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霹雳痛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长生醉玲珑 本章:第二百六十一章 霹雳痛

    悲落叶,落夜悲;露重斜雨飞,孤灯梦中醉,问君何不归,蜡炬已成灰,双叶翩跹蝶,相思落玉杯。

    南华在床上坐了许久,窗外的秋阳从晨辉变为晚霞,院中落叶飘飘,红红黄黄煞是好看,她看着那飘零落叶,心中茫然一片。

    月升露降,孤灯独影,落叶悲影重重,她始终没有走出那扇门,那个人也不曾进来。

    终是南华起身,打开了那扇门,那晚的明月真是圆啊,月光如同一层薄纱蒙在尘世中,有风在动,远方花香飘来,依然是那良辰美景,花好月圆。

    崇恩背对着她,修长身体被月光拉出长长的黑影,却看不见他面容。

    “你走罢。”他说。

    南华从身后抱住他,声音沉沉的:“我不走。”

    “这不应该,小白,我对不起你。”

    “我却很高兴,崇哥哥,我爱你呀,爱了那么久,就算明知不应该,我还是这么高兴。”她将脸靠在他背上,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缓,可心却在颤抖。

    崇恩松开她的手,往前走了一步:“你走罢。”

    “我说了,我爱你,我不走。”

    “你可知你这话的后果是什么,小白,莫忘了,你是修仙的狐,动不得情。”

    “那你呢?你为何不愿看我?崇哥哥,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说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她激动地说着,那一层纸捅破后,她什么都愿承担。

    崇恩道:“我不能误了你,你有你的命运需要背负。”

    “可我愿意被你误!误一辈子最好!命运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只让你看着我说一句真心话,你敢不敢?”

    “小白,在山下时我问你是否知错,你不认,可这世间因果皆有报应,你没有听我的话,我不曾阻止你下山,那是因,造就了现在的果。已经错了一步,就不能继续错下去,趁现在还能挽回。所以,你走罢,不要再来找我。”

    “可你漏说了一句,这世间因缘早已注定,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崇哥哥,你不敢面对我,是不是怕了,那你何不面对你的真心?”

    “我没有真心。”

    “我不信!”

    她固执地要看看他此时的面目,这个说要把心藏得很深的男人在此时会是怎样的表情,那温和的面具下可有一丝丝的破绽?

    她抢到崇恩面前,崇恩转了方向,她再转,崇恩继续背着她,这样固执地想知道答案的她愤怒地质问他为何不肯面对她,只要看一眼她,让她看看他的真心就好。

    最后竟然动起了手来,南华哪里是他的对手,三两下就被一掌推出门外老远,周围是茂密的山林草木繁盛,她欲再冲进去,那结界却将她挡在外面,她愤怒地大叫:“崇恩,你是个混蛋!你让我进去!把话说清楚,给我说清楚啊!”

    可任由她怎样撕心裂肺地大叫,那个结界永远地向她关闭了门,她最后呜呜地哭了起来,不断地服软认错。

    “我错了!崇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让我走!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崇哥哥,你听到没有,让我进去。”

    那一个结界已经不是她装个伤就能轻易进去的地方,她在那里跪了三天三夜,不断地哀求哭泣,那个男人也不愿再看她一眼。

    漫山的妖精都被她悲怆的哭声吸引,它们以为她疯了,跪坐在荒凉的草地上求别人让她进去,进哪里呢,那个人在哪里?为何哭得如此伤心?

    她忘了是如何回到家中的,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忽然觉得巨大的孤独,一种被命运扼住喉咙的窒息感让她万分难受。

    可就算如此的伤心悲痛,她依然是南华,那个无比坚强的女子,怀着心中的伤痛继续修行,命运的轮盘不会因为她的悲伤而停止。

    后来,她慢慢觉出身体的变化,那是一点一点的,从未有过的体验,她先是疑惑,再是狂喜,那幸福的感觉瞬间萦住了她的心,若是如此,是不是一切都有了转机,那个男人至少还会再看她一眼,让她看看他的真心!

    她飞快地跑到那个地方,对着关闭的结界大喊:“崇哥哥,你出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不管你愿不愿见我,请你出来听说一句话,只要一句话就行了!”

    “崇哥哥,我知道你听得见,你再见我一面可不可以?”

    她不听地大叫着,对着那个早已向她关闭的门,就在那空旷的草地上,叫得嗓子都沙哑了。

    山中的妖精纷纷围了过来,叽叽喳喳说着他们理解的内容。

    “哎呀,南华又在发疯了,她又在发疯了。”

    “崇哥哥是谁呀,崇哥哥你快点出来,这美貌的女子正在发疯地叫你呀。”

    “这可怜的狐妖,她又疯了,又疯了啊哦嚯嚯嚯,啊呀呀,她又疯了。”

    可这一切的嘲杂和哀求都不曾撼动男人的心门,南华于是大喊道:“崇哥哥,你若不来见我一面,我就一直等在这里,直到我死了为止!”

    “哎呀哎呀,她说她要死,南华这是真疯了真的疯了!”

    它们吵吵嚷嚷,看着她在这里苦苦哀求,可是这些单纯的小妖又能明白什么呢,它们只知道南华救过它们,所以它们关心她。

    “南华,你怎么了?”

    一把沙哑的声音响起,南华抬头,看见画眉公子凤歌关切的眼神,这才想起,他的嗓子被玄铁笼上的法术所灼伤,再也没有动听的嗓音了,可他们是朋友。

    她摇了摇头:“你们都走吧。”

    “它们说你疯了,可我不信,那个崇哥哥是什么人?”

    “我没有疯,我被所爱之人抛弃,在这里祈求他的原谅。”

    “你……”凤歌一时愣住,不曾想她会如此直白,只觉得自己喉咙发堵,那被灼烧过的地方再说不出一个字。

    她在那里坐得久了,妖精们纷纷散去,只是有那么一只画眉鸟守在茂密的树丛里,饿了给她带来果子,渴了给她送来甘露,南华并不客气,给她什么她就吃什么。

    她在那里等了七天,可崇恩始终没有出来见她,可那时的她却依然充满希望,觉得他一定回来见她。

    许多年后的南华才知道那时的自己有多么愚蠢,若是那时不那么坚持,以后的她也就不会那么心灰意冷了。

    直到第八天,艳阳高照的碧空忽然乌云密布,第一声雷响的时候南华惊惧地抬起头,削瘦的脸上更是苍白如纸。

    凤歌忙问她怎么了,她害怕得浑身发抖,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天劫,是我的天劫,凤歌,我不要渡天劫,求求你帮我!”

    凤歌却也是慌了神,他虽是上了千年的妖精,可弛山的妖精都不修仙,自然也没历过这传说中的天劫,只是在南华渡天劫时远远看过,那电光闪电之可怕,光是看看都觉心惊胆寒,更别说要生生承受那样的折磨。

    “可不可以……躲起来?”

    “躲在哪里?”南华绝望得望着他。

    “我家的那颗大树洞里?”

    “……”

    南华忽然疯了般地大叫:“崇哥哥,你快出来!我不要渡天劫,我有了我们的孩子,我不能渡天劫!”

    “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不能渡天劫!他会死的!崇哥哥……”

    她的疯狂无人回应,却是凤歌听得呆了,原来,她真是被所爱之人抛弃。

    天边雷鸣轰轰,似是从最深处的云层里传来,淹没了南华绝望的哀求,他听着心里一阵一阵地发痛,若是那男人敢出来,看他不狠揍他一顿!

    “南华,你先……”他去扶南华,却被猛地推开,那一瞬间一道刺眼白光划过身边,接着就是南华的惨叫,然后又是一道闪电,继而是轰隆隆的雷声振聋发聩,那个刚刚还在哀求的女子的惨叫一声比一声惨烈。

    凤歌在一边看着她受苦,可自己却无能为力,一拳又一拳狠狠打入泥土里,可他还是如此的无用啊,这个他喜爱的女子如此痛苦。

    那场天劫持续了一个半时辰,比以往短了许多,可凤歌看见的是个浑身焦黑伤痕的女子,她睁着眼木然看着天空,身下是滩猩红的血。

    “南……南华?”凤歌感到嗓子发痛,满脸是水,不知何时,自己竟哭得这般厉害。

    他叫了她许久,可这个女子木然地瞪着双目,似乎没有了魂魄,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他甚至会以为她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绿衣女子出现,她蹲下身子小心地将南华拥入怀中,擦干脸上血迹,声音哽咽:“对不起,紫姨来晚了。”

    南华的身体微微一动,看清紫淮的脸,泪水从漂亮的眼中滑落。

    “孩子,我的孩子没了。”

    紫淮拥着她,一下一下安抚:“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可是孩子没了!紫姨,我的孩子没了啊!”

    她嚎啕地大哭,似泣血哀凉,在这荒凉的地方发泄她的伤痛。

    可紫淮该如何安慰她呢?她就算比她多活了好几个千年也未曾经历这般的伤痛,可要如何安慰她?

    她紧紧将这孩子拥在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身体抚平她的颤抖,然后瞪向一旁的凤歌:“愣着做什么,快点将她抱回家中疗伤!”

    “啊……哦……好、好!”

    凤歌擦了满脸泪水,小心地将南华抱入怀中。

    他觉得这身子真轻啊,轻得几乎没有重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缘》,方便以后阅读仙缘第二百六十一章 霹雳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缘第二百六十一章 霹雳痛并对仙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