才真的是完蛋了啊!

所以,绝对不能这么做!

为了少女的尊严与矜持,她左右为难。

蹦过去?

嗯……那样的话,自己恐怕半路就给漏出来了。

在这个时候,她唯一的选择,就是放下自己的傲慢与偏见。

虽然会被笑话,但是总比自己狗爬过去要好。

来吧,笑话我吧!

少女认命了。

“我扶你过去吧。”

森夏站了起来。

“诶?”

“怎么了?”

“唔……没……那个……没什么!!”

森夏的表情太过于正常,以至于诗音竟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森夏站了起来,先去打开了厕所的门,然后走到了诗音的身边,问道:“能站起来吗?”

诗音试着想要站起来,她负责沙发,颤颤巍巍用一只脚站了起来,另外一只脚根本不敢太过用力,只是用力朝着前面伸直,拉伸着自己正在抽搐的肌肉。

森夏扶好了诗音,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搂住了诗音的腰,另外一只手则将诗音的手温柔的放在自己的后面。

动作一气呵成,完美无比。

“……”

然后,森夏就注意到诗音正在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怎么了?”森夏有些莫名。

“你怎么那么熟练啊?”

熟悉的一句台词,让森夏差点就把诗音给扔出去了。

虽然没有扔,但森夏的身体还是颤抖了一下。

“呜哇——你干什么啊!”

容量很小的诗音,好像已经接近极限了,森夏这么一扔,诗音就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

“少女,你不要突然说这么吓人一跳的台词啊!”

我又不是白学家!

好吧,森夏其实说的也并不是白色相簿,他是想到了前几个月发售的日在学园。

诗音的话,总有一种自己好像下一刻就要被人给柴刀了的错觉。

森夏表示,这种台词让自己瘆的慌。

“……你就是故意的吧!”

“怎么可能啊!”

森夏一边说,一边已经带着诗音来到了厕所。

日式的装修布局都是四式分离的,也就是卫生间独立、浴室独立、更衣室和洗衣房也独立出来。于是,在这个地方的厕所,也就是马桶与洗手池而已。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厕所的空间是很小的,两个人在这里,就被迫要更加稳紧密的凑在一起了。

森夏把诗音送到了地方,便准备离开。

但是诗音一把拉住了森夏。

“这个也帮我打开啊。”

诗音说的是前面的马桶盖。

“你站立起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这种事情既然能做,那就自己去做啊!”

诗音并不是残疾人,她一只脚还是能站着的。

“我不管,你就是我的奴隶!这种事情,你一定要帮我做啊!”

“……”

在看到诗音的表情之后,森夏就立刻明白了。

小姨子这是在闹脾气呢。

大概是因为自己上厕所的消息必须要告诉眼前这个男生,所以有一种吃亏的感觉吧?

但是我这个时候该做啥?

道歉?

不不不,对于傲娇而言,这种事情是会起到反效果的吧?

难道我还能说让你看我尿尿,然后我们就扯平了?

这么扯淡的事情就算了吧。

森夏勉为其难的帮她拉开了马桶盖,然后便准备离开。

可是,诗音依然拉着自己。

“又怎么了?”

森夏忍不住了。

“帮我坐下……”诗音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

森夏注意到,诗音的脸色有些红晕,脸上还散发着些许的汗水。

虽然还是一个高中生的女孩子,但是诗音的身上,却散发着只有女性所特有的沁人心脾的香味。

啊啊啊,感觉……很不错啊!

——等一下!

小姨子这得寸进尺的感觉,有些奇怪啊!

好可疑!

森夏立刻警惕了起来。

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我要替我姐姐考验你这个花心的大坏蛋”的那种经典剧情吗?!

说不定啊!

诗音的性格简直就是标准的傲娇。在现实世界之中,森夏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任何一个与诗音一样有着如此“标准”性格的人存在。

所以这么看的话,诗音说不定真的会做这样的事情。情况……有些微妙啊。

嗯,果然,这个时候应该选择“专一”的选项吧,这样的话,自己能够提升的好感度就多了!

“咳咳。”

森夏清了清喉咙。

然后,他用圣人一般纯净而纯粹的目光看着诗音。

在这个时候,森夏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人,他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战士、一位圣人,一个真真正正的正直者。

只见,这个升华了次元、超越了世界的圣者,正在用一种锐利而正直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悲哀的少女,随后,他用义正言辞的目光说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诗音愣了一下。

在反应过来之后,少女的整个脸颊,蹭蹭的就红了起来。

她瞪着森夏,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另外一只脚现在麻了!!!”

诗音的另外一只脚一直压在身体下面,在站起来走了这么一段路之后,这只脚此时此刻已经麻掉了。

也就是说,诗音现在想一个人这样坐下去……还真有些难度。

正直者·圣人·战士·森夏,在听到了诗音的话之后,愣了整整十秒钟。

这个模样,就仿佛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整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一种滑稽而可笑的感觉。

在这十秒钟过去之后,森夏才仿佛又被人按下了播放键。

“小心点,我帮你坐下,这里有些窄,注意一点。”

“喂喂喂,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森夏的态度,让诗音火大。

“来,我扶着你。”森夏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只是面带微笑的帮助诗音坐了下面。

“要不要我来帮你脱——”

“——不要!快点出去!”

诗音尖叫着把森夏推到了前面。

森夏的身体顿了一下,随后他离开了卫生间,把门关好。

森夏不敢离诗音太远。

他就在这里等待了一会儿。

嗯……听了一会儿下雨的喧嚣声。

多谢款待,多谢款待。

“呜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森夏忽然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一个惊呼。

“唔嗯!!”

如果只有一个声音还好,但是这声音到了后面,怎么越来越……奇怪了呢?

“诗音,你没事吧?”圣人·森夏君,这个时候又凑到了门口。

该不会诗音并不是说想要考验姐姐,而是想要真的横刀夺爱吧,但是结果她却因为自己心中的罪恶感,所以到了最后,采取了一种最为扭曲的方法去完成?

哎呀呀呀,我怎么能够这么不谦虚呢。森夏,你是正直的人,怎么总能够想一些邪门歪道的事情呢?

“……你们马桶的水温……太高了!水压太大了!”

“呃……”

日式的很多马桶,都是有冲洗功能的,或者说,有很多所谓的“智能”功能,包括用热水来清洁身体什么的。

森夏家里有两个厕所,森夏是带着诗音进了主人用的厕所,这个厕所的马桶是有会自动记忆上一次使用的水压和模式的。

因为最近夕颜等人都不在这边,所以森夏记的,上一个使用这个功能的人,应该是朝颜。

那个时候,诗音也还没有住在这里,只有朝颜等人,会偶尔过来做做客。

嗯……

既然是要冲洗的话,为了把乱七八糟的自己变回原本的模样,稍微调高一些温度和水压,那是自然的。

但是诗音显然是受不了这有些微妙的温热与刺激。

“朝颜酱,我给你十二个赞……”

森夏在心中悄悄的给朝颜点了点赞。

不管怎么说,诗音在厕所里面折腾了一番之后,也终于松了口气。

森夏又把诗音搀扶着,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而森夏这个时候又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电脑面前。

他这个时候倒是没有继续去和自己的粉丝PK。

因为诗音的事情,森夏脑中产生了一些微妙的灵感,他决定暂时将自己的这些灵感记录下来。

嗯,总感觉这种情节以后如果能用上的话,一定会好评如潮呢。

当然,因为诗音在自己后面盯着的缘故,森夏也不敢随便写一些比较丧病的东西——诗音的视力好像很好的样子。

虽说不能随便写,但是稍微将灵感什么的记录下来,还是可以的。

“所以你究竟是要怎么负责?”

“……哈?”

“你刚刚那个可恶的模样,肯定是没安好心吧,而且之前也是,所以,你究竟应该怎么负责啊!你不是说你会负责的吗?!”

诗音又拿出了自己之前说过的东西。

“为什么刚刚的事情也要算上啊!再说了,我从刚才开始,其实就一直是为了你好吧!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自己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不管,反正你刚刚说了要负责的!”

“……算了,那就听你的吧。好了,你准备让我帮你做什么?”

“诶?”

“你不是说我来负责嘛?所以你究竟是想要让我做什么呢?”

森夏索性全部顺着诗音这边来。

我他喵喵的这个样子总没有问题了吧?

“嗯……呃……”

“我说,诗音酱你该不会什么都没有想吧?”

“啰嗦!啰嗦!啰嗦!我不管啦,你反正必须给我想到一个好方法啊!”

“……”

森夏觉得眼前的少女,已经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这种就像是和男朋友发飙的妹纸们一样的感觉,这他喵喵的就是不可理喻啊!

只有在这种时候,森夏才会清晰的感觉到:诗音这还真是千佳的妹妹啊!

两个人的这种冲动,在这个时候,竟然诡异的同步了,这让森夏不得不相信,这两人真是亲生的。

“……”

而最当森夏蛋疼的,诗音竟然还让我自己来向一个好方法来给诗音“负责”。

这对话听得,如果森夏不是当事人,他甚至都觉得,这好像是甩锅总裁和刁蛮女友之间的对话了。

但是森夏这边也没有办法,诗音现在显然是已经拒绝了和自己的沟通。

她摇晃着脑袋,那两根马尾辫在这个时候晃荡着。

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小修一下,稍等!

……

森夏君是一个正直的人。

就当我认真的(滑稽)。

今日的喵喵喵,二合一的喵喵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东京绅士物语》,方便以后阅读东京绅士物语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好啦,我负责就是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京绅士物语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好啦,我负责就是啦!并对东京绅士物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