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情缘

第三百六十二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冰月天 本章:第三百六十二章

    《红楼情缘》最新章节...

    第三百六十二章

    孙雪茹哭了一阵后,这声音才慢慢小了起来,最后也只剩下抽泣地声音来,孙夫人回过脸看向那两个小丫头,示意让她们先下去,两个丫头看向春纤,春纤便说道:“就请孙夫人和她说会儿话吧。”

    等屋里没人后,孙夫人这才问道:“你怎么就这样急,不是说等我将药拿来后再说吗?”孙雪茹便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说完后,孙雪茹又说道:“娘,你说好容易遇到这机会,若是我不用,等以后来不及了又怎么办,可我没想到等我醒来后,便是和那人在一起。”

    说到这里,孙雪茹一脸的厌恶。

    “这可怎么好呢。如今就算是想扯到王爷身上也是不能够的,我的儿啊!以后你可怎么过呀。”孙夫人这泪又流了出来,孙雪茹听得都有些心烦,可是再一想到以后自己要嫁给一个下人这心里又如何能愿意。

    孙雪茹使劲摇着头,仿佛能把那些事儿都摇出去似的的,吓得孙夫人忙问道:“茹儿怎么了?”

    孙雪茹依旧带着哭腔说道:“娘,我不要嫁给那人。娘快些帮帮我吧。”

    孙夫人心里虽没有底儿,但也不忍见孙雪茹太过伤心,只拍着孙雪茹说道:“茹儿先别哭了,娘来替你想办法,只是这事儿不能让你父亲知道才是。”

    孙雪茹点点头,擦了擦泪抬眼看向孙夫人:“娘,我知道。”孙夫人接着说道:“你也收拾一下,不能让外人看出什么来,等收拾好后和娘一起去见王妃。”

    “见王妃我该说什么呢?”孙雪茹有些担心地问道。

    孙夫人悄悄给孙雪茹说了后,孙雪茹眼睛一亮点了点头,便下来换了件衣服。等再去黛玉那儿时,孙雪茹一进门,便跪了下来。

    黛玉并没有叫起,而是看向孙夫人。孙夫人也是一脸的惨白,黛玉请孙夫人坐下后,这才说道:“本来是想着过上几日,夫人便会带了她回去,可没想到,令千金竟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如今这情景本妃也不便说什么。只看夫人可还有别的想法?”

    孙夫人略有些激动,但话里的意思还是带出孙雪茹是受人陷害。黛玉玩味一笑:“听孙夫人的意思是本妃这府里还有些不干净,只是不知为何只陷害了雪茹,别人却没有呢?”

    孙夫人拭了拭泪便又说道:“我这女儿向来都是胆小的。还请王妃替她做主。”黛玉见孙夫人一直不停地这样说,便将一个婆子还有几个丫头小厮带了进来,那婆子跪在中间,孙雪茹一见吓得朝孙夫人背后要躲。

    黛玉也不理会而是冲着那婆子说道:“昨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且说说看吧。”那婆子哪里敢隐瞒,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说一句,孙雪茹的脸白一点,等那婆子说完后,孙雪茹这站也站不稳了。可没等孙夫人说些什么,黛玉又指了另几个人又问了几句,那几个人也忙招了。孙雪茹这下可真站不住了。

    孙夫人方才听孙雪茹所说,只当是孙雪茹不小心着了人家的道,可没想到孙雪茹在这府里竟如此。孙夫人有些不好意思了,瞪了孙雪茹一眼,只得软了语气说道:“王妃,方才也因着时间太短的缘故,我只略微问了雪茹几句,如今看来是我方才误会王妃了。”

    说罢,孙夫人站了起来向黛玉陪罪。黛玉说道:“这到不要紧,只要能安排好雪茹的事儿,本妃也就能放心了,省得传了出去,雪茹这名声也就坏了。”

    孙夫人只得应了下来。可是若想全了雪茹的名声,除非是让她嫁给那小厮,这是孙夫人所不愿见到的。

    孙夫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王妃,按说雪茹已是王妃的人了,如何处置自是要看王妃的意思,可是雪茹毕竟是我的女儿,还请王妃看在我的面儿上,便让我领她回家。以后再也不见王妃,不知王妃意下如何?”

    黛玉有些为难地说道:“夫人这话本妃也明白,可是雪茹就这样被夫人带回去,会不会让旁人误以为本妃容不得人?”

    孙夫人还以为黛玉会对这事儿感到抱歉,可万万没想到黛玉会说出这番话来。孙夫人强笑了一下便说道:“那请王妃放心,我自当替王妃解释。”

    黛玉轻笑道:“有道是众口烁金,积毁销骨。难不成孙夫人要一一上门都解释吗?”孙夫人这面儿上也不好看了:“那王妃的意思是什么呢?”

    黛玉的脸渐渐沉了下来:“既然孙夫人将雪茹卖入王府,那雪茹便是王府的人了,如今雪茹在本妃这儿闹出那等事儿来,本妃心善不忍她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只想着成全他们,也算是全了雪茹的心思了。”

    孙夫人呆了,她万万没想到黛玉竟然会想出这么个主意来,孙夫人急急地叫了声:“王妃娘娘。”

    黛玉抬了抬手阻止孙夫人往下说:“论理儿,哪家府里遇到这事儿不都是先打了再说。我也是看在孙夫人的面儿上,便不执行家法了。若孙夫人执意要带她走的话,那这事儿便不能再如孙夫人所愿了。”

    孙夫人连话也说不出了,过了好长一会儿,孙夫人这才慢慢说道:“王妃,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还请王妃看在我的面儿上,就让我把茹儿带回去吧,我保证不让任何人对王妃有置疑。”

    黛玉摇了摇头:“雪雁送孙夫人回去吧。”孙夫人还想再说,黛玉淡淡看向孙夫人。不知怎么回事儿,孙夫人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随着雪雁往外走去,等再回到家时,孙敬堂已然等在那儿了,见孙夫人一人回来,便问道:“茹儿呢?”

    孙夫人竟不知该如何解释。呐呐地说了几句。孙敬堂十分不耐地说道:“你到是说清楚,茹儿为什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孙夫人还是不敢说,孙敬堂觉得有些不对劲,瞪向孙夫人:“是不是茹儿出事儿了?”孙夫人不敢再隐瞒,只点点头。

    “快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孙敬堂心里有些害怕。

    孙夫人还有些呐呐不语。“快点说。”孙敬堂忍不住喊了起来。

    孙夫人吓着了,悄悄看向孙敬堂,见他脸带怒色,当下便只大概将事情说了下后,最后又说道:“老爷,还是想想办法把茹儿接回来吧,不能让茹儿嫁给那个人呀。”

    “接回来?”孙敬堂没想到自己女儿会干出这事儿来:“你居然还能提出这个要求来,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再说这话,既然已经让她进了王府,那便与咱们无关了。”孙敬堂说完这番话后,就要走,孙夫人哪里肯呢,刚将孙敬堂拦住。

    “老爷,她毕竟是咱们的女儿,也是老爷从小疼到大了,难道老爷就不心疼咱们的女儿吗?”孙夫人想用亲情来打动孙敬堂。

    可是孙敬堂这会儿只想着会不会出事儿,哪里还顾得上孙雪茹:“都是你把她宠坏了,能做出这等丢人的事儿,我告诉你,以后她再也不是我孙敬堂的女儿。你不许再去看她。若是让我知道你去看她。小心我休了你。”

    孙夫人看着孙敬堂连头也不回地走了。气得将桌上的东西都扫落了下去,可是孙敬堂的话她又不敢不听。孙雪茹呆了几天,再也没见孙夫人过来,孙雪茹这心里有些不安了,可不管自己想尽办法让人替自己去打听,可是没一个人听她的,直到孙雪茹接到孙夫人的亲笔信后,直接呆住了。

    她万万没想到母亲会让自己顺从王妃,嫁给那个男人。这怎么可能呢。那男的不过是个下人罢了,自己是千金小姐怎么可能下嫁。

    孙雪茹正胡思乱想着呢,雪雁来叫她过去,孙雪茹就算不想去,也不敢耽搁,只换了件衣服便跟着雪雁过去。在路上,正巧看到子卿也向黛玉院里走去。

    雪茹眼睛一转突然冲着子卿跑了过去,等冲过去后,故意一个侧身向子卿身上倒去。子卿早已看到雪茹不寻常的举动,见她这般举动,直接闪向一边。雪茹没想到子卿能忍心不扶自己,这一避,雪茹不可避免的摔倒在地上。

    雪茹忍着羞意,带着一丝媚意看向子卿:“王爷。”

    子卿连理也不理她,直接就走了,雪雁在后面一直看着她,等子卿走后,雪雁便慢慢走了过去,也不扶雪茹:“快些起来吧,王妃正等着你呢。”

    雪茹红着脸起来后,又跟着雪雁一起走了。

    来到黛玉的院子后,雪雁让她在院中站着,自己进去回了黛玉后,这才让她进去,等雪茹进去后,跪在了屋子中间,悄悄往两边看了看,没有看到子卿后,雪茹失望的低下了头。

    黛玉瞧见雪茹的动作玩味一笑后,这才慢慢说道:“本妃让你也休息了几天,也让你想了这么些天,不知你还有何打算?”

    雪茹有些不知所措地抬起头看向黛玉:“娘娘,奴婢不知娘娘的意思。”

    “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黛玉反问一句。

    雪茹不敢回答低下了头。黛玉这才说道:“我也不必再问你了,出了这事儿,想来你心里也不好受。只是若不处理也是不妥的,你明白吗?”

    雪茹点了点头:“奴婢知道。”

    黛玉接着说道:“前两天我请了孙夫人过来,也只是为了孙夫人是你的母亲,总要给她说一声才好,可没想到今儿令尊竟带来一封信,你且先看看吧。”

    说罢,黛玉示意春纤将信交给雪茹。雪茹打开一看竟然是份切结书。雪茹的手不由地松开了,任由那信飘落地上。

    过了会儿,黛玉这才开口说道:“想来这信你是看懂了的。你虽不是家生子,但也是签了身契的。出了这事儿本是要用家法的,可我念在你身子的缘故便不用家法了。”

    “谢王妃。”雪茹机械地说着。

    “我也替你们做主了,三日后你便嫁给他。”黛玉将结果说出来后。雪茹吓得抬起头看向黛玉:“娘娘,我不想嫁给他。”

    “这事儿也由不得你。做出这样的事儿你也应该明白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黛玉说完后又吩咐着春纤:“春纤去拿二十两给她就算是给她的嫁妆吧。”

    说完后,黛玉挥手让雪雁带雪茹下去。雪茹有些不甘心,忿忿地抬起头看向黛玉:“娘娘是嫉妒奴婢吗?”

    黛玉失笑道:“嫉妒?本妃为何要嫉妒你?”

    “娘娘知道王爷看上奴婢了,所以娘娘才想将奴婢打发了不是吗?”雪茹顾不得别的,直接脱口而出。

    可等她说完这话后,这屋里的人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雪茹。黛玉都一脸好奇地笑出声来:“你怎么看出王爷看上你了?”

    雪茹以为黛玉是怕了自己,脸上的害怕也没有了,大着胆子说道:“难道不是吗?娘娘这么着急的将我嫁人别人,难道就能断了王爷的念想吗?”

    “王爷对你有念想?”黛玉失笑回头看向冷云:“去请王爷出来吧。”

    冷云领命进内室去请子卿,雪茹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可等子卿进来后,雪茹娇滴滴地来了句:“王爷。”

    子卿连理也不理她,对黛玉埋怨道:“你处理这事儿便就是了。为何还让我过来。”黛玉抬抬下巴示意道:“她说王爷对她有念想。我不知道王爷的意思,所以想请王爷出来。若王爷真喜欢她,我替王爷纳了她。”

    雪茹心里暗暗高兴还是叫了声:“王爷难道不记得茹儿了吗?”

    子卿看了雪茹一眼,便摇摇头说道:“我怎么可能对她有想法。像这等人你直接处理了也就是了。”

    “王爷难道是怕王妃吗?”雪茹直接问道。

    别说是子卿了,就是这屋里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雪茹,那眼中的怀疑让雪茹有些受不了。可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雪茹还是说道:“王爷,我进府里也是为了王爷,王爷看在我一片痴心的份上就请王爷准许我伺候王爷和王妃。”说完后,孙雪茹妖娆似模似样的磕着头。

    子卿沉下脸刚要说些什么,黛玉用眼睛止住子卿,而是淡淡问向孙雪茹:“如今就算你对王爷一片痴心可也你非清白之身难道本妃也要准许吗?”

    “这……这……”雪茹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你什么也不必说了,这事儿就这样了。就算你心里有什么非份之想也得给本妃压住了。”黛玉厉声说道。

    孙雪茹还有些不服刚要说话,雪雁直接点了她的穴让孙雪茹再也说不出话来,而三日后孙雪茹就算再不愿意也嫁给了那人。可孙雪茹还是不死心,几次三番想去找子卿,可每找一次那人便知道,回来就是无尽的折磨,没过多久,她的死讯便让黛玉知道了。黛玉给了那人几两银子便算是将这事儿了了。

    回程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黛玉虽心里不舍,但也知子卿回去是要做大事儿的。登了船,黛玉回首望去,眼看着苏州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这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了。黛玉的眼圈有些红了。

    子卿从背后轻揽住黛玉:“以后咱们还会回来看看的。”

    “我知道,只是我真有些不舍。”黛玉靠在子卿的怀里。

    “这回程的路便也有些难走了。你小心些,平日里别让冷云冷霜离开你,知道吗?”子卿交待着。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况且还有暗卫守护着,你放心吧。到是你也要小心些才是。”黛玉也放心不下子卿。

    “你将逍遥谷并入暗宫,如今你的身份也是暗后了,等回去后,我还要带你回暗宫,总要认一认人才是。”

    黛玉也就由着子卿安排了。

    而孙绍祖的人也都已经安排好了。临走前,孙绍祖悄悄去看了迎春一次。见着迎春这气色很好。孙绍祖也放心了许多。

    孙绍祖也不敢多呆,去见了凤姐后,郑重的向凤姐行了礼便说道:“迎儿懦弱,虽然心里有数,但到底还是心软些,还请二嫂子护卫她周全。”

    凤姐对孙绍祖早已是放下成见:“放心吧,毕竟我也是她的嫂子,怎么能不管她呢。况且她现在与我住在一起,我更要保护她的。”

    得了这话,孙绍祖也不多呆了,等孙绍祖走了后,迎春过来找凤姐:“方才他来过了?”凤姐知道迎春说的是谁,便点点头:“刚才才走了。”

    迎春向往望了一眼,凤姐打趣道:“这会子是瞧不见的,要不然去找找他?”

    迎春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啐了一口,将眼神转了回来。凤姐也不再打趣,而是叹了口气:“你们怕是再无缘了,倒不如忘了吧。”

    “若说能忘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怕是凤姐姐也是不信的。倒不如就这样由我吧。”迎春强撑着说道。

    “林妹妹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出来的事儿林妹妹也知道了,等林妹妹回来后,咱们也去看看她吧。”凤姐转了话题。

    迎春倒也没说什么。凤姐突然想起昨儿贾琏来时说的话,便又说道:“听你哥哥说,老太太这身子怕是不好了,如今不过是撑着。只可惜你不能去给老太太请安了。”

    “请不请安倒在其次,只要心里想着也就是了,老太太这年纪大了,总是要走那一步的,可是为何就这般突然?”迎春略有些怀疑。

    凤姐倒不瞒着,只将贾琏所知的都说了出来,迎春惊呆了:“怎么会这样?我以为是老太太年纪大的缘故,可万万想不到竟是这个原因。”

    “这又有谁能想到呢。不过是为了这荣国府的位置竟能让人如此泯灭人性。我真有些恨能生在那个家里。”迎春有些怒意地说了出来。

    凤姐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劝道:“也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的,你也想得太多了。”“我知道。刚才不过是由感而发罢了。凤姐姐放心吧。”

    而宫里传出的消息却让贾府闹翻天了。随着元妃临产日子快到了,王夫人再着急也没有办法给元妃出主意。

    这时王夫人再记起贾母的好来,可是也已晚了。宫里的嫔妃们也暗暗盯着凤藻宫。可是也不敢动,只有长平公主暗自行动,自然是等着稳婆进到凤藻宫后,长平公主也来到皇后的凤栖宫。皇后有些奇怪:“你今天怎么进宫来了?”

    “儿臣想着好久没陪母后说话了,便来给母后请安了,永昌呢?”长平公主顺口问道。

    “她呀,不提她了。到是你每天都忙些什么?附马呢?”皇后问着。

    “他?他还能做什么?不过是寻欢作乐罢了,母后,我婆婆又说起孩子的事儿了,母后,我该怎么办呢?”长平有些苦恼。

    “你呀,早就说让你生孩子,你总是不在意,如今着急又能怎样呢?实在不行的话,便替附马纳个小妾,到时去母留子也算养在你名下了。”皇后不愿为这事儿费心。

    “这怎么可以?”长平才不干。

    “你呀,若你不想这样,那就想想法子替附马生个孩子也就是了。省得这会子在母后这儿发愁。”

    “这是我想生就能生的吗?”长平脱口而出。

    皇后听出一些不对劲,长平不想再说,便问道:“怎么生个孩子这么长时间?”皇后笑了笑:“就是一天两天的也不是没有的。那替就这么快呢。”

    皇后如今只想着忠王的事儿,这些却也顾不上。长平不怀好意地一笑:“就看她有没有福气生下来了。”

    皇后听了这话向长平看了一眼,却再也没说什么。

    过了会儿,皇后也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起身说道:“行了,若没别的事儿你就先回去吧。我也该去看看了。”

    “我陪母后一同去吧。”长平正等着消息,哪里肯出宫去。

    皇后也就随着她一同前往凤藻宫了。而元妃正疼着死去活来,可是无论怎样都生不下来,抱琴也未经过此事儿,只由着稳婆说什么是什么了。那稳婆也早就得了吩咐,暗暗做着手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情缘》,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情缘第三百六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情缘第三百六十二章并对红楼情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