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第二百六十二章 刻骨恨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长生醉玲珑 本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刻骨恨

    天劫之后,南华虽然性命保住了,可却损了五百年的修为,这场伤印在几个人的心里,虽然无人再提,却是她永远的痛。

    她想,她是死心了。

    紫淮是善解人意的紫淮,她从不问她那个男人是谁,却总对凤歌耳提面命。

    “小画眉,以后若有人敢欺负我家华儿,你定要给我把那混蛋打得屁滚尿流!”

    凤歌连连点头,可心里却嘀咕:“凭着南华的修为,若有能欺负她的人,自己还有出手的机会么?”

    可转而又想,唯有变得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

    南华的伤痊愈已经是一年后了,期间罗倾回来过一次,看着南华如此,紫淮说是天劫提前来了,他也并不在意。

    他找了南箓四年都未果,虽然每年春季都要回来,那眉目间满满的风霜与落寞却无法掩盖,这被情所困的男人啊,你现在可看见了你的真心?

    有时南华会羡慕南箓,最起码,罗倾是有心的啊,那颗心愿意为他飘零四海,苦苦追寻。

    南箓可以任性,而她只有修仙这一条路。

    于是,伤好后她继续她的课业,把心放得很深,深到去忘掉那个男人的存在,她还是原来的南华,有时可以暴跳如雷,有时又温润似水,与紫淮打打闹闹,与山中小妖来来往往,这样的日子也不是不好。

    但有时她总觉得有一道无形的目光正在注视自己,可一回头,什么都没有,于是苦笑,一切不过是她的幻觉罢了。

    后来,罗倾将南箓找了回来,她看见他们相爱,看她的弟弟总会默默红着脸,看紫淮总是不怀好意地调侃他们,她觉得真幸福啊,她一直守护的亲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样已经够了,反正她是要成仙的,要那爱情做什么?

    可谁知道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呢,罗倾那混蛋都活了好几千年了,竟然找了一个黑箬回来又将他们托付给紫淮,两腿一瞪就去见了阎王,这样的突变真让他们措手不及,南箓伤心欲绝,于是堕入那尘世的轮回中受苦,等那混蛋一世又一世的轮回,偏偏结局还是一世比一世凄惨,真是作孽!

    紫淮对她道:“那是他们的情缘纠葛,我们管不了。”

    于是她见证南箓一次又一次的伤痛,始终没有插手,原来,所有的爱情都没有完美的落幕,那要这爱情做什么,不如修仙吧,无情无欲,无爱无恨,何必去受那尘世的苦楚呢?

    她以为她已经把心藏得很深了,所以在石印山见到崇恩时竟不觉得悲痛,也无恨意,只是心口的位置刺刺地痛了一下。

    她很平静:“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崇恩唤她:“小白。”

    她说:“我叫南华,不是小白。”

    “南华……”

    她却忽然笑道:“崇恩,我们的孩子死了,就在我苦苦哀求你见我一面的时候,你可知道?”

    “……”

    她说得很平静,没有一丝丝的怨恨,只是单纯地想知道而已,但这个男人却沉默了,那么,就是知道了。

    于是她又冷冷笑了一声,再不愿见这个男人。

    “南华,对不起。”

    她没有听到般继续前进。

    “南华!”

    这一声近在咫尺,然后她被一股大力拥入怀中,唇舌被炙热的气息所吞噬,她奋力挣脱他的怀抱,扬手就是一巴掌,他愣了愣,继而强势地吻下来,南华又给他一巴掌,可他的吻不离不弃,直到筋疲力尽,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回应他,那颗心还会为他跳动。

    她一次次以为把心藏得很深,原来只是没入一层浅浅的水里,就以为可以自欺欺人。

    却是经不起这人投入湖心一颗小石子的撩拨,涟漪荡漾,她的心就露出来了。

    多么可悲啊,她就这样原谅了崇恩,三天两头地去找他,欢悦得还像当年的少女,却始终未能看清他的真心。

    真心重要么?她问自己,却是觉得时而重要,时而不重要。反正,她是要成仙的狐狸。

    她不知紫淮是如何遇见的崇恩,她只是不小心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得知了一个秘密。

    紫淮道:“你伤她如此之深,为何还来扰她?”

    崇恩道:“我本就在那里,她若不心动,自不必伤,是她自己伤了自己。”

    “你可真是卑鄙!”

    “我只是我,只因没有动心就伤了别人,怎可算是卑鄙?”

    “当初若不是你在天帝面前进言,白夜和从云又怎会落到如此下场?你害了她父母,让一对年幼姐弟流离失所受人欺凌,如今又三番五次来扰乱华儿的心,你怎还不觉得自己卑鄙,还有脸出现在她面前!这就是你们天界所说的正义道德么?简直是狗屁!以后不准再找华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就凭你,如何能对我不客气?”

    “别忘了我……华儿!”

    紫淮惊讶地住了嘴,崇恩缓缓转身,南华就站在他后面,那神情,显然是什么都听见了,而他却毫无愧疚之色,依然是面容温和,如星如月般的崇恩。

    “南华,你都听到了?”

    南华死死盯着他,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是你?真的是你害了我父母?”

    “是。”他回答得干净利落。

    “你既知道我身份却还故意靠近我是为了什么?是赎罪?还是嘲弄?”

    她大叫道:“崇恩,你有没有心?究竟有没有心?!”

    他不回答,温和的面容不见一丝波澜。

    他有心吗?他没有心!

    南华把剑刺去,他轻轻松松就捏住了剑刃,还道貌岸然地教训:“剑不是这样出的,南华,你的心性还未平静。”

    去他娘的平静!

    南华暴起,挣脱他指尖,一次又一次杀过去,可直到精疲力尽,她连那人的衣角都未碰到,最后竟连剑法都凌乱不堪,她第一次感觉到恨,竟是对这个自己爱过的男人。

    紫淮阻止她:“华儿,我们走。”

    “我不走!我要杀了他!”她红了眼,失去了理智,这男人为何要如此伤害她!

    紫淮道:“你杀不了他,只会被他所杀,别忘了你需要做的事。”

    “难道就要放任他逍遥自在吗?可我的父母却在天界受苦!”

    “等你能杀我的时候,自然就会杀了我,现在你走罢。”那男人这样说着,轻轻松松,一点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她觉得痛,痛到了骨头里,连走时的最后一眼都含着彻骨的恨。

    紫淮对她道:“等你的父母逃离天界,你要怎样任性都可以,而现在,你必须成仙。”

    她木然地点头。

    “过几日我要出一趟远门,黑箬会照顾你,若十天后我不能回来,你们就赶紧离开这里,找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

    她这才从悲痛中回过神来:“紫姨,你要去哪里?”

    紫淮带着点小小的兴奋:“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你放心,我会回来的,到时候黑箬能找到我。”

    “紫姨……”

    紫淮摸了摸她的头:“你不必担心,我有自己的打算,你的最后一次天劫马上就要到了,等你成了真正的狐仙,我们的计划就完成了大半,虽然我不该在此时离去,但却不得不走,所以,你一定要成功。”

    “好,我一定会成仙!”

    于是紫淮走了,南华觉得自己的心空了大片,她惴惴不安地等她回来,在那十天里,遇到了过一次崇恩,他叫她南华,她已经不再回应,远远地错开了路。

    十日后,紫淮回来了,带着兴奋与神秘,南华问她去了哪里,她却嘻嘻笑着,始终不肯说,直到石印山被天兵包围,才知道她竟是擅入了天界。

    那天兵天将来得极快,他们已经无路可去,黑箬带着南华躲在暗处,留着紫淮应对大局。天兵们都不是紫淮的对手,就连密密麻麻的弓箭也对她无可奈何,她没心没肺的,笑得猖狂:“原来天兵天将也就是这般本事,还不如我一个小妖!”

    “那我来会会你如何?”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南华浑身一颤,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

    那人一出手,紫淮不过是他手中一个任由玩弄的小妖罢了,十招不过,她已经被折了左臂,继而是三根肋骨,一双小腿,直到她再没有力气对抗,他才优雅地抚平自己衣袖,命令天兵将她带走。

    “卑鄙小人!”紫淮在被拖走前往他脸上吐了口血水,立马被一个天兵扇了一巴掌,她却还在哈哈笑着。

    “崇恩,你早晚会遭报应的!你会遭报应的!”

    南华亲眼目睹这一切,她的亲人再次被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所害,她无数次就要冲出去拼命,却被黑箬死命压制,他捂着她的嘴,手掌却被泪水浸透,直到天兵走了许久他才放手,南华却是咬着牙始终不肯哭出来。

    空旷的山中,崇恩一袭青裳独立,他站了许久,缓慢地看向南华,对上那双通红的眼。

    她提着剑恨不能砍碎这个男人,却一直被黑箬压制着,只能大叫:“崇恩,我恨你!我恨你!早晚有一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崇恩道:“那就成了仙再恨我。”

    她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刻骨的恶寒,这男人叮嘱了她几千年的成仙成仙,如今听来却是这般令人恶心,这就是仙人,天界的神仙,竟是如此肮脏卑鄙!她为何要去成仙?为何要与这样肮脏的东西为伍?

    她哈哈笑道:“成仙?我不会成仙!我要成魔,成为这世上最强大的魔,将你们天界夷为平地!让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仙人为自己的龌蹉肮脏付出代价!”

    崇恩不再说话,目光落在了黑箬身上,继而转身消失在桃花飘零中,那走路的姿态依然随性而优雅,身形修长,脊背挺得笔直,青衣随风飘摇,片片桃花瓣飞舞在他身侧,仙姿飘渺出尘,佳人美景,美如画卷。

    可他身后的南华撕心裂肺地痛骂着他,恨着他。

    那么,最好恨到骨子里。

    两日后迎来了南华的最后一次天劫,雷鸣电闪中生生受着折磨,这样的折磨如今却不怎么觉得痛,一切,都已经习惯了。

    天劫挨过后,她的身侧升起七彩祥云,祥瑞之光包裹了整个石印山,仙气盈满大地,枯萎的草木重新生长,百花盛开,白鸟齐鸣,然后有使者踏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整齐地站在她面前,说着恭喜的话语。

    “恭喜狐仙羽化成仙。”

    南华却笑着,嘴角一抹未干的血迹,神情嘲讽:“我不成仙,这一生我都不会做那肮脏的神仙。”

    使者一惊,这样的事还是头一回遇到。

    “姑娘可要想好了,你既放弃登录仙籍的机会,往后便用不可再入仙籍。”

    “你们回去告诉天帝,我不屑于做那神仙。”

    “既然如此,我们告辞。”

    她看着仙使渐渐远去,眼中的嘲讽渐渐转为悲凉,她为了今日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可是再不愿往前走,她宁愿成魔!

    黑箬道:“你疯了!”

    她很平静:“我没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缘》,方便以后阅读仙缘第二百六十二章 刻骨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缘第二百六十二章 刻骨恨并对仙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