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第二百六十六章 兮月传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长生醉玲珑 本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兮月传

    魔界的莽荒沙漠中,炎炎烈日炙烤一片金黄大地,除了沙子,唯一可见的便是那艳丽如火的耶梦伽罗,一片一片,连接通往远方的蜃楼之路。

    有人踽踽独行,越过茫茫沙丘,前路的海市幻景犹如梦中。

    兮月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鬼,那鬼影从蜃楼幻象中缓缓行来,远远看着像朝圣的信徒,靠得近了才发现那只是一具灰白的骷髅,黑色的兜帽下黑通通的两个眼洞,身体却披了一件大红袈裟。

    擦肩而过时,骷髅停了下来。

    它自称名号为鬼菩提,是游荡于六界之内的鬼,靠为往来的生死魂魄算命为生。

    “那么,让你算一命的代价是什么?”

    “若是魔界之王的话,我以取你身上的杀戮怨气为卦资。”

    那一瞬,沉寂万年的心忽地一动,甚至连兮月自己都觉得莫名。

    “你要我的杀戮怨气何用?”

    “我是鬼,却远离地府游荡六界,只能靠吸取别人身上的怨气为生。你是魔王,死在你手上的生灵千万,怨恨之气缠绕身侧已让我看不清你的模样。”

    “我可以将这满身的杀戮怨气给你,你也无需为我算命,我不信命。”

    “既然你不算命,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何。”

    这个秘密,不待兮月拒绝,已从那骷髅狰狞的牙齿中吐露。

    “我曾为一个天人算命,他的卦资是告诉我一个天人的秘密,他说,每个天人都有一件飞天羽衣,如若丢失这件衣物,他们将无法飞登天界。”

    兮月终是笑了一笑,魔界虽与天界休战上百年,可若再次开战,这个秘密将会成为天界至关重要的弱点。

    那鬼菩提从暗红的袈裟下伸出灰白的五根指骨,骨中一粒莹白之物,似珠非玉,暗隐淡淡佛光。

    “这是我佛坐化后留下的舍利子一枚,我将他送与你。”

    “为何送我?”杀戮怨气与秘密已做交易,这个赠送却是无来头的。

    鬼菩提道:“它或许会为你带来灾难,也或许能化解劫难。”

    三百年后,当兮月再次凝视这枚舍利子时,想起的不是劫难,而是关于天人的秘密。

    再过半柱香便是子时,从他的位置看去,好不容易才圆起的明月合着朵朵睡莲都被水波晃荡得模糊了,漫天繁星撒在水面,随着涟漪晃荡生辉。

    那水面上的景象,想必应了那花好月圆之说。

    只是他在水下待得太久了,那样温柔的水,那样美的夜,只给了他一个美的猜测。

    忽地心中一动,他望向那轮明亮的月,月轮之下,一个人影乘风而来,衣袂飘飘,转瞬间湖面微微一荡,早已飘了一个男子身影,逆着月光,始终只有一个剪影。

    明月清风,花香醉人。

    兮月从水下抬头,只看见一双*的足,一步一步踩在水面,荡起圈圈涟漪。

    那双足停在水中的睡莲前面,莹润的粉色泛出淡淡白色光华。魔眼湖中唯此一株睡莲,生在魔界,却泛着天界瑶池才有的仙气,已经开了十九年。

    那黑影盘腿坐在水面上,轻薄的衣料随意漂浮,他那一坐便坐了半个时辰之久,那样一株莲花,似乎怎样都看不够。

    就着月光,兮月只能看到水面上的莲叶田田,粉色莲花泛出一点微弱光芒,还有那个黑影垂落水下的一片衣角,是雪白的颜色。

    黑影对着睡莲看够了,才终于动了身子,深吸口气,对着睡莲吐出一口仙气。

    自从这朵睡莲绽开后,每个月圆之夜,他会从同样的地方飘落水面,重复同样的事情,乐此不疲,搅动月夜一池静谧湖水。

    兮月已在水下躺了三十年,从被搅动得烦躁到习惯再到期待以至于到不可言说的躁动,也不过短短三年时间,那人在水上毫无察觉,他在水下看得分毫不差,却觉得自己置身另一个世界,三万年的年岁光阴里,从未如此宁静平和。

    然而这样的宁静即将到头,他是魔界的王,就必须回到该去的位置,而非在此长眠湖底。

    那黑影一口仙气后从水面站起来,一个转身,月光终于落在他的脸庞,那五官并非十分出色,却是带了一种绝尘之气,光华隐含,略带孩子的稚气,光是看看便令人觉得舒适宁和,是个年纪不大的神仙。

    贪婪的目光透过水面落在他面上,那人依然毫无所觉,一如往常地褪去身上衣物,身子慢慢被湖水和月光包裹,脸上露出一种满足的欢喜。

    他欢快地在水中畅游,两条修长的腿划开水面,打出一连串的浪花,将衣物打湿了,沉沉浮浮地伏在水面上。

    兮月手中的舍利子又转了一圈,他的目光不曾收回片刻,却不是在那游动的人影上,而是被暂时遗忘的衣物。

    每个天人都有一件飞天羽衣,如若丢失这件衣物,他们将无法飞登天界。

    鬼菩提的话再次回响在他耳边。

    兮月,魔界之王,他可以为得到一样东西用尽手段耍尽心机,可水面上的那人太干净了,干净得让他不敢靠近,怕自己的污秽玷污那样的净,可又强烈地想拥有那份干净。

    手中的舍利子再转一圈,他的犹豫让时间偷流,回过神时,那人已经抱着衣物起身,他心中一急,却早已错失良机,如若这次让他离去,或许永远无法再见那张干净绝尘的面容。

    或许,他可以更残忍一点,就像以往的作风……

    就在他不再犹豫时,那堆衣物又放在了水面上,那个人回过身再看了回细心呵护的睡莲,才一件件拾起衣物穿在身上,穿在最后竟环慌乱了起来,四处寻找也没找到一件多余的衣物,脸上渐渐露出失落神色。

    “怎么会?刚刚还在的。”

    他听见了他的喃喃自语,无助又无辜的声音,让他心里软软的,觉得很满足。

    于是,他终于有了一整个夜,这般静静看着那个人,慌乱的,害怕的,无措的,绝望的神情,每一个神情都如此深动可人,比他以往收集的任何一个神情都好。

    那人潜入湖中,游过每一寸底面,他的手臂甚至差点划过他的胸膛,他们的脸几乎就要贴在一起,但他看不见兮月。

    兮月却是从未如此靠近他。

    这孩子筋疲力竭地上岸时,繁星已落,明月隐退,天边露出鱼肚白,慢慢的,那点白慢慢转暖,一点点扩大成灿灿的金,天地万物从沉睡中复苏,晨露晶莹,鸟鸣万物幽,花开一地红。

    抱着膝盖失落的人蓦然被这样的景色所惊,忘了害怕和绝望,稚气的眸子染上惊艳之色。

    他赤足踩在水面上,飞奔向他的睡莲,十九年来,他用仙气养出来的花朵在他面前绽放了从未有过的光彩。

    可他的惊喜并未维持多久,不能飞天的神仙,是否要永远留在这片精致幽美的魔界?若是被天界知道,不知要被怎样惩罚。

    想着想着,他又坐在水面上无声地哭了起来,泪珠落在湖面激起一圈一圈涟漪,那样柔软,那般干净。

    那眼泪似乎落到了兮月的脸上,又似落进了他心里……

    太阳快到头顶时又没入了云层,只泛了一圈淡淡金边,葱草深处有鸟鸣叫,接着,花草摇摆,远远走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抱膝垂泪的少年猛地起身,却已无从藏躲。

    “你别过来!”

    阳光之下,那少年大大的双眼满是戒备,却是从未见过的清澈干净,一袭雪白衣裳衬着这人莹白如玉,当真是落入这罪恶魔地的仙子。

    兮月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直视他,微微绽开了笑意:“你是仙人,为何会在魔界?”

    “不关你的事!”

    这小仙人脾气还挺大。

    兮月道:“你的仙气会引来魔物,你若是打不过,还是早早离开此地为妙。”

    “谁说我打不过!我很厉……!”

    最后的话音被一声巨响淹没,镜子般的湖面被打破,一个似蛇又像狗的东西露出头来,血盆大口直冲那“很厉害”的少年。

    少年左闪右击,起初身形还算灵活,几个术法扔出来,打得有模有样,一盏茶后便显出体力不支,显然是并没有经历过实战的孩子。

    兮月看着他上上下下与那怪兽周旋,即便实力相差甚远,那孩子倔强地拧着眉头,没有向他求助。

    这魔兽被来来回回戏弄了几回还无法伤到猎物,渐渐发起怒来,猛地喷了一注水,那人灵巧地躲过,却不料从水中突然冒出一根巨大尾巴冲着他脑袋砸了下去。

    那一下实在太快,甚至连兮月都来不及阻止,只看着那身子没入水中,自己也跟着冲了进去。

    他得以捞到那软软的身子,带着体温,干净的气息,拥抱这个人,整个世界从未如此宁静。

    怀中的少年刚从被砸懵的状态中醒来时,又见兮月单手一击就要了那魔物的命,再次懵了一小会儿,才怯怯地从他怀里退了两步。

    “你也是魔族,你为何救我?”

    兮月道:“我看不惯它以大欺小。”

    “难道你们魔族也有伦理道德可讲?”那澄澈的眼睛疑惑地望着他,兮月的心便柔软的不能再柔软,连带着声音也是柔的。

    “那是自然,我们也是生灵,也有情感。”他摸了摸他的头,“天气尚凉,你穿这般少可是不好,仙人也会生病的。”

    他将外衣拖下来给他,少年避了几下都被他逮住,硬是穿了进去,还未完全成长的身子被宽大的衣服包裹,露出一张干净清爽的脸,先前的警惕卸了几分。

    兮月很满意他的表现。

    “你一点也不像魔族,身上没有一点污浊之气,反倒有股清越的净气。”

    他心中一颤,被那话语涤过,仿佛那颗充满阴晦杀戮的心真是干干净净的。

    他道:“仙人在魔界的边荒极是危险,适才只是最下等的魔兽,你还是尽早回到天界。”

    看着少年沉默,他又关怀道:“怎么了?可是你还有事情要办?天界怎可让你一人来此危险之地?”

    少年摇了摇头,犹疑片刻道:“我的衣服丢了,回不了家。”

    “可还有其它法子回去?”

    “只能等家人来找我了。”

    “那这段时间你与我一起,我来保护你。”兮月用着无比诚恳的语气,赤眸中一点红光微微闪烁,最是蛊惑人心的色彩,直直看着少年。

    “你为何要保护我?”少年迟疑地看着他。

    “因为你一点也不像坏人。”

    少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本来就不是坏人!”

    于是兮月也跟着笑了,微微垂着眸,暗暗的红光流溢,无比动人。

    “你的眼睛真好看。”少年忽然道。

    “你的眼睛才是好看。”那么清澈而透亮。

    那少年微微抬头望他,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阳光落在透亮的眼中,呈现一种动人心弦的干净。

    “我叫从丹。”他这样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缘》,方便以后阅读仙缘第二百六十六章 兮月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缘第二百六十六章 兮月传并对仙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