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记

第278章 番外之苏先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石头与水 本章:第278章 番外之苏先生

    在许多人眼里,苏未是个很有运气的人。

    虽然父母死的早,收养她的姑妈非但金尊玉贵的将她养大,还给她安排了一桩很不错的亲事。侯爵夫人,这可能是许多女人一生难以想像的荣耀。

    只是,苏未并未觉着自己多有运气。她认为,有运气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丈夫,永安侯。

    她的姑丈是老永安侯,膝下唯一女嫁与仁德王府为妃,爵位空悬,必然要过继族人以承爵位。故此,说她嫁给永安侯并不十分恰当,应当说,李氏族人,谁娶了她谁便是下一任永安侯。

    可惜,对于亲事,她有一定的选择权,但也仅限于李氏族人罢了。

    苏未也曾想过,婚事与爵位相连,到底是好还是坏?父母过逝的早,除了兄长、姑妈姑丈,族人多在老家,她已没有太过亲近的亲人。姑妈姑丈日益年老,兄长沉迷医道……想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比这更稳妥的亲事了。

    罢了,纵使嫁永安侯府外的人又如何,如纪姐姐,侯府嫡女出身,带着大笔嫁妆嫁到寒门出身的宋家,图的什么,无非是宋荣这个人罢了。结果却是遇人不淑,外头看着人模人样,殊不知内里贱人一个。

    她嫁到李家,起码,这是她生活多年的地方,起码,这个地方她做得了主。

    亲事并没有多少波澜,只是,成亲未久,姑妈姑丈俱因病过逝,苏未与永安侯有些平淡的夫妻感情由此处发生转变。

    两人已是夫妻,尽管先前没啥感情,彼此的心也不是铁打的,苏未正是伤心的时候,永安侯细细安慰体贴,感情日益融洽是情理之中。

    苏未的生活一直非常顺利而宁静,不论婚前还是婚后,皆是如此。唯一让苏未有些皱眉的便是,永安侯对生身父母一方似乎颇有照拂之意。这倒不难理解,永安侯是成年方被过继至侯府,与侯府的感情本就不深,他更看重的是侯府的爵位。

    但,既已过继,则与生身父母一方再无关联。

    当然,这是礼法上的说法。

    至于永安侯内心的想法,已然不言而喻。

    苏未倒是见过永安侯的生身父母,不是苏未挑剔刻薄,皆是不值一提之人,甚至让人怀疑那样的夫妇如何生出永安侯这样的儿子,当真是应一句歹竹出好笋了。

    这是苏未的初始评价,后来这句话转变为龙生龙凤生凤……

    永安侯对生身父母的照顾,苏未只作未知,却不料人生不足蛇吞象,她与永安侯的矛盾皆由此而起。

    直至别院的一场大火。

    让苏未说,这家人实在太心急了些,难不成以为永安侯继承爵位五六年便已掌控整个侯府么?那就让她看看,这家人能走的多远吧?

    苏未在老梅大长公主的帮助下离开帝都城,在青城山等到了来与她汇合的兄长苏澈。苏澈一见妹妹便絮叨,“你也不提前给我透个信儿,害我伤心许久。那姓李的王八蛋,我跟他没完。”

    苏未道,“既然出来了,就别再说那些扫兴的事。咱们只管过些痛快日子就是。”

    苏澈问,“你是不打算再回去了?”

    “要是还想回去,我就不会出来。”苏未不欲多谈永安侯府之事,转而同苏澈商量起今后的生活来。他们兄妹皆有一技之长,大富大贵有些困难,却也不愁生计。

    在蜀中的一段时间,是相当自由自在的一段时光。

    两人平日里便以行医为生兼游览蜀中风光,苏未第一次见到苏俊山就是在蜀中的时候,那时,苏俊山还不叫苏俊山。

    兄妹两个去山中采药,不慎掉入猎人的陷阱中,苏未还摔伤了腿,直道晦气,“来过多少回,这儿从没人挖陷阱的。”

    苏澈一面给她裹伤,一面庆幸,“幸而这下头没插那些削了尖头儿的竹枪,不然摔不死也得给扎个半死。”

    苏未伸直了腿,打量四周,道,“这坑像是刚挖了不久。”

    苏澈,“反正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苏未阴谋论,“你说会不会有人故意挖的?”

    “故意挖坑?”

    “或者咱们得罪了谁,这是要在山中困死咱们。”

    苏澈完全无此想像力,他挠挠头,“不会吧?咱们才来蜀中,也没人跟咱们有深仇大恨。”

    苏未想想也有道理,“我就一说。”

    坑外藏着的苏俊山偷偷想,我可不是什么恶意,听说汉人就讲究英雄救美啥的。他其实,颇有些别的小心思,才悄悄的踩了点儿,提前在人家的采药路上挖了个陷阱,还体贴的在坑底铺了稻草,生怕摔坏了苏未。

    苏未一直觉着这是他们初次见面,其实在之前苏俊山就与苏未见过,只是苏未根本没正眼瞧他,倒是苏俊山,瞧了人家好些眼,越瞧越上心,才想此邪招儿。

    兄妹两个在坑底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苏俊山在坑外看日头算时间,他不能出去的太快,苏未这般聪明,若是猜到是他挖的坑,恐怕不能答应跟他好。再说,他得等着苏未有些担心的时候再出去,这样才能达成英雄救美的目的。

    苏俊山在坑外盘算,就听坑底苏澈道,“阿未,除了游山玩水,你还有什么心愿不?”

    苏未想了想,“也没什么心愿了。”之后补充一句,“就是还想再生个儿子。”她与永安侯成亲五六年无孕,既是幸事,又未尝不是一件憾事。尽管永安侯是个贱人,苏未却极喜欢孩子,她也只跟永安侯一个男人睡过,睡了五六年都无孕息,苏未直接怀疑永安侯不育,白浪费她六载光阴。

    苏澈问,“那你想嫁什么样的人?”

    苏未扳着手指胡侃,“第一得长得俊,第二得长得俊,第三还得长得俊。”

    坑外的苏俊山听到这话,立刻从袖子里摸出面小镜子来,左看右看,以往他觉着自己还成。有事实为证,因生得太英俊,苏俊山还险些被隔壁山头的女土匪抢回去呢。但,此刻,苏俊山竟有些不自信起来。美与丑是天生的,却难不倒苏俊山再变得更英俊一些。

    苏俊山便在坑外一面打扮,一面听两兄妹说话。

    苏澈对妹妹的话不认同,道,“首先得人品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苏未道,“人品这种东西,哪是一时半刻看得出来的。永安那贱人前几年我瞧着也不赖,如今怎样?倒是相貌,一眼能瞅出好赖。反正我人品好,也有学识,到时生了儿子我自己教导,肯定能教导好。”

    苏澈道,“我喜欢女孩儿一些。”

    “女孩儿也好,但女人在这世上活着大不易,故此还是生儿子比较好吧。”苏未道。

    两人说着话,将身上带的干粮吃了些,喝些水。山里黑的早,光线逐渐有些暗了。苏澈给妹妹披件斗篷,安慰道,“应该很快就有人来了。”

    两人一直等到天色尽黑,苏俊山才点起火把,乍然见到火光,苏未高兴的大叫起来,苏俊山整理整理衣衫,方持火把在坑边装模作样的问,“里头有人?”

    这就是初遇了。

    苏俊山还趁着天黑,山路不好走,主动要求背着苏未到寨子里休息。苏澈不想别的男人接近妹妹,坚持,“不敢劳烦壮士,您在前头持火把照路,我背着阿未就是。”

    苏俊山瞥一眼苏澈的小身板儿,心说,看不累瘫你。生怕兄妹两个生疑,只得在前头打着火把照路。

    苏澈纵使没有苏俊山野人一般的体力,也把妹妹背到了苏俊山说的寨子里。苏俊山拿出山里的伤药,命下人准备饭菜,又给兄妹两个安排了房间,周全的令苏未心下生疑。

    依苏未的城府,她也没说啥,只是很客气的道谢。

    一想到苏未客客气气与他说话的模样,苏俊山当晚乐得险些失眠。

    第二日,苏家兄妹要告辞,苏俊山挽留,“姑娘腿上的伤还未痊愈就要赶山路,加重就不好了。你们汉人不是说么,相逢既是有缘。我这山里,别的没有,唯地方够大,姑娘不如再多住几日。不瞒姑娘,我曾去你家药铺里买过药。今日偶遇,若苏大夫方便,能不能为我寨子里的人瞧一瞧病。”

    苏家兄妹只得留下来。

    苏俊山安排苏澈给他寨子里的老弱病残检查身体,自己趁空同苏未聊天,主要介绍自己个人情况,什么,“我自幼是义父收养,现在带着寨子里人过日子,这几座山头儿都是我的。”男人得有产业,要不怎么养活老婆孩子。

    苏未道,“青山绿水,好风光。”

    苏俊山假假谦虚,“不比外头繁华富庶,也还勉强过得日子。待姑娘腿上的伤好了,我带姑娘到处转一转。姑娘对这山里不熟,要不然,再不会掉坑里的。”

    苏未双眸半眯,“我来山里多次,路也是经常走的,从没见那里有人挖过陷坑。”

    苏俊山面不改色,“姑娘来的再多,无非是偶尔来采药罢了,不比我们山里人,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其实一般陷阱旁都有标记,也是防着自己人陷进去的。只是姑娘不认得,待姑娘好了,我教姑娘认一认,以后姑娘再来山里就不必担心了。”

    苏未笑,“还是等我这腿好了再说吧。”

    “那是那是。”苏澈忙的吃饭工夫都没有,苏俊山命人给苏澈送饭去,自己过来陪苏未用饭。苏未想,山里土族,大约不大讲究男女大防的,便也没太在意。

    就这么,苏俊山日日来献殷勤,他还想个极好的法子,说自己仰慕汉家文化,也学过几本汉家的书,但只限于认识一些字罢了,并不精通。反正苏未闲着养伤,苏俊山便日日捧着本《诗经》前来请教,翻来覆去的在人家面前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苏未深觉好笑。

    待苏未伤好告辞,苏俊山亲自送他们回家,还送了不少山中土物。苏澈感叹,“这位土家寨主可真是个热情的人。”

    苏未笑笑,不说话。

    自此,苏俊山隔三差五的便过来。

    一回生,二回熟的。

    苏未离开帝都,完全没有要为永安侯守节的意思。恰好苏俊山相貌还相当不赖,很符合苏未的审美,一来二去的,苏未便有些动心。

    由于与山中土族来往频繁,这次走桃花运的不只苏未一个,苏澈给与苏俊山相临的女寨主瞧中,直接抓去成就好事,苏澈秉承着“男子汉大丈夫做过就要负责”的观点,就地跟人家成了亲。

    苏未瞧苏俊山也顺眼,尤其苏俊山啥都听她的,还让苏未给取了个汉家名字,他也跟着姓起苏来。

    苏未主要还是为了生孩子,她如今年龄正当,想着苏俊山虽智商看着不大够,可颜值比较高,也能凑合凑合用。再者,苏未心里也清楚,她自帝都出来,短时间内没有再回去的心,这年头,想找个过得去的男人也不容易。

    还有,苏先生也有虚荣心哪,这么个颜值很高的男人时时在你身边恭维讨好,苏先生难免心动。

    既已心动,也没什么好拖拉的。

    那一段幸福时光,许多年后再回想犹是难忘。虽然苏俊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快乐过就是快乐过,苏未并不会因再遇贱人便否定曾经的欢乐。

    苏俊山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同苏白这样回忆,“你娘,头一天还好好的,一点儿不痛快的迹象也看不出来,我就出门办点事儿,回来就没影儿了。我险些急疯了,这个找啊,找了多少年才在边城找到她。天哪,还嘴巴死硬的,硬说你不是我儿子。咱们父子如今还能团聚相认,这都是老天开眼,祖宗保佑哪。”

    苏白小小声对他爹道,“你跟我娘出去,可千万别瞅别的女人。”他娘这把年纪,又起了海外旅行的心,苏白真是一千个不放心。

    苏俊山端着茶,拿捏着架子哼唧两声。他我哪里敢哟,当初纳妾那事儿,他也就是一说,妾还没纳着,媳妇没了。真是……如今好容易一家子团聚,他哪里还敢想别的女人。

    倒是苏先生耳聪目明听一耳朵,道,“天性自然,顺心而为即可。若有顺眼的,阿白,说不得给你找个后爹回来。”

    苏俊山一口茶呛个半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欢喜记》,方便以后阅读欢喜记第278章 番外之苏先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欢喜记第278章 番外之苏先生并对欢喜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