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日常

第48章 石榴结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多木木多 本章:第48章 石榴结果

    孩子们有多可爱,外面的人就有多操|蛋。

    七月,皇上奉太后出去东巡了,临走发话让七阿哥和八阿哥出府并完婚。四阿哥辛苦了两年半,终于就差最后一哆嗦了。为求不在最后这段时间再出点什么恶心事,他开始天天内务府-七阿哥府-八阿哥府的跑个不停。

    然后,宫里也跟着溜他了。

    德妃、惠妃两位宫妃宣召,他是怎么都要去的。

    惠妃抚养八阿哥,见他出宫、建府、成亲三个一块来,怎么着都要过问一二。就连大阿哥都叫四阿哥去问过两次,看他累的那个狗样,拍肩道:“等过了这一段,哥哥请你喝酒!”

    四阿哥只得拱手道:“大哥可饶了兄弟吧……”跟大阿哥拼酒每次他都要吐个两次酒才能勉强坚持到席终。

    德妃是受了戴佳氏嫔的请托。戴佳氏虽然不得宠,可坐在嫔的位子上,又有个长大的儿子,一般也没什么人会刻意去为难她。何况德妃在宫中一向与人为善,戴佳氏难得张口,托到她这里,于情于理她都要问一问的。

    再者,戴佳氏道七阿哥给她请安时提过,说四阿哥对他这个弟弟非常照顾。

    既然四阿哥跟兄弟好,她这个当额娘的自然不能给儿子拖后腿。

    她一叫,四阿哥自然要立刻过来。大夏天四处跑,四阿哥晒的像在草原上过了一夏似的,让德妃看到就心疼的说:“怎么就晒成这样了?快过来坐一坐,领扣子松开,我让人给你打扇。”

    “谢额娘。”四阿哥牛饮了两碗温茶后,解开领扣,身后再站上两个宫女拿着扇子冲他扇,一会儿身上的热劲就下去了。他问道:“额娘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德妃轻易不会主动喊他。所以这一喊,他就担心是什么大事。

    “不是,别担心,我这宫里好好的。是七阿哥的额娘托的我,问问七阿哥府里如今收拾的怎么样了?”德妃把自己桌案上的一碟西瓜向他推了推。

    四阿哥拖过来拿起银叉连吃几块,才道:“最后再扫一遍尾就可以了。老七那边是又想起来什么了?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何必还往宫里递话。倒劳动额娘一趟。”

    德妃道:“难得能跟你说说话,劳动一趟也好。你不在宫里不清楚,七阿哥那边着实是有些不大像样了。”

    四阿哥见状放下银叉,接过宫女递来的手巾抹了嘴擦了手,听德妃细说。

    按说七阿哥排位在八阿哥之前,出宫搬家成亲都应该在前面。可先是婚期,听说钦天监先定了八阿哥的,然后随便给七阿哥选了一个。

    “这不可能,钦天监的人有几个脑袋可以砍?成亲的吉日是要递到皇阿玛案头圈选的。”四阿哥道。

    德妃淡笑,四阿哥瞬间明白了。钦天监是不敢这样做,皇上敢。选送的吉日只怕是皇上先圈个好的给八阿哥,次一等的给了七阿哥。

    这流言明着说钦天监看人下菜碟,暗里是在说皇上。

    宫里头皇上是第一位的,他看重谁,谁就能升天。他不看重谁,一句话不必说,自然有人争着抢着踩那人下地。

    这事,德妃心里最有感触。数位宫妃都有孩子死掉,卫氏当年要不是皇上盯得紧,八阿哥怎么能平安生下长大?幸好她出身低,皇上不升她也是在保她。这些年她住在惠妃的宫里也没少侍候皇上,没孩子不过是皇上不给她而已。

    可皇上喜欢她是真的。现在要抬举她的儿子,也是真的。

    跟八阿哥比,七阿哥的额娘戴佳氏就太不中用了。听说七阿哥生下来就不大好,幸好大了只是腿脚上有些不便。满宫里谁也没把阿哥生成这样,皇上自然厌恶害了七阿哥的戴佳氏,连看都不想再看到她。

    其实戴佳氏也苦的很,总算七阿哥还肯孝顺她,没跟皇上似的怨上她。

    想起戴佳氏,德妃总有种同病相怜之感。只是皇上厌恶的人谁敢沾?要不是听说四阿哥肯照顾七阿哥,她也不会伸这把手。

    婚期这事完了,轮到搬家时,内务府也跟着来了个看人下菜。七阿哥这边先开始收拾,但却是八阿哥那边先打包搬走运出宫。

    “听说阿哥所那边,七阿哥的院子里还是大箱小箱一大堆。他的侧福晋纳喇氏还扛着肚子,坐没处坐,站没处站,躺下都睡不稳。”说着德妃不由得叹了口气。

    四阿哥一听,犹豫了一下道:“我回去前到阿哥所去看看吧。”以前他大概还能唬住人,可自从被封这个贝勒后,就算别人拿他当回事,他自己就有些心虚了。万一到阿哥所后反而丢脸了怎么办?毕竟七阿哥现在也是个贝勒了,不也是没用吗?

    德妃沉默了一会儿,叹气道:“也罢,就说你是去看十四的,碰见了问一句也使得。”

    四阿哥称是。德妃道:“你是大人了,有些事不必我多嘴,你心里也是有数的。”想了想,她还是忍不住说得更明白点,“……同胞的阿哥尚要忌讳,何况异母的?你这个贝勒是怎么来的总要记住。”

    殿中一片难以言说的沉默。

    半晌,四阿哥强笑道:“……儿子有数。”

    “嗯。”德妃淡淡道,“我在宫里有事尚且舍不得差遣你……”

    这话说的有一丝怨气在里面。

    四阿哥也沉默了。他们母子二人,就这样亲不得,远不得的处着,不知道几时是个头。

    从永和宫出来后,四阿哥在阿哥所外转了两圈还是进去了。先去的十四阿哥那里,正巧他不在。他就顺腿拐去了七阿哥的院子。

    果然就像德妃所说的,七阿哥的院子里是摆的满了些,而且大概为了方便抬出去,几乎都堆在了正对院子大门的这条路上,显得特别不体面。

    七阿哥听说他来,迎出来时的脸上都带着几分尴尬。

    “四哥,快进来,这外面脏的很。”

    兄弟两个携手进了七阿哥的书房,墙上的画和多宝阁上的摆设都收拾起来了,整个屋子只剩下一张桌子、一张榻和一面屏风。空荡荡的简直不像人住的地方。

    四阿哥看到这个才真觉得这个弟弟是受委屈了。想想看要是他处在七阿哥这个位置上,只怕早气疯了。

    顾忌到七阿哥的面子,四阿哥装作视而不见这一室一院的窘境,与七阿哥谈起了他的府邸。两人谈了两盏茶后,四阿哥就告辞了。再回十四阿哥那里转一圈发现他还没回来,他就直接去内务府了。

    找上了内务府的人递了话,道前面的都不提了,七贝勒那边院子里实在太难看,让他们多加人手早日搬完。

    内务府的人是是是的满口答应,转头也只是略略提了一下而已。四贝勒是心疼弟弟,可七贝勒等闲见不着皇上一面,等见着了也未必有功夫专门告他们一状。再说这状怎么告啊?秉皇上,内务府搬家太慢了,八弟都搬完了我的箱子还没出阿哥所的门呢。

    哈哈哈哈哈。说出去都笑死人。

    四阿哥离了内务府又是满肚子的气。他也不是当年没出过门的小阿哥了,这人嘴里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他还是能看出来的。怪不得连七阿哥都敢怠慢,他们就是吃准了这种小事他们这些当爷的不好跟他们计较,计较起来反倒显得一群阿哥小家子气。

    奴大欺主。

    早晚有一天……早晚有一天他要把这些狗奴才的骨头都给敲断了,看他们还敢不敢不拿主子当主子看!

    出了宫,四阿哥打马跑的飞快,后面苏培盛等撵的狗喘一样。阿哥主子敢打马跑街,他们哪有那个胆子?

    回到府里,四阿哥直接去的小院。

    小院里,李薇正在跟二格格收葡萄。这架葡萄自从栽上后,每年都会挂果,而且一年比一年多。二格格看着那一串串沉甸甸的葡萄,满眼都是闪闪的小星星。

    这时四阿哥进来了,却看也不看她们母女一眼,直接进了屋。

    二格格立刻被奶娘抱走了,李薇却不得不去看看这位爷是哪里不对了。这大概也是受宠的负面作用:他高兴的时候来,不高兴的时候也来。

    她放轻脚步进屋,他正在屋里由玉瓶等人侍候着更衣。看玉瓶她们的神色,简直就是在上刑场。悄无声息的换完衣服,见这位大爷倒在榻上,玉瓶她们抱着衣服一溜烟全闪了。

    李薇看看自己身上好像没什么会让他更烦的东西,就试探的坐到他身边,拿着把团扇轻轻的给他扇风。

    四阿哥翻身看了她一眼,她下意识的就向前凑近给他扇风,过一会儿,他缓慢的闭上眼,长长出了一口气。

    警报解除。

    李薇轻声问道:“四爷,要不要用点什么?”

    四阿哥不喜欢‘贝勒爷’这个称呼,大家发觉后都静悄悄的还称他为‘四爷’。有时只有两人时,她也喜欢叫他‘爷’。

    四阿哥摸摸肚子,他从早上到现在一步没停,却只是在内务府灌了一肚子茶,在永和宫填了一碟西瓜。

    看他这样是饿的,却好像没胃口。

    李薇想了想,出去吩咐玉瓶让膳房上松花蛋蒜汁凉拌面。

    “要几碗?”玉瓶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正屋的门帘子,问道。

    “两碗,四爷那碗多放蒜汁和醋,我那碗放点香菜。再看着上几份凉拌菜。”她道。

    四阿哥躺在屋里,听着素素和人在门外细细交待。

    一会儿,面和菜都上来了。

    李薇让开让他们摆膳桌,四阿哥坐起来,皱着眉活动肩背。他坐起来时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响。

    “要不一会儿让人过来给你捏捏?”她道。

    四阿哥嗯了声。看出他不想开口说话,李薇也不再找话题跟他聊。

    膳桌上摆着四道小菜,酸黄瓜条,泡椒猪蹄冻,麻辣牛舌,蒜泥白肉。这四道菜上的就是摆着好看的,因为不能光秃秃就一碗面,她以为四阿哥可能到吃完也不会碰一下,谁知他一碗面吃完了,菜也吃的七七八八。

    膳桌撤下去后,重新洗漱换过衣服的四阿哥倒在榻上,不像以前还要去写字消食。李薇让人都退得远些,躺在他身边陪着。两人谁也不说话,一片安静之中,她感觉到他的呼吸从一开始的又急又沉,慢慢变得轻缓了。

    她悄悄抬眼看,正好撞进他看下来的眼睛里。

    四阿哥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肩,进来这么久以后,终于有心情开口,道:“怎么一直不说话?”

    还不是你的脸色太难看?

    李薇想挑个不突兀又安全的话题打开僵局,虽然他现在看着是好些了,但肯定心里还没过去。

    这样的话,说二格格就不合适了。万一话头没起好,说不定会牵连到二格格。

    过了半天,她憋出来一句:“今年的葡萄结的特别好。”

    四阿哥合上眼,手搭在她的肩头。她靠在枕头上,比划着:“那么大一嘟噜,一串就有一斤半重了,每粒都是这么大个的,都赶得上荔枝的个头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以为他睡着了,刚停下来,他接道:“那么好也不知道拿来给你家爷尝尝?”

    她也不叫人,自己起来去端,剥了一粒抵在他的嘴上,他嘴一张把葡萄吃到嘴里,她托着碟子等他吐籽,结果他全嚼嚼咽了。

    咯吱咯吱的跟嚼人骨头似的。

    看他牙咬的那个劲,估计是气还没消啊。

    李薇给他剥一粒自己吃一粒,幸灾乐祸的想哪个不长眼的惹着他,日后肯定倒霉到家了。

    这会儿看着是她替他们受罪了,以后就轮到他们了。

    两人把一盘葡萄分吃完,她下去端水来给两人洗手擦嘴。现在看着他的气又下去了些。李薇这才是松了一小口气。他现在虽然不在书房生闷气了,可当着人的面还是不爱人问他‘你为什么生气啊’,关心他都要嫌弃。非要这么装不知道的慢慢等他气消。

    其间不能踩到他的雷点,不然这气就全撒她身上了。

    她没踩过,苏培盛侍候久了也知道怎么避雷,听赵全保说书房有人踩过,被拖出去打了个臭死。玉烟也说福晋踩过,好几次看到他从正院气冲冲的出来。

    晚上,李薇看着他的睡容,心道他这么喜怒无常,跟猫似的一时好一时恼,恼完还不让你知道他是为什么恼的,怎么反而让她总挂在心上觉得有趣呢?斯德哥尔摩了?

    等她秒睡后,四阿哥睁开眼舒了口气。刚才她眼睛发亮的看着他,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没兴趣那个,可看样子她是想要的。

    等过几天吧,这些恶心事都过去了,他再好好陪她。

    但显然恶心事没那么容易过去。

    八月,皇上带着太后直接去塞外避暑,传旨回来点名让人去伴驾,还特地点了几个大臣去参加七阿哥和八阿哥的婚礼,让他们之后送折子过来。

    大概是皇上的旨起了作用,四阿哥发现手上的差事变得好办多了。不到半个月,两处府邸都收拾好了,两个阿哥的家也都搬完了。

    四阿哥几乎是欢呼着把手上的差事给结了,跟着他就接到两封暖宅的贴子。两个阿哥都要成亲,暖宅也没办法大办,只是请兄弟们去吃顿便饭就行。

    便饭好不容易吃过,跟着就是婚礼。四阿哥几乎想学三阿哥也病上一个半个月的。等两处婚礼都完了,给皇上的旨也送去了,已经是十月份了。

    四阿哥发现他这一年什么都没干,就只跟内务府的奴才们一起忙这两座房子了。大前年的时候,他还是意气风发,忧国忧民的皇阿哥。前年,他还在等着皇上奖赏他。去年,他开始恐惧皇上的权威。今年,他……把自己跟奴才等同了吗?

    难道他今后就要像这样似的,一边恐惧着皇权的反复,一边缩紧尾巴做些奴才的活儿?

    不。他是皇子,是四阿哥。是爱新觉罗的子孙。

    四阿哥站在内务府的大门外,夕阳西下,厚厚的云压下来,天地间昏暗一片。晚风乍起,吹得他的袍子烈烈作响。

    “四爷,咱们该回了。”苏培盛牵着马过来,恭请他上马。

    回到府里,四阿哥还是直接回的小院。

    李薇正在榨石榴汁。从她搬进来起,后院的那株石榴树年年开花,却从未挂果。今年不知怎么居然结了满树的石榴,个个都有香瓜那么大。

    这么多石榴,吃不完就可惜了。李薇就让人榨成石榴汁,滤掉果渣后用井水镇着。

    见四阿哥进来,她献宝般亲手给他用水晶杯送上了石榴汁。

    四阿哥端起来没喝就闻到了石榴的香味,一转念就想到了,问她:“怎么,那棵石榴树结果子了?”

    “是啊,挂了很多呢。”李薇直接拉着四阿哥去看,苏培盛命人挑高灯笼照着石榴树。两人站在树下,抬头看如云盖般遮住半个院子的石榴树上挂满了石榴。

    苏培盛让人拿着竹杆,现摘下来了一盘子送到四阿哥面前。

    四阿哥拿起一个已经开口的石榴,里面粉红晶莹的果粒像宝石一样在灯笼之下闪光。

    一棵石榴树都知道厚积薄发,蓄势以待。它能等四年,他就能等更长时间。

    一时的低头不怕,怕的是要低一辈子的头。

    四阿哥放下石榴,轻道:“好,给各府都送一些。说是自家结的果子,请他们尝尝。”

    苏培盛领命而去。

    -----修文加番外-----

    东小院得了石榴,四处分送。头一回结的果子,自然更加珍贵些。李薇亲手挑出重量超过半斤的,她带着人在西厢拿小铜秤给石榴过秤,看到一个□□两的就引起一阵喜悦的惊呼,把在书房的四阿哥都引来了。

    “这个九两八钱!”李薇伸着细伶伶的手臂颤颤的举高,把秤挑得高高的,另一端是个硕大的石榴。

    旁边一堆拍手叫好的,赵全保更是连声赞叹:“奴才打小就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的石榴!”

    小丫头打起帘子,四阿哥走过来,“这是在吵什么?爷在那边都听到了。”他嘴角带笑,李薇也不怕,把秤星举到他近前:“瞧瞧,好大的个!”

    旁人都退远了,四阿哥凑近她的手看秤,点头说:“果然好。你这是挑了打算送回家?”

    李薇可精乖了,摇头说:“哪儿啊。这是给您的书房挑的,还有给宫里的,您不是还想送兄弟吗?”

    “都你一个人挑?”四阿哥笑了,让赵全保出去传话给苏培盛:“叫他们就照你主子的法子挑。”然后坐下来跟她一起过秤,道:“我这边就免了,你这里多放一些是正经。咱们先给娘娘挑一些,再送一些到毓庆宫。”

    李薇听着没有皇上的份,小心翼翼的问:“万岁那边……”

    四阿哥有些犹豫,怕送了落个“媚上”之名。他现在就怕做错事,得了坏名声。

    “……不管万岁喜不喜欢,该给还是……”李薇跟捋虎须似的“进言”,别提多胆战了。

    四阿哥慢慢点头:“是,该尽的孝心不能省。”

    他挑那个头大的先放手心里掂掂再往秤上放,李薇再把秤挑高,为了让他看清楚,她都恨不能站在炕上了,手臂举得不能更高,袖子都落到了手肘上,胳膊在灯影下显得细瘦细瘦的。

    四阿哥皱眉,接过她手上的秤:“平时也不少吃,怎么就瘦成这样?爷来,看你拿秤都快拿不住了。”

    李薇被“夸”了个大红脸,让四爷亲口说平时不少吃什么的……

    四阿哥看她拿石榴还让她用两只手,“别掉下来砸着你的脚……你好好坐着。”他刚发现她是半跪在炕上的——因为坐着不够高。站着当然也不够高〒▽〒

    看不到秤星,她也着急啊。

    四阿哥看不得她一个劲伸脖子的样儿,再过秤都特意弯腰让她看秤星:“看清楚了吧?”

    李薇兴奋点头,把石榴按秤放在九两的盆里,旁边八两、十两的盆里也都堆起了石榴山,这些石榴要周正,滚圆,颜色好看才行。

    石榴送进宫,德妃看了喜欢,让人摆在屋里看。谁知过了一会儿,听说送到乾清宫的那一盆石榴让康熙爷给分赐下去了,承乾宫得了两个,还有近来受宠的庶妃王氏也得了两个。

    “罢了,放到别的屋子去吧。”德妃意兴阑珊的说。

    方姑姑忙道:“留着看个色儿多好啊,这也是四阿哥的孝心呢。听说宫外的阿哥们都得了。”

    德妃无可无不可的摆摆手,“那就搁着吧。”方姑姑只得把这盘石榴放在不起眼的地方去了。

    毓庆宫的石榴一送来,太子就让人送到了太子妃处,然后就听说太子妃赐了下去,几个有子的侧妃都得了。

    四阿哥的府里各处也都分到石榴了。不能外人有,自家人反倒没有。

    元英的屋里也摆了一大盘的石榴,摞成了宝塔样,显眼至极。元英想,只当讨个彩头吧。

    宋氏拿着石榴在手里捧着、看着,心里却渐渐酸涩起来。现在四阿哥还能想起她来吗?再想起这石榴树是种在李氏的院子里……

    武氏捧着个大石榴剥开皮,一粒粒的吃着,丫头叫她吃饭,她都摆手说不用,“我就吃它了。”若石榴当真灵验就好了。她又想起李氏,就算能沾她一点福气也行啊……--4361551736235630653+dliineda+51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清穿日常》,方便以后阅读清穿日常第48章 石榴结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穿日常第48章 石榴结果并对清穿日常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