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侯

第70章 哑谜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大司空 本章:第70章 哑谜

    如果是李中易在场的话,定会一针见血的点出赵匡胤假装宽仁,实则是借刀杀人的伪善真面目。

    高聪打了大败仗,不仅没死,反而被张永德保护了下来,周主柴荣可不是个浪得虚名的庸主,他会怎么想呢?

    换句话说,周主柴荣只可能怀疑张永德以权谋私,硬逼着赵匡胤放过了高聪。

    掌握重兵的大将,居然只顾着收买军心,却罔顾朝廷的法度,柴荣只可能更加忌惮张永德。

    赵匡胤还要继续得利下去!

    蜀军的大寨里,将士们菜足饭饱之后,轮流提着扁担,打着火把,到寨墙外面挖土。

    挖好的土,添加了许多碎石块之后,全部被堆到外面的寨墙之上,然后由民夫们大量浇水,再将其底部抹平,以防备敌军再次火烧寨墙。

    如果不是修了棱堡,而是成一条直线的寨墙,李中易这么干了,那就是自做孽不可活。

    可是,有了棱堡之后,李中易和众军官们都已经发觉,只要预防住了敌军的火攻,寨子里的弩箭又十分充足,敌军来多少就得死掉多少,绝无幸免的道理。

    所以,防火成了蜀军大寨的当务之急,防御工作的重中之重。

    挖土的地点,李中易就选在了外寨墙的边上。这么一增一减,就在大寨的外面,形成了一道宽约一丈(近三米),向外一侧被削平了的陡坎。

    这么干,其实是李中易从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人为了防备阿拉伯联军的坦克大部队长驱直入,特意修建的“障碍坎”上找到的灵感。

    当年,埃及军队表现得非常愚蠢,在坦克部队越过障碍坎时,把坦克装甲最薄弱的底盘,彻底暴露在了以军的反坦克部队的面前,结果损失超级惨重。

    堆土仅仅是第一步,在李中易的严令之下,大寨内的各类设施,不允许出现裸*露在外的木板,都必须贴上厚厚的一层黏土,并随时浇水。

    反正,已经躲到了山寨之中,民夫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帮着加固寨防。

    紧张的施工过程中,李中易暗暗庆幸不已,幸好有孟仁毅这个铁杆好兄弟撑腰,给他准备了足够五千大军消耗三个月的辎重物资。

    否则的话,李中易就算是修了棱堡,也守不住这座大寨。

    已经往山上挪了两百五十多丈的中军大帐,如今再也不怕敌军的火箭袭击。

    李中易回到大帐内,一边喝着茶,一边琢磨着,怎样把赵匡义和慕容延钊,已经落网的消息,悄悄的通知给赵匡胤赵老二。

    高聪带兵来强攻的时候,李中易看清楚了,在周国禁军的中军,耸立的大纛旗上,是个硕大的赵字。

    嗯,果然是赵老二亲自来了,李中易终于确认无疑问。

    和现代作战不同,古代的军队交锋打仗的时候,可没有电报、电话、无线步话机这些先进的通讯工具。

    大军之间的指挥和联络,一靠金鼓号角,二靠传令兵骑马下达指令。更重要的是,靠着军旗之间的配合,才能完成有效的调度和指挥。

    经过实际作战后的李中易,明显发觉,好多历史穿越小说中的重大漏洞。

    小说里,“英明”的穿越者——大军的统帅,居然仅凭大声喊话,就可以对数万甚至是数十万大军如臂使指,在很短的时候内,就对敌军发起准确有效的进攻。

    咳,这简直就是扯蛋呐!

    就在刚才,李中易快要喊破了喉咙,就连近在咫尺的黄景胜,都没听清楚,他在喊些什么。

    原因其实很简单。成千上万的双方士兵,杀声震天,鼓声大作,巨大的噪音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一个人喊话的声音,能够让身边的少数几个人听得清楚,就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何况是数万大军的整个集体呢?

    李中易一手训练的乡军,比周军多了在小范围内指挥作战的竹哨之外,就是增加了多名替补的掌旗官。

    毫不夸张的说,在作战中,不管是中军,还是各营的掌旗官战死,比任何一个中层将领战死,更可怕。

    鲜明的战例就是:辽沈战役时,在胡家窝棚的一次小小的战斗,共军仅仅一个排的偶然袭击,就彻底打乱了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使廖部的各军各师在失去电台指挥的情况各自为阵,并最终导致廖兵团被东北共军全歼。

    从敌军的大纛旗,辨认敌军的最高指挥官,一直是古代作战的重要手段。

    人的名,树的影,面对盖世枭雄——宋太祖赵匡胤,李中易觉得不能大意,必须慎重从事。

    就这么直接的派人去联系赵匡胤,李中易始终觉得不太妥当。

    首先,派去的人,必须是心腹中的心腹,黄景胜或是王大虎,都可以胜任这个标准。

    但是,这两个人以前所处的层次太低,一个是牢头,一个是狱卒。

    说白了,他们也就是见过一些小世面,却没见过大场面,很容易让精明的赵匡胤看出破绽。

    至于郭怀,固然也非常可信,但是,他以前也只是个昭武镇的战兵副都头,对于政治交易的勾兑之道,却是一窍不通。

    肿么办呢?李中易觉得异常之头疼,归根到底,还是家底太薄,缺乏得用的舌战人才。

    和敌军主帅在私下里进行勾搭,一旦走漏了丝毫的消息,李中易的项上人头,必定会被孟昶砍下来当夜壶。

    昨天,刚刚和赵匡胤的大军血战了一场,双方士兵之间的仇恨正深。即使李中易现在派人去联络,恐怕还没走到周军的大营,就给宰了。

    派谁去联络,用什么方式联络最好呢?

    就在李中易发愁的时候,黄景胜忽然走到他的身旁,小声说;“公子,那两个人已经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由大虎兄弟亲自带人看守着。”

    那两个人?慕容延钊和赵匡义么?

    李中易脑子里突然象是打开天窗一样,猛地一亮,嘿嘿,怎么把这一对宝贝给忘在了脑后呢,真的是该打屁股啊!

    “嗯,吩咐摆上酒宴,再把慕容化龙请过到我这里来。”李中易眨个眼睛的工夫,就来了鬼点子,原本异常纠结的心情,刹那间放松下来。

    慕容延钊的腿伤未愈,被人抬进中军大帐,躺到了李中易的对面。

    李中易也早已脱下官服,换上一身锦袍,正盘腿坐在榻上,笑眯眯地望着慕容延钊。

    “化龙兄,这几日在下忙于军务,一直没空亲自替你换药,不到之处,敬请海涵。”李中易知道慕容延钊的话很少,属于八杆子打不一个屁来的铁汉子,所以,他故意选了个慕容延钊不能不回答的话题。

    自从,慕容延钊落到了李中易的手上,李中易对他,一不打骂,二不虐待,三不问周军的军情,成天好吃好喝的照顾着,优厚的待遇已经远超慕容延钊的想象之外。

    头两天,因为担心伤口太大会感染,李中易甚至亲自出马,替慕容延钊检查伤情换膏药,这人情早就做足了。

    “蒙香帅厚遇,在下赶激不尽。”慕容延钊犹豫了好半天,终于吭吭吱吱的向李中易当面道了谢。

    李中易看出了慕容延钊的担忧,故意笑着说:“今天请你来相聚,不谈军务,只聊私谊。放心吧,李某绝不会难为,抗鞑子的真英雄。”

    慕容延钊暗暗松了口气,李中易确实对他很不错,但是要想让他说出周军的实情,那也是办不到的。

    见慕容延钊紧张的情绪渐渐放缓,李中易指了指摆在他面前的一只茶盏,笑道:“刚沏好的峨眉雪芽,尝尝吧。军中条件简陋,化龙兄切莫怪李某慢待贵客哦。”

    慕容延钊也是个相当豪爽的性子,再加上对李中易有了最基本的信任,他这一次倒没有犹豫,单手捧起茶盏,小小的饮了一口没加料的峨眉雪芽。

    当初李中易承诺不拷问慕容延钊,事后证明,他果真办到了。

    即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李中易于百忙之中,居然还能够细心的安排人,把慕容延钊和赵匡义转移到了安全的后寨。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慕容延钊打定了主意,假如,李中易光明磊落的兑现了承诺,将他和赵匡义平安的放归周营。

    那么,将来有机会俘虏了李中易,他慕容延钊也一定会照此办理。不,比现在的待遇还要好上十倍。

    到那个时候,慕容延钊不仅仅要让李中易,锦衣玉食住豪宅,而且还会安排一大群娇美的小娘子陪着李中易,必要让他乐不思蜀。

    李中易发觉慕容延钊的脸上,露出诡秘的笑意,他就算是天神下凡,这一次却也猜不透慕容延钊的心思。

    “不瞒化龙兄说,我小的时候,有个最好的玩伴。那个时候,我们俩整天形影不离,上树抓鸟,偷鸡摸狗,有一次还把人家新媳妇的红裙给弄脏了,哈哈……”李中易嘴上是这么说,笑得也很开心,心里其实想的是,另外一件令他非常自得的妙事。

    当年,他和大学同学“刚子”,一起做了个很深的局,楞是七弯八拐的把最美的校花给勾到了手,然后就成了李中易的老婆。

    那一天,当李中易在宿舍里,连哄带骗,把未来的老婆勾上床的时候,编的理由千奇百怪,异常荒谬。

    “咦,别动,你的嘴角上怎么有饭粒……”李中易借机吻了校花半个小时。

    “别乱动。”校花感觉到不对劲,使劲地摁住他那只已经摸进裙子里的魔爪。

    李中易超水平发挥,一点也没着急,不让碰下边,他就隔着裙子,把手罩到了校花的胸前。

    时间不短的拉距战之后,校花娇喘连连,体酥手软,这时,李中易的大手,终于突破了校花的裙底。

    等火候到了,李中易借机扒掉校花的小内内。在兵临城下的时候,他居然无耻地哄骗校花,“乖,别怕,我不进去,就在外面,真的,不骗你……”

    结果,校花轻信了谎言,一不留神,让李中易轻而易举的就摘去了红丸。

    嘿嘿,只要一想起这件令他非常自得的往事,李中易就禁不住很想笑。

    也许是受了李中灿烂笑容的感染,慕容延钊感叹道:“是啊,当年我和赵二郎,也是一见如故,心意相通。千里迢迢送京娘回家乡,就是我陪着他一起去的……”

    千里送京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逍遥侯》,方便以后阅读逍遥侯第70章 哑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逍遥侯第70章 哑谜并对逍遥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